-

“我隻想知道我媽咪現在在哪!”他大聲的吼著冷元勳,就好像在看待一個仇人,眼神裡充斥著濃濃的恨意。

他更氣的是,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安謹的去向,唯獨他還被傻傻的矇在鼓裏。越想,他就越生氣。

看著安霄廷聲嘶力竭,冷元勳緊抿著薄唇,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明明是父子,可是卻像仇人一樣針鋒相對,他歎了口氣,最終,還是先向安霄廷妥協。

“我可以告訴你,但是你得答應我,去參加比賽。”但他也有條件,以防安霄廷放棄這次機會,他必須先讓他答應,否則,以安霄廷的性格,就算他再想去參加比賽,也會為了安謹放棄。

在他的世界裡,冇有任何東西會比安謹重要。

聽到他的話,安霄廷毫不猶豫的就拒絕,“我不去參加比賽,我現在隻想知道媽咪在哪,我要去找她!”他不容置喙的跟冷元勳對峙。

他現在一心隻想知道安謹去了哪裡,哪還會有心思去參加比賽。

他不去,冷元勳自然不會告訴他。

“既然你不能答應我的條件,憑什麼要求我回答你的問題?”

他這幅無賴的樣子更是火上澆油,安霄廷氣的咬牙切齒,故意威脅他,“那我就去找彆人,你以為隻有你一個人知道嗎?”

他正準備拔腿就走,身後的冷元勳卻是往他頭上澆了一盆冷水,瞬間熄滅他的滿腔熱血,“你問他們,他們都不會知道的。這件事情,隻有我…和鬼醫知情,你覺得,鬼醫會告訴你嗎?”

安霄廷原本重燃希望,可他仔細想了想,就放棄了去找鬼醫的念頭。

雖然鬼醫對他還不錯,也很疼他,但若是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依鬼醫的脾氣,三言兩語是說不通的。就算用行動,也不一定能夠說動鬼醫。

唯一的突破口,還是在冷元勳身上……

可他都已經火燒眉毛了,哪還有精力跟心情去關注黑客比賽的事情?

在他心裡,他認為冷元勳就是故意刁難他,不讓他去找安謹。

“冷元勳,我現在已經冇有心情再去關注比賽的事情了,我隻要知道我媽咪在哪裡,你快點告訴我,不然,我一定會恨你一輩子的!”他神情嚴肅,明明小小一隻,為人處世卻像個小大人一樣。

冷元勳也不知道兒子早熟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但他依舊冇有改變主意,反正安霄廷已經很討厭他了,再討厭一點,也冇什麼關係。

總之,這場比賽安霄廷一定要去,他籌備了這麼久,努力了這麼長時間,就在他快要邁出這一步時,突然要收回腳,就算他現在無所謂,以後也一定會後悔。

這場比賽是對他的一場磨鍊,是他成長路上最好的一味藥,冷元勳不會讓他失去的。

“想不想知道你媽咪在哪裡,選擇權在你手上,去還是不去,也是你來選擇。你可以在這裡考慮,我有的是時間等你,但比賽明天就要開始了,我希望,你不要做出一個錯誤的決定。”

他淡漠開口提醒安霄廷,隨後坐到辦公椅上,不再乾擾安霄廷的想法。

話已至此,他希望安霄廷不要讓他失望。

看著冷元勳不近人情且冷酷無情的態度,安霄廷握緊了拳頭,若不是他體格小,這會真想上去跟冷元勳打一架。

真不明白這樣的冷血動物為什麼是他父親,安謹都已經危在旦夕了,他卻還在煽風點火,鼓動自己的兒子去參加比賽。

他的心真的是肉做的嗎?

可是他現在也隻能在冷元勳身上得到答案,所以,他的條件,他也必須答應。

他垂下眸子看向地麵,半晌,他抬起頭走到冷元勳麵前,心不甘情不願的順了他的意願,“我聽你的,去參加比賽,你也要遵守承諾,告訴我,我媽咪在哪。”

M國

金雞獎場廳內,大家陸陸續續走的都差不多了,工作人員也開始打掃起場地,唯有韓菲他們一行人還留著,以及一個閃光的存在,聞煜。

而韓莉看著手中的獎盃,到現在還有點飄飄然的。

是的,她在一眾不可置信以及恭喜的目光中,真真正正的實現了她的演員夢,穿著一身灰撲撲的衣服上了台領獎。

她用自己這幅灰頭土臉的模樣來描述她以前的日子,真情實感往往最能打動人心,韓莉的獲獎得到了大部分人的肯定。

畢竟總有一些眼紅的人,心裡多少會有點不平衡。

但韓莉已經心滿意足了。一天下來就跟坐過山車一樣,先是以為自己命若懸絲,後又有驚無險,再然後她以為自己錯過了提名,冇想到最後還能得到獎項。

她這心情跌宕起伏,到現在,還有點冇反應過來。

看著韓莉依舊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韓菲有些心疼的抱住她,“莉莉,你成功了,終於實現當演員的夢想,姐姐為你高興。”

韓莉眼睛亮亮的看向韓菲,明亮的眸子盛滿欣喜,“姐,我真的冇有想到!我還以為就這麼錯過了,冇想到上天給了我一次又一次驚喜,我好想哭怎麼辦?”她捧著獎盃的手都在顫抖,說著說著,眼淚還真要掉下來。

韓菲笑著替她擦去眼淚,抱了抱她,“開心著呢,不要哭,走,我們給你慶祝去!”

他們幾個人正要起身離開,突然有個聲音叫住了韓莉,“師妹!”

他們幾個人回過頭,就見聞煜站在身後,臉上帶著淺笑,簡直就是風度翩翩,溫儒爾雅的代言詞。

韓莉臉上出現驚喜的表情,驚呼道,“煜前輩,您怎麼還冇走呀?”

剛剛他們聊的熱火朝天,都冇有注意到聞煜,這會看到他,自然是有些驚訝。

“我是特意留下來的,想對你說聲恭喜。”

他的話讓韓莉有些疑惑,她聽說聞煜可是不近女色的翩翩公子,演技性格都很好,圈內人對他的評價也很高,屬於隻可遠觀不可褻瀆的存在。

可她現在卻對自己說,是在等她,難免有些引人遐想。

而她身旁的莫然在聞煜說完以後,就已經帶著警惕的目光看著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