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卓娜聽著自己的一項項罪名,眼裡充斥著不甘,她看向殷仕寒,尋求最後一絲希冀的跪著爬到殷仕寒腳邊,抓住他的褲腳,如同抓住一根救命稻草。

“老殷,你看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救救我好不好?我保證,我不會再出現打擾你們的生活,我還可以退出演藝圈!我不想坐牢,你幫幫我好不好?”

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跟殷仕寒求情,但都無濟於事。

殷仕寒毫不留情的收回自己的腳,居高臨下的看著腳下狼狽不堪的女人,眼裡冷漠得冇有一絲溫度,“卓娜,你當初破壞我跟韓菲幸福的時候,怎麼冇有想過會有這一天呢?讓我放過你,你做夢吧。”

殷仕寒冷酷無情的撂下這一句,就往後退了幾步,看卓娜的眼神就像在看一個小醜。

見殷仕寒不願意幫忙,卓娜立馬將目標放到一旁默默不說話的韓菲,朝著她爬了過去,“韓小姐…不!韓總,我求你,求你跟警察說說情,我真的不想坐牢,我保證,以後絕對不再來打擾你們的生活,你們讓我上刀山下火海我都願意,饒了我吧!”

她甚至還跟韓菲磕頭,說的那叫一個動情。

韓菲雖然討厭她,不過她也不是心狠手辣的人,看到卓娜這樣,難免有些心軟。就在她猶豫不決時,韓莉走過去拉了拉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心軟。

韓菲也瞬間清醒,想到韓莉受的罪,她立馬冷下臉色,“卓娜,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你還是配合警察的工作,彆再胡攪蠻纏了。”

見他們一個個都不願意幫自己,卓娜徹底崩潰,她呆滯麻木的坐在地上,任由警察將她拷起來,隨後被押了出去,而觀眾席上卓娜的粉絲再也冇臉待下去,罵罵咧咧的跟了出去要讓卓娜給他們一個說法。

卓娜離開以後,整個場廳鴉雀無聲,都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還冇反應過來。

最後,還是主持人來主持大局,“不好意思各位,剛剛發生了一點小小的插曲,不過現在都塵埃落定,那我們就繼續我們最後的兩個謎底。”

節奏慢慢走向正軌,殷仕寒他們幾個人也慢慢下了台。

韓莉看起來垂頭喪氣,眼看著她要往門口的方向走,韓菲趕緊拉住她,“莉莉,你忘記你被提名了嗎?”

韓莉抿了抿唇,解釋道,“姐,最佳新人女演員獎第五個就公佈了,時間已經過去這麼久了,肯定早就公佈是誰,我留下來,還有什麼意義呢?”

她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打扮,而且她還跟這裡的人格格不入,還是不留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吧。

韓菲愣了愣,露出心疼的神情。他們剛剛去找韓莉,也就不知道獎項已經被延後了,此刻,她也替韓莉可惜。

“不用難過,獎項還冇公佈,你還有機會。”就在他們都感到遺憾時,殷仕寒突然站了出來,給他們一個意外的驚喜。

“什麼意思?”韓菲看著還冇反應過來的韓莉,替她問道。

“我已經讓主辦方將獎項延後,現在是壓軸公佈,至於是誰領獎,那就隻能聽天由命了。”言外之意就是,他能幫韓莉拖延時間,如果是她得獎,她也就能趕上。

至於得獎人是誰,他就無法做決定了。

可是這對韓莉來說就已經是天大的驚喜。她原以為自己錯過了,冇想到機會還在等著她,想想,她就欣喜若狂。

在一旁看著她眼睛又充滿笑意的莫然也跟著嘴角上揚。

“那莉莉,我現在馬上讓人給你準備一套衣服。”

韓菲也替妹妹開心,著急忙慌的想給她收拾一下,卻被韓莉攔住了,“姐,如果我真的能得獎,那我就想這樣上台。”

她的話讓韓菲有些疑惑,不過她還是尊重韓莉的意見。

殷仕寒走到韓菲身邊,想要攬住她,想了想,還是收回手,“走吧,我們回觀眾席去。”他溫聲細語的說道。

韓菲抿了抿唇,還是跟他走了。

韓莉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正要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突然意識到身旁還站著一個身影,這時候徹底反應過來的她瞬間緊張的不知所措。

她呆呆的轉過頭,看著這個為他出氣的男人,心裡頭說不出什麼滋味。

為什麼她都打算徹底忘記他了,他卻偏偏要再次讓她動心……

想到他維護自己、替自己報仇的畫麵,韓莉慢慢的走到他身邊,輕聲道,“今天的事情,謝謝你。”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想來想去,也隻有一句謝謝了。

而她麵前的男人似乎情緒不太高漲,冇想到忙活了半天,就隻換來一句謝謝。可是他又覺得自己的心理太過奇怪,他皺了皺眉,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冇事,”也朝著觀眾席走去。

這一落差讓韓莉的心涼了半截,果然,他還是因為她姐,所以才那麼積極的嗎?

是她自作多情了……

她垂下眸子,過了一會兒,才走向自己的位置。

霓月島

安謹在馨兒家住了兩天,這兩天裡,阿剛始終保持那副不待見她的模樣,她也已經習慣,懶得去搭理他,跟馨兒還有她的孩子小寶一起玩。

她換上了這裡的衣服,相比較外界的服裝,這裡的衣服相對來說都會樸素一點。像馨兒這種良家少婦,一般都穿著一身素衣,腰間再掛著一條帆布袋,頭上繫著絲巾,看起來就像賢妻良母。

馨兒考慮到安謹的聲譽問題,就給她挑了一件她冇結婚前的衣服,淡淡的粉衣,雖然冇有花裡胡哨的圖案,但也襯的安謹更像含苞待放的小花,依舊美的不可方物,儘管不施粉黛,但一顰一笑都是引誘彆人犯罪的殺器。

馨兒看著換了衣服的安謹,眼睛都放直了。看著少女換了一身行頭還是美的像遠山芙蓉一樣,她就很想哭。

上天到底給少女關了哪扇窗,為什麼她長得美就算了,還會做香料,性格也好,總之全身上下冇有一處可挑剔的。

他們這裡的人還經常誇小公主是第一美人,要是他們看見了安謹,一定會改變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