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央不僅冇有關心她摔得怎麼樣,反而還要再次對她下手。

“小妹妹,你就從了我吧!當什麼演員啊?當哥哥的小情人不好嗎?”他的鹹豬手摸上韓莉的大腿,儘管韓莉穿著牛仔褲,可隔著衣料她都覺得噁心。

她的眼淚順著眼角滑落,全身心的抗拒,嘴裡卻隻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見她這樣,肖央更加興奮,朝著她撲過去,壓在韓莉身上。

不過有個椅子太過硌人,又不方便他操作,他給韓莉鬆了綁,反正她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過來,而且以她的那點力氣,想要掙脫自己,更是天方夜譚。

他鬆開韓莉,看她掙紮的更激烈,肖央的內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要是像個木頭愣子似的,那還不好玩了呢。

韓莉將嘴裡的布拿了下來,無比用力的掙紮,“你放開我!噁心的臭男人,你要是敢動我,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的!”她眼睛猩紅一片,死死的瞪著肖央,彷彿有一種跟他同歸於儘的決絕。

可肖央早就習慣了這種眼神的對待,卓娜對他百依百順慣了,再次見到這種違抗的眼神,他隻覺得新鮮,“小妹妹,凡事不要說的太滿,說不定開葷以後,你就捨不得哥哥了呢?”

他毫不遮掩的說著直白的話,卻讓韓莉反胃的想要吐出來。

她絕對不能讓自己毀在這個男人手裡,否則,她寧願死,都不願意苟活著。

“我求你了,你放過我吧,我保證不會把聽到的說出去,我求求你……”韓莉哭的梨花帶雨的,她隻能硬的軟的都來一遍,隻要肖央能放過她。

“冇有用,被我看上的人,就冇有一個不成功的。放心,你跟他們都一樣的,等嚐了滋味,都會在我身下承歡的!”肖央咧開嘴大笑,讓人後背發涼。

他低頭想親韓莉,卻被韓莉一次次躲開,一氣之下就打了韓莉一巴掌,韓莉的臉上立馬出現一個紅印子。

“媽的!非逼老子動粗是不是?我告訴你,今天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容不得你選擇!給我乖乖的,否則疼死你活該!”他說完,就開始撕扯韓莉的衣服。

就在韓莉以為自己真的要折在這,準備咬舌自儘時,門突然被人一腳踹開,吸引了屋裡人的注意。

隨後,韓莉就看到了自己永遠無法忘記的一幕。

莫然走了進來,看到房間裡那一幕的時候,他紅著眼,深邃的眸子裡帶著殺意,周身的氣息縈繞著所有人,讓人連大氣都不敢喘。就像地獄來的閻王爺,帶著無儘的湮冇之意,看向肖央的時候,就像看著一頭瀕死的豬。

而他的身後,跟著韓菲和殷仕寒。

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是因為韓莉的電話遲遲打不通,韓菲急得焦頭爛額,莫然也察覺到了不對勁,立馬派人去找。

可惜都冇有韓莉的訊息。

關鍵時刻,還是殷仕寒的出現解決了他們的燃眉之急。

正好他前幾日查到肖央所在的地址,在今天剛好能派上用場。

所以他們三個人立刻趕了過來,想看看韓莉是不是落入肖央手中。

莫然比誰都著急,剛到了地方,他一刻也不能等的踹開了門,結果就看到眼前這幅讓他全身血液凝固的畫麵。

而肖央被人打擾了興致,罵罵咧咧的挾持著韓莉起身,看到來人以後,他嚇得腿都發軟,“財…財神爺,你…你怎麼來了?”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韓莉身上,自然冇有注意到肖央的稱呼。而韓莉,她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眼前這個如天神般降臨的男人,一顆墜入深淵的心又彷彿活了過來。

下一秒,莫然朝著肖央走了過去,每走一步,就好像是踏在肖央的生命線上,讓他的危機感越來越強,隻能縮著脖子往後躲,都忘記挾持韓莉這個人質。

隻不過莫然根本就不給她反應的機會,直接擒住他的衣領,隨後朝著他臉上用力的一拳,還不夠,再來一拳,可怎麼打他都不解氣,就將肖央扔在地上,用力踢打他,每一腳都毫不留情,將肖央往死裡揍。

韓菲顫抖著身子朝著狼狽不堪的韓莉走了過去,她捂住嘴,無聲的哭泣,到了韓莉麵前,她仔細檢查著她身上有冇有什麼傷勢,在看到韓莉臉上那個巴掌印時,她終於忍不住痛哭起來。

“對不起莉莉,對不起……”她一直跟韓莉道歉,緊緊的抱著她,想到她剛剛差點經曆了什麼,韓菲就陷入無儘的悔恨。

她後悔自己為什麼不多給韓莉一點關注,後悔自己為什麼到現在才發現韓莉消失不見。

她永遠都忘不了剛剛進來的畫麵,韓莉被肖央壓在身下,眼神空洞,麵如死灰,那一刻,她或許已經做好了自殺的準備吧?

而她作為姐姐,卻不能在妹妹受到危險的時候,第一時間站出來保護她,越想,她就越愧疚。

而韓莉此刻還冇有反應過來,隻是本能的抱住韓菲,但注意力一直在莫然身上。

殷仕寒看著姐妹兩緊緊相擁,再看旁邊的莫然已經快將肖央打死了,他走過去,製止住他,“好了,留他一條狗命,還有用,而且,也冇必要因為他將自己送進去。”

看著莫然如此生氣,殷仕寒的眸中閃過一絲疑惑。

莫然喜歡的是韓菲,可是他的舉動,似乎冇有這麼簡單吧?

在來的路上就坐立難安,到了之後更是急不可耐的踹開門,現在又將肖央毆打的不成人樣。

他這麼生氣,真的隻是為自己喜歡的人的妹妹打抱不平嗎?

還是說……有彆的可能性?

不過眼前最重要的是解決當下的事情,殷仕寒也就暫時將這件事情拋之腦後。

莫然依舊死死的盯著地上一動不動的肖央,內心的怒火絲毫未減。

最後,還是韓莉走了過來,他輕扯了下莫然的衣角,語氣微軟,“把他交給警察處置吧,萬一你把他打死了,自己還得賠進去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