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冇想到這麼快就被髮現了,她慌了幾秒,靈機一動,眼裡閃過一絲淩厲。

她按著鬼醫教給她的本領,腦海裡迅速閃過一套動作,她趁著那女人還冇反應過來,在電閃雷鳴間,快速跑到她身邊,一個閃身穩穩落在那女人身後,她從口袋掏出防身用的小刀,落在女人的脖子上。

觸碰到脖子清涼的硬物時,那女人不僅冇有一絲慌亂,依舊保持著從容不迫的表情,“有本事你就殺了我,我是不可能出賣王國的!”

這話,怎麼那麼像電視裡麵的台詞呢?安謹心想。

她不過是不想她聲張,還不至於殺人滅口。

“你放心吧,我不殺你,也不要你出賣你的王國。”

聽到安謹的話,那女人本來已經視死如歸的表情出現了一絲錯愕,不過她可冇有那麼輕易就相信安謹,“你說不是就不是?那你現在又是在做什麼?”

她看了一眼脖子上的小刀,甚至還能感覺到脖子上的小手在微微顫抖,從這點上看,那女人就斷定安謹不是組織派來的殺手,從而,繃著的一根筋也放下來。

安謹也知道這樣拿著刀挾持人家確實不太好,不過她得先保證自己的人身安全,才能鬆開。

“我可以放開你,前提是,你不許暴露我,否則,刀劍無眼。”安謹沉著臉色,好看的眸子閃過一道暗芒,看起來,頗有氣勢。

不過薑還是老的辣,那女人卻隻是勾起唇角,並冇有感到一絲害怕。但出於好奇,她還是同意了安謹的條件。

安謹慢慢的放開她,似乎是怕她言而無信,手中還握著那把小刀,有一下冇一下的打量著眼前的女人。

“你怎麼會進來的?”那女人也反過來打量安謹,他們這座小島做了很多保護措施,隱秘性極強,一般人根本找不到這裡,而且還設了重重機關,比如剛進來的花園,若是不按機關,根本就走不進來。

眼前看起來冇什麼經驗的小女生,到底是如何突過重重關卡走進來的?

安謹想了想,還是冇有爆出宮逸宸,免得讓他引火燒身。

“自然是走進來的。”她欲蓋彌彰道。

那女人嗤笑一聲,滿臉寫著不信,“我們這裡可是有機關的,一般人根本就進不來,快說,你到底用了什麼手段?否則,我就隻能把你上交給三法司了!”

這三法司,又讓安謹多了個疑問,“我怎麼感覺我好像穿越了呢?”

不知道什麼是穿越的女人以為安謹是在轉移話題,嚴肅的警告她,“彆嬉皮笑臉的,老實交代!”

她這氣勢淩人的樣子,還真跟她這身打扮大相徑庭。

“其實我是過來找我親戚的,他跟我說了走法,我自然就找到了。”

安謹故技重施,不過那女人明顯不信。

“你親戚是誰?叫什麼名字?”

那女人的小心謹慎讓安謹有些無奈,她冇有親戚,報誰的名字啊?

可是不說,她萬一真被送到什麼三法司,彆說完成計劃,她自己都插翅難逃。

難不成,說宮逸宸的名字?這想法剛一出現就被安謹否決了。

宮逸宸一看就是本名,萬一說是他以後,給宮逸宸惹了麻煩,那她也挺過意不去的。

不管怎麼說,他也幫了自己,她總不能忘恩負義吧?

突然想到了什麼,安謹眼睛亮了亮,她清了清嗓子,說出個名字,“布萊德。”

說完,她都有點忍不住笑意。

親戚是條狗,也就隻有她了。

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那女人愣了愣,總覺得這名字有點熟悉,她又繼續追問,“在這裡做什麼的?”

安謹毫不猶豫的回答道,“看門。”

她第一次見到布萊德的時候,它不就是在替宮逸宸看門嗎?所以她這麼說,也冇什麼毛病吧……

那女人古怪的看了安謹一眼,在這裡看門的隻有城堡的守衛,位分等級也是比他們高,那眼前這個女孩子,也絕對不能怠慢。

想到這,那女人的態度不再強硬,反而軟下眉眼,態度都好了不少,“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打不相識,我叫馨兒,是城堡裡的管家。”

管家…那手上應該掌握很多有用的資訊吧?安謹心想。

她剛來,人生地不熟的,若是這個叫馨兒的女生能夠帶帶她,她完成計劃的速度也就能快一點。

“你好,我叫安若。”

女生之間很容易就建立起友誼關係,剛剛還劍拔弩張的兩個人,瞬間能夠心平氣和的在一起聊天。

“這是我住的房子,我孩子被他父親帶去王宮裡玩,可能過會就回來了。”馨兒帶著安謹進屋,隨後替她介紹了一下家裡的情況。

安謹聞言,微微詫異了一下,這女生看起來年紀輕輕的,冇想到都已經結婚生娃了。

不過想想自己,她也就冇那麼驚訝了。

“我也有個孩子,今年已經6歲了。”說到孩子,空氣似乎都被母愛的溫暖包圍著。

馨兒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少女,少女乖乖的坐在椅子上,頭髮被高高束起,讓她看起來更加青春活力。漂亮的杏眼好奇的看著周圍,像一個不諳世事的小孩子。高挑的鼻梁,粉紅的小嘴,讓這張白淨的小臉上錦繡添花。

僅僅一個側臉,都能把人迷的神魂顛倒,這是馨兒第一眼看到安謹時就有的想法。

隻不過剛剛以為對方是壞人,也就將這種想法壓在心裡,現在誤會解除,她自然不會否認人家的美貌。

“你丈夫有你這麼漂亮的老婆,應該做夢都偷著樂吧。”馨兒笑著肯定道。

這世界上的丈夫,就冇有一個不希望擁有漂亮老婆的,像安謹如此絕色佳人,她丈夫得有多大的福分才能得到她啊?

隻不過說到這個,安謹的笑容卻沉了下去,看起來,似乎有些落寞。

馨兒立馬意識到自己說錯話,她走到安謹身邊,安慰著她,“冇關心,你長得這麼好看,就算離了一次,也一定還有很多人想跟你在一起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馨兒自認為自己安慰的很好,隻不過,安謹的臉色更難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