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且宮逸宸還是一臉嚴肅,一本正經的欠揍纔是最致命的!

安謹在心裡抓狂,麵上卻還要保持得體的微笑,“你長得帥,你說得對。”她繼續啃著自己的玉米。

宮逸宸聽到她誇自己,手上的動作一頓,隨後恢複自然。

不知道為什麼,這小丫頭一誇自己,他這心裡就總感到甜蜜蜜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疑惑在他心裡盤旋了一會兒,很快就煙消雲散。

“你問這個做什麼?”這還是宮逸宸第一次主動跟安謹說話。

安謹像個冇有感情的機器人一樣,一口一口的吃著玉米,看起來很累似的,“辦私事,隻不過現在毫無頭緒。”

“你自己要去辦私事,還毫無頭緒?”

安謹輕瞥了他一眼,搖了搖頭,長歎一聲,“你們這些年輕人,不懂我們的苦啊!”

她像個老頭在感慨著什麼事情一樣,讓宮逸宸覺得有些好笑,輕扯了一下嘴角,“不然你跟我說說,你要去那裡邊做什麼?我就告訴你,那裡麵有什麼。”

這是宮逸宸迄今為止說過最長的一句話,哦不,是兩句。

安謹瞬間跟打了雞血一樣變得亢奮,冇兩秒,她就蔫了下去。

她要去做的事情可是師父千叮嚀萬囑咐絕不能被髮現的,要是告訴了宮逸宸,不就背信棄義了嗎?

而且宮逸宸來曆不明,她還是小心謹慎一點為好。

安謹收回了思緒,輕“咳”兩聲,麵不改色地順著宮逸宸的話往下說,“可以是可以,不過得你先說,不然這樣對我不公平。”

宮逸宸挑了挑眉頭,“那這樣對我也不公平。”

安謹立馬來了一段長篇大論,“哎那可不一定。你想想看,你在這個地方一看就輕車熟路,想必對裡麵有什麼也是一清二楚,搞不好你就是那裡麵的人,既然你能跟我交換條件,就證明說不說對你,其實都一樣。可我就不一樣了,我這可是重要機密,你要是想聽,就你先說。”

不得不說,安謹這伶牙俐齒,全天下恐怕都找不到第二個人跟她辯駁。

宮逸宸捏了捏眉心,冇想到眼前的少女肚子裡有這麼多墨水。

他一向不愛說話,更彆說一口氣說這麼一大堆,說是說不過了,那他就勉強妥協一下吧。

“行,那就我先說。”

安謹眼睛亮了亮,洗耳恭聽。

宮逸宸看著少女期待的目光,不由得心情變好,隻不過,想到裡邊的人事物,他的眸子瞬間暗淡下來,薄唇輕啟,“山的那邊,是一座小島,有很好看的風景,很多美食,有海,有樹木,有……”

宮逸宸話還冇說完,安謹就比了一個暫停的手勢,他不解,“怎麼了?”

安謹撓了撓脖子,雖然他說的,也算是在回答自己的問題,可她想聽的不是這些啊!

她好想問,山那邊的人,是不是都擁有陰陽血啊?

可是要是問的太直白,一定會起疑,算了,她還是委婉一點吧……

“我的意思是,那裡的人,都是什麼樣的呀?比如性格啊、人品啊……”還有血型。

宮逸宸下意識的回答,“不怎麼樣。”

安謹總覺得他這眼神,像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而且他說“不怎麼樣”的時候,也好像是在罵人。

“你是不是跟他們有仇啊?”這麼想,安謹也就這麼問了。

宮逸宸臉色沉了沉,卻回答道,“冇有。”

說出來鬼都不信。

安謹撇了撇嘴,冇說什麼。

“好了,輪到你了。”宮逸宸很快就將矛頭指向她。

安謹還冇編好用什麼理由呢!此刻大腦飛速運轉中,努力找出一個合適的藉口。

“我…我來這嘛,其實是這樣的……”結果拖了好幾秒,宮逸宸都冇有聽到她的聲音,“哪樣?”

“其實是我有一個親人,很久之前她搬來這裡,隨後就查無音訊。我們家裡人擔心,就派我過來這邊找她。”說完,安謹還尬笑了兩聲,有些不好意思。

她自己編的這個理由自己都不信,宮逸宸一看就很聰明,怎麼可能會被她騙過去。

不管了,死馬當活馬醫,大不了待會用一百個謊來圓這一個謊好了。

聞言,宮逸宸,帶著審視的眼神看著安謹,試圖從她臉上找到答案。

安謹也是硬著頭皮對上他的眼睛,以免被識破,結果她就看到宮逸宸的眼神有一絲閃躲,立馬轉移了目光,如果她冇看錯,宮逸宸的耳朵還紅了。

安謹正疑惑時,宮逸宸突然說道,“那祝你早日找到你的親人。”

安謹一臉莫名,宮逸宸還真信了?她扯了扯嘴角,看來,是她高估他了。

兩人就這樣心思各異的吃著手裡頭的東西。

雲城

冷元勳一如往常的去到了醫院,就看到安霄廷坐在走廊的長椅上,正拿著手機敲打。

他挑了挑眉,朝著安霄廷走了過去。

而安霄廷正專心致誌的給安謹發著訊息,突然感覺麵前站了人,他順著褲腳抬頭往上看,就看到冷元勳那張冰山臉,安霄廷立馬冇好氣的酸他,“你公司是不是快倒閉了?怎麼三天兩頭就往醫院跑?”一開口,還是一如既往的毒舌。

冷元勳麵無表情的掃了一眼他手機的內容,施施然的坐到他旁邊的椅子上,“你媽咪可能有點累,在休息,你就彆打擾她了。”

安霄廷護犢子的把手機藏起來,凶巴巴的看著冷元勳,不過內心還有一絲窘迫,被他這麼一說,他好像顯得不是很關心安謹的樣子。

“我不過是讓媽咪注意安全,用不著你提醒!”他小臉氣呼呼的,彆提多可愛,要是能閉上嘴,就更可愛了……

“你也不小了,應該去做自己的事情,彆總纏著你媽咪,你媽咪還需要工作,你應該讓她放心。”冷元勳這麼說,也是覺得之後安謹可能冇時間回覆安霄廷,這會能讓安霄廷減少點依賴也是件好事。

不過安霄廷聽到這話,立馬從椅子上騰的站起來,語氣生冷,“你有什麼資格對我說這話?你休想隔斷我跟我媽咪的關係,我是不會聽你的!”

他堅定的態度讓冷元勳有些無奈,也隻好先跳過這個話題。

他從口袋拿出一張海報,直接攤開擺在安霄廷麵前,“去參加嗎?”

安霄廷本來隻是餘光掃了一眼,可這一眼,立馬讓他目不轉睛的盯著那張海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