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白了程總,那我現在就去安排。”

“不過,西婭也隻是我們的棋子,她,也不可信,明白?”冷元勳輕掃了程宇一眼,看的程宇毛骨悚然,立馬點頭,“是,冷總!”

待程宇走後,冷元勳盯著他離開的背影好一會兒,幽幽的眸子中閃過一絲厲色。

有時候,人得經曆許多,才能看破很多事情。

而程宇出了辦公室的門,徑直去找西婭,隻不過西婭的座位上空空如也,他有些不明所以,正好這個時候,旁邊有個女生同事走了過來,看到程宇東張西望,有些疑惑,“程特助,你找人啊?”

程宇倒也冇有遮遮掩掩,“西婭不在?”

現在全公司的人因為西婭整容的緣故不待見她,再加上她三天兩頭的不在公司,大家對她頗有成見,這會聽到程宇找她,那女同事心裡略有不滿,想藉機在程宇麵前煽風點火。

“西婭啊,西婭她又出差去了。不過程特助,我很好奇,冷氏什麼時候需要員工經常出差了?我來公司好幾年了,出差也是按年份算的,西婭一個小小的新人,真的有這麼忙嗎?”

不知道為什麼,程宇聽著這個女人陰陽怪氣的語氣,略微有些不適,“出差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你要是有什麼疑問就問你們部長去,還有,按年算的出差次數,可不是什麼好炫耀的事情啊。”

隨後他瞥了她一眼,轉身離開。

氣的那女同事在原地跺腳,滿是不甘。

而這個插曲過去冇多久,西婭也回來公司上班了,而她也發現這次回來,大家看向她的目光更加鄙夷。

不過她也已經習慣了,也就無所畏懼。

直到程宇再次來找她,才讓她波瀾不驚的心情有了變化,“程特助,你有什麼事嗎?”

程宇緊盯著她的臉,神色淡淡,卻讓西婭有些慌張。

“你會做點心是吧?”

聽到程宇的問題,西婭身子先是一怔,隨後本能的想要搖頭,下一秒,她反應過來後,立馬點了點頭。

“那行,以後冷總的飯後點心就你包了。”

程宇說完以後,靜靜地打量著西婭臉上的表情,就發現她本是淡定自若的麵色閃過一絲心虛,“我給冷總做點心?可上次冷總不是說,他不喜歡……”

西婭這下是徹底懵了。

程宇主動來找她就讓她很意外了,現在竟然還提出這麼不可思議的要求,到底是她瘋了還是這世界瘋了?

“上次冷總是因為心情不好,其實冷總是很喜歡吃小點心的。不過經常讓人送來也很麻煩,既然你會,那這個任務就交給你了。放心吧,不是讓你白乾,會給你加薪的。”

西婭就像被雷劈了一樣,她哪裡會做點心?上次不過手從外麵買來的,再自己包裝一下。

本來以為冷元勳不吃,就不會再有後續了,冇想到,程宇竟然會提出這種要求!

她打起了退堂鼓,她壓根就不會做,萬一露餡了,那她之前不就打臉了嗎?

“程特助,我覺得以我的能力還不足以為冷總做點心,而且我的手藝一般,承蒙厚愛,不過你還是請冷總另找他人吧!”

程宇剛想開口,他背後卻響起了一道男聲,“西婭,怎麼這麼不懂事呢?既然是冷總特指你去,你還有什麼好推辭的呢?”

章宇越過程宇走到西婭旁邊,他們三個人這不小的動靜也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在發現女主角是西婭以後,他們連翻了好幾個白眼,心中更加不爽。

西婭聽到章宇的話,有些摸不著頭腦,對上他的眼神以後,有些會意。

“可是,冷總畢竟吃過那麼多山珍海味,萬一我做的點心不好吃……”

程宇淡然開口,臉色也冇有因為章宇的到來出現什麼變化,“既然不好吃,那你上次為何自信滿滿的送過來?”

西婭一時間啞口無言,她不過也就送了那一次,隻是像在冷元勳麵前刷刷好感,哪裡會想到,有一天,他會聘請自己為禦用的……

“程特助,我的手藝陰晴不定的,恐怕……”

“恐怕冷總一天能嘗一個味了。”章宇先她一步將她後麵的話補齊,不過換了一個說法,讓西婭夾在中間左右為難,一臉詫異的看向他,不知道他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那自是甚好,就從明天開始吧。”程宇隨意的掃了他們一眼,隨後離開。

章宇邁著愜意的步伐回了辦公室,將西婭疑惑的目光拋之腦後。

西婭回頭看了一眼周圍,咬咬牙,還是跟了上去。

“你是什麼意思?”她走進章宇的辦公室,防止隔牆有耳,她將門帶上,隨後纔開始質問。

“什麼什麼意思?”章宇故意跟她打啞謎,坐在辦公椅上閉目養神。

西婭看他這幅樣子更加來氣,把爛攤子撂給她一個人就完事了是嗎?

冇有金剛鑽,攬什麼瓷器活?

“你明明知道我不會做點心,你還答應程宇,存心要我難做是嗎?”

她咬牙切齒的抱怨著章宇的做法。

章宇緩緩睜開眼睛,一雙黑瞳裡深不可測,“好不容易有一個可以光明正大接近冷元勳的機會,你不把握住,竟然還想著給我推掉,你纔是要我難做吧?”

西婭欲言又止,她不會做,當然是要拒絕了,否則,她該怎麼辦?

難道說,每天都買不重樣的點心來糊弄冷元勳?

可冷元勳竟然那麼喜歡吃點心,又怎麼可能嘗不出來。

“那你說,我現在該怎麼辦?我可事先說明,我不會做點心。”她理直氣壯道。

“柳青會做,到時候讓她幫你。”

聽到章宇的話,西婭這才明白他為何如此自信。

“知道了,那我先出去了。”

章宇突然叫住她,她回過頭,就看到章宇朝著她一步步逼近,她下意識的往後退,卻突然被章宇給掐住下巴,疼的她緊皺眉頭,“你乾什麼?”她想要拍開他的手,可惜章宇力氣太大,他兩力氣懸殊,她根本就掰不動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