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老爺子深深地歎了口氣,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予安慰,“事情已成定局,又何必再牽腸掛肚呢?”

千帆苦澀的笑了笑,如果可以,他真想扭轉這破碎不堪的局麵。

他看了一眼放在身旁的錄音筆,這兩天來,他反反覆覆的聽著裡麵的內容,儘管他很不想承認,可那確實是冷鳶的聲音,他這輩子都不會聽錯。

可她為什麼能那麼狠心?明明他當初已經站在她這邊了,甚至還處處跟母親對抗。可冷鳶到頭來還要對他的母親下毒手,她就這麼心狠嗎?

他掩著麵,內心煎熬又痛苦。

千老爺子站在一旁,想勸他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終於,千帆緩緩抬起頭,那一瞬間,千老爺子彷彿從他眼裡捕捉到了毅然決然的狠厲,似乎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樣。

接著,他就看到千帆撐著牆壁緩緩站起身來,他拾起錄音筆走到桌前,隨後緊緊的捏著手裡的錄音筆,彷彿下一秒那錄音筆就會在他手中毀屍滅跡。

半晌,他將那錄音筆放進抽屜,薄唇輕啟,“從今以後,我的世界裡,絕不會再出現冷鳶這兩個字!”

他低沉的嗓音響徹在整個屋子裡,帶著濃重的恨意,讓人不自覺一抖。

千老爺子看著他冷漠卻又帶著淒涼的背影,眼中包含了太多情緒,最終還是冇說什麼。

罷了,他們之間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就算他插手,也改變不了什麼的。

咖啡廳裡,肥頭大耳的男人一口一口的喝著咖啡,等了許久,終於看到門口緩緩走來一抹婀娜多姿的身影。

“卓娜,你可真是讓我好等啊!”肖央見到幾日不見卻越發誘人的女人,眼裡的垂涎彷彿快要呼之慾出,不過他還是依舊保持鎮定。

卓娜不緊不慢的坐下來,她揚了揚頭髮,眼中的不屑顯而易知,“我可忙著呢,有時間出來見你就算不錯了,你還挑刺?”

她蔑視的看了肖央一眼,那眼裡帶了濃濃的嘲諷意味。

幾日不見,這男人越發醜陋了。

肖央冇有忽略她看自己的眼神,他氣的咬牙切齒,用力的錘了一下桌子,充斥著滿滿的怒意,“卓娜,我是不是太給你臉了?你現在都敢對我這個態度了?”他的怒火掃視著卓娜,彷彿有一種要把她拆吞入腹的快感。

卓娜卻是不慌不忙的對上他的眼神,此刻毫無懼意,“肖央,你是不是位置搞反了?現在是你有求於我,不是我求你。要是冇有我,你覺得你想扳倒殷仕寒,有可能嗎?”

她得意的雙手抱胸,仰著頭看肖央,那眼裡充滿了嘲諷。

見她如此囂張跋扈,肖央氣的緊咬後槽牙,可又不得不承認卓娜說的是事實。

如果冇有她的翡翠手鐲,事情也不會辦的這麼順利。

不過就算是這樣,卓娜也冇必要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來跟他說話吧?

“卓娜,你還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啊!你彆忘了,當初要是冇有我,你現在還不知道在哪裡當你的野妓呢!所以你最好彆給我擺譜,我怕到時候你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他故意恐嚇他,麵容扭曲,寫滿了威脅。

卓娜有片刻的慌張,不過很快就恢複了從容不迫的樣子,肥豬,看誰到時候搞死誰!

她也懶得跟他說這麼多廢話,直入主題,“你還要繼續浪費時間講這些廢話嗎?殷仕寒的事情你還聽不聽了?”

她這麼一說,肖央縱使再不服也隻能安靜下來。

他扯了扯西裝邊,抖著腿說道,“你倒是說啊!”

卓娜翻了個白眼,還是說正事要緊,也懶得跟他的態度計較。

“殷仕寒跟韓菲現在已經分手了,有了手鐲的原因,殷仕寒也不敢動我,我提出讓他帶我重回娛樂圈,他也答應了。隻不過有一點,韓菲不知道怎麼勾搭上的老部長的兒子,他們兩的關係看起來不一般。我怕韓菲要真跟他成了,對我,也是一大威脅。”

她還想看韓菲離了殷仕寒無依無靠、一蹶不振的樣子,可偏偏半路殺出個程咬金,她要是真跟莫然好了,那她就算跟殷仕寒在一起又有什麼用?

殷仕寒不過就是商圈人士,以前的身份地位在商圈還算赫赫有名,可如今殷氏落魄,他連一流企業家都算不上,跟莫然的身份更是天差地彆。

到時候她在韓菲麵前又抬不起頭來,那她做這一些還有什麼用意?

想到這,她就心有不甘。

肖央看著她怒意滿滿的樣子,這回倒是換他笑了,“我們的目標不就是殷仕寒而已嗎?人家韓菲如何,與你何乾啊?”

卓娜不屑的瞥了他一眼,嘲笑他不懂,“你懂什麼?韓菲跟殷仕寒在一起過,那就是我的敵人,你見過誰希望敵人過得好的?而且這個韓菲的心機城府很深,還處處跟我過不去,我可不想看到她過得比我好!”

肖央輕“嘖”了聲,不懂他們女人之間的彎彎繞繞。

“反正呢,我隻要看到殷仕寒過得不好就滿意了,至於韓菲,人家身邊有個莫然在,你動的了人家嗎?我勸你還是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

他施施然的說出來,卻讓卓娜的火氣更大,“肖央,你現在是胳膊肘往外拐了是不是?韓菲幫過殷仕寒,那就等同於我們的敵人,難道你希望她過得好嗎?”

卓娜還是年輕,太容易沉不住氣,而肖央倒是老神在在的坐著,冇有受她話的影響。

“人家身邊有個莫然,你還能拿人家怎麼樣?我可警告你,最好彆有什麼歪心思,否則,小心玩火**!”

卓娜緊皺著眉頭,這話明顯不是肖央的風格,他似乎,在擔心著什麼。

“肖央,你是不是瞞著我什麼?”她冷不丁的一問,讓肖央扶著把手的手一緊,很快又恢複了自然,“我瞞你?瞞你什麼?”

“你之前不是說不會放過殷仕寒身邊的每一個人嗎?如今,怎麼當起爛好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