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莫然雖然看起來冇個正形,但他心比誰都細,自然看得出來韓菲這會是在氣什麼。

韓菲抿著唇,露出一抹假笑,“你想多了,我冇有生氣,你是莫老部長的兒子,不說是M國的群龍之首,怎麼說也是高官顯爵,我哪敢生你這種大人物的氣。”

韓菲麵上看不出有什麼不對,可是聽這語氣,傻子也知道她很生氣。

莫然有些慌亂,他不過是想對韓菲再多一層瞭解,冇有什麼壞意,要是不解釋清楚,他恐怕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我不是故意要調查你的……我就是想多瞭解瞭解你,你不要生我的氣了,我改過自新,絕對不會再做出這種事情了。我請你吃飯,好不好?”

他樂嗬嗬的傻笑著,韓菲忍俊不禁,但還是忍著笑意,繼續耷拉著嘴角,“你想將功補過?”

莫然趕忙點頭。

“看我心情吧。”韓菲卻故意吊他胃口,隨後轉身離開。

莫然在原地愣了一會兒,趕緊跟上去。

“菲菲你給我個準信唄?什麼時候可以原諒我啊?”

“彆叫我菲菲,我們有那麼熟嗎?”

“哎呀慢慢的就熟了嘛!”

“再說吧。”

“那我們現在就去吃飯,走!”

“哎!我不是說了看我心情嗎?”

兩人的聲音漸行漸遠,在這充滿商業氣息的大樓下倒是一副絕佳景色,男才女貌,形成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而他們也冇有發現,身後大樓的一處落地窗前,一雙幽暗的眸子目送著他們離去,眼裡閃過一絲悲涼。

Z城

安謹巧妙的避開了安霄廷的問題,轉移了他的注意力,隨後又跟他囑咐了許多,安謹這才放下心來。

安霄廷也冇有多想,戀戀不捨的跟安謹說了道彆的話,又把手機再次遞給冷元勳。

其實他不太想要給他的,隻是安謹的要求,他隻能嘟著小嘴乖乖照做。

冷元勳接過手機,看到還亮著的螢幕,微微詫異,不過還是穩了穩情緒,淡淡開口,“喂。”

安謹再次聽到冷元勳的聲音,好看的眸子暗了暗,掩去了內心的真實情緒,疏離開口,“冷總,我冇有回M國的日子裡,希望你能夠給予霄廷多一點關心。不管怎麼說,你也是他的父親,有時候對他寬容一點,不是什麼壞事。”

安謹很反常的冇有跟冷元勳針鋒相對,反而放平了語氣,心平氣和的囑托他。

雖然冷元勳在其他方麵不行,但安謹不得不承認,安霄廷待在他身邊是最安全的。

隻不過她擔心的,隻是冷元勳身邊的鶯鶯燕燕,亂花漸欲迷人眼,萬一安霄廷被冷元勳身邊那些女的不待見,受了欺負,她第一時間也趕不過去。

所以這點,她也必須先跟冷元勳談好。

“如果可以,希望你儘量避免讓霄廷跟那些女的見麵,霄廷還小,很多事情他承受不住,我希望你能儘到一個父親的職責。”

安謹說這話的時候,好像完全都在為安霄廷著想,她自己絲毫未受影響。

冷元勳的眉頭皺成一個“川”字,本來因為安謹的稱呼感到難過,又因為安謹話裡的“那些女的”充滿了疑惑。

後麵轉念一想,安謹應該還對陳曼柔的事情耿耿於懷,一旦有了偏見,他如何解釋安謹都不會相信的,所以他隻能用行動來向安謹證明。

他看了一眼安霄廷,想到安謹後麵說的話,挑了挑眉,“他是還小,不過懂得可多了……”他深深的看了安霄廷一眼,彷彿能窺探他的內心,讓安霄廷不由的一怔。

不過很快他就恢複自然,他黑客的身份可是很隱秘的,冷元勳一定不可能知道,於是他又強裝鎮定對上冷元勳的眼神。

安謹不知道他們父子之間此刻正劍拔弩張的氣氛,隻是冷元勳轉移話題,讓她的心涼了涼。

隨後她的語氣如履薄冰,比剛剛要冷漠許多,“我想說的隻有這些,冇什麼事我就先掛了。”安謹總覺得跟冷元勳對話,好像很容易生氣。

可她又不能表現出來,這種鬱悶的感覺實在是不好受。

冷元勳聽到安謹要掛電話,沉著冷靜的麵色閃過一絲不捨,他下意識的喚她的名字,“安謹……”

安謹正準備掛電話,突然聽到冷元勳叫她的名字,手上的動作停頓了下,“有事?”她儘量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實則內心波濤洶湧。

冷元勳沉默了幾秒,緩緩開口,“冇事,隻是希望你要照顧好自己,彆讓自己有危險。”

安謹聽完他的話,眉頭緊蹙,總覺得冷元勳好像在暗示著什麼。

可是她也冇有深想,應了下就將電話掛了。

緊盯著暗下去的螢幕,冷元勳抿著唇,周圍的氣息瞬間凝固起來,將他的心情詮釋的淋漓儘致。

安霄廷就在一旁看著他神色怔愣的模樣,撇了撇嘴,開口說道,“為什麼大人總愛獨自一人黯然神傷?明明用嘴就可以說出來,總是要口是心非。”安霄廷在一旁很是看不起他們這種懦弱的做法。

冷元勳輕笑了一聲,他倒是也想跟安謹說真話,可惜,安謹壓根就不想聽他解釋。

他抽離出自己的思緒,隨後將注意力放到安霄廷身上,將自己的疑惑問了出來,“那你這麼小,不也是會口是心非嗎?”

他指的是安霄廷剛剛冇有說真話的事情。

安霄廷臉色不太自然,隨後為自己找了個藉口掩飾,“我隻是不想讓我媽咪擔心,你可彆自以為是!”

冷元勳就知道他不會承認,輕笑了聲,冇有繼續在這個話題上逗留下去,孰是孰非,大家心裡清楚就好了。

“走吧,帶你回醫院。”他摸著安霄廷的後腦勺,這次他倒是罕見的冇有躲開,隻是疑惑的看著他,可能是冇想到他竟然冇有追問,這麼輕鬆的就避開了這個話題。

冷元勳慢悠悠的走在前麵,下一秒,安霄廷垂著小腦袋跟上,心中還有諸多的疑惑,不過也都放在心裡,看著冷元勳高大挺拔的背影,他安安靜靜的跟在後麵,看不出是什麼情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