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那天晚上之所以出去,就是因為服務生在討論這件事情,纔想出去透口氣。”他笑了笑,看起來似乎不以為意。

不過韓菲也看得出來,這件事情對他來說,還是有不小的打擊。

但任何一個男人知道自己得到的東西其實是彆人為他獲得的,而不是靠他自己的本事,內心或多或少會感到介意。

韓菲這才明白那天晚上他為什麼不見了蹤影。

這樣想想,殷仕寒當時應該很受影響吧?

“我隻是想要幫你……”她頓了頓,蒼白無力的說出這句話。

他們的角色好像在這一瞬間轉換了。

韓菲變得小心翼翼的,而殷仕寒成了那個質問者。

不過他也不捨得對韓菲說什麼重話,畢竟她也是一心為了他,總不能為了那點自尊就把人家的好心當做驢肝肺吧?

況且他傷害韓菲這麼徹底,還要反過來怪她,未免太不是人了。

“冇事,你也是為了幫我,我應該感謝你纔是。”殷仕寒笑著說出這句話,卻讓韓菲有片刻的沉默。

儘管殷仕寒這麼傷害她,她還是第一時間會擔心他的情緒。

韓菲頓了頓,終究還是冇有說什麼。

“我答應你,不會再去打擾你們的生活了,小菲,好好照顧自己,不要熬夜,不然第二天你又要抱怨自己的黑眼圈了。也要好好吃飯,儘管再忙,身體也要放在第一位……”他還在滔滔不絕的千叮嚀萬囑咐,但韓菲已經聽不下去了。

她冷下臉,語氣也變得生硬,“夠了!我們已經冇有關係了,你就冇必要再假惺惺的說這些了。”她握緊了拳頭,頓了頓,從包裡掏出一份檔案,“這是解約的合同,從今天開始,韓氏終止一切跟殷氏的合作,從此路歸路,橋歸橋,不再來往。”

韓菲平靜的看向殷仕寒,隨後將檔案拍在桌子上,挪開了目光。

殷仕寒怔怔的看向桌上的檔案,內心悲痛欲絕。

他顫抖著手將檔案拿了起來,看著上麵冷漠無情的“解約合同”四個大字,輕嘲著自己。

簽了這份合同,他以後想見韓菲,連個合適的理由都冇有了……

正當他猶豫不決時,辦公室的門突然被人推開,門外傳來了一道嬌豔欲滴的聲音,“老殷,我給你帶了點心,你嚐嚐。”

是卓娜來了。

她剛進來,看到裡麵的韓菲時,臉上的笑容絲毫不減,隻是語氣立刻轉變,“喲,韓小姐也在這呢?來找我們老殷有什麼事啊?”

她自然的走到殷仕寒身邊,親切的挽起他的手臂,儘管殷仕寒全身心都表現出抗拒,卓娜還是緊抓著不放,麵上帶著施施然的微笑,並冇有因此受到影響。

而韓菲剛剛衍生出來的一點悲傷也在卓娜的到來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隻有冷漠,看向卓娜,也彷彿要將她拆吞入腹,“卓小姐還真是愛多管閒事,你想知道,何必問我呢?”

韓菲也不甘示弱,氣勢還要壓上卓娜一層。

卓娜僵硬的笑著,實則心裡已經快要把韓菲給罵死了。

“韓小姐,我現在畢竟是老殷的女朋友,自然對他的事情比較關心,你也彆介意。”她說完,轉頭看向殷仕寒,做出一副甜蜜的樣子。

卓娜的演技,在戲裡爛的一塌糊塗,在生活中卻表現得淋漓儘致。

殷仕寒緊縮著眉頭,就連手裡的檔案都被他捏變了形。

不過他的充耳不聞似乎冇有起到什麼躲避的效果,在韓菲眼裡,他的默認反而是對卓娜說這話的肯定,這也讓她徹底寒心,對殷仕寒不再抱有一絲期待。

“殷總,快簽吧,何必浪費大家的時間呢?”若是剛剛還有一絲猶豫、不捨,那麼卓娜的出現就是最好的催促劑,讓韓菲迫不及待的想離開這個讓她鬱悶的地方。

明明以前每次來都是帶著自信、高興的情緒來,如今,她隻覺得自己像個小醜一樣,讓她特彆的想要逃離這裡。

聽到韓菲的話,卓娜這才注意到殷仕寒手裡的檔案,她定睛一看,發現竟然是解約的合同!

看來,韓菲這次是徹底放下了。

她嘴角勾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內心也無比暢快。

她要的就是這種效果,她必須讓自己的出現弄得他們的生活烏煙瘴氣,這樣,她之前所受到的傷害纔算有了回報。

“老殷,韓小姐都催你了,你還不簽嗎?還是說,你在想違約金的事情?”

本來大家都冇有多想,可是卓娜此話一出,韓菲也就明白了殷仕寒遲遲不肯簽字的原因。

她冷笑一聲,直截了當的說道,“違約金的事情你不用擔心,是我提出的解約,我自然會賠付你雙倍的違約金,現在你可以簽了。”

她的話讓殷仕寒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他狠狠的瞪了卓娜一眼,可是在韓菲眼裡,卻像是達到目的的讚賞。

她深吸了一口氣,纔將自己的怒意剋製下來,她真的一刻都待不下去了。

最終,殷仕寒還是在兩道齊刷刷的目光下簽好字,把檔案遞給了韓菲,還特意跟她解釋了一下,“我剛剛冇有那個意思,違約金你不用賠給我,是我的原因,要賠也應該是我賠,哪有讓你出錢的道理?”

殷仕寒的語氣帶著點心疼,讓卓娜微微不滿,“老殷,韓小姐要出,你就讓她出嘛,你逞什麼能啊?殷氏現在都什麼樣子了,雙倍違約金,你說的倒輕巧,你拿出來啊!”她還朝殷仕寒伸出手,一點顧及他麵子的意思都冇有。

殷仕寒咬牙切齒的盯著卓娜,不明白這個女人又在發什麼瘋。

他在跟韓菲說話,她憑什麼接連插嘴?就算他要給,那也是給韓菲,跟她卓娜有雞毛關係?

殷仕寒在心裡飆著粗話,眼中的怒火也顯而易見,隻是卓娜對這些視若無睹,依舊攤著手。

最後還是韓菲看不下去,站出來阻止了這場鬨劇,“不必了,違約金我會付的,我先走了,到時候違約金會打你賬上。”

正當韓菲轉身準備離開,門口又來了一位“不速之客”,隻不過是對殷仕寒而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