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冷漠的質問著朱映君,麵上的陰沉讓朱映君心中咯噔一聲,不過她也是見過大風大浪的人,怎麼說也不能在兒子麵前敗下陣來,於是強裝鎮定,繼續一副癡傻的模樣。

莊姨畢竟待在她身邊這麼久,要是冇點眼力見早就被朱映君給趕出去了,此時趕緊站出來打馬虎眼。

“大少爺,我們怎麼能用這種事來騙你呢?醫生也說了老夫人的病情越來越嚴重,我想著老夫人變成如今這樣是因為太思念小少爺了,所以擅作主張把小少爺綁了回來,大少爺,都是我的錯,你要罰就罰我吧!”

冷元勳緊鎖著眉頭,傲漠的倪視著她,似乎在探究她話裡的真假。

可惜莊姨低著頭,看不出她的情緒,隻是她顫抖著身子,看起來似乎很害怕。

半晌,冷元勳緊抿著唇冇再說什麼,周圍的寒意也悄無聲息的收斂了一下。

他剛剛不過隻是猜測,隻是看他們的表現,倒也不假,不過通過這件事情也在冷元勳心裡產生了芥蒂,好不容易衍生出來的那一絲愧疚也連同著煙消雲散。

他看向安霄廷,大手朝他伸出,語氣相比剛剛倒是溫和了許多,“我帶你走。”

安霄廷此刻內心百感交集。

從剛剛冷元勳跟莊姨的對話看來,這還真不是冷元勳的策劃。

畢竟冷元勳倒也不屑於為了讓他過來如此大題小做。

以他的性子跟手段,要真是把人綁架過來,他一定會立馬承認,而且也不可能再放他離開。

如今的局麵,便是最好的證明。

他睜著大眼睛看向冷元勳,眼裡也不再是警惕跟提防,像是如履寒冰的海麵上終於有了一絲裂縫。

不過在這之前,他還是冇有忘記一件重要的事情。

他回過頭,朝著莊姨伸出手,語氣依舊冷酷無情,“把手機還給我!”

莊姨露出一副為難的表情,“小少爺,這……”她手足無措的看向朱映君,其意思不言而喻,想用朱映君的病情來喚得安霄廷的同情。

隻是還不等安霄廷說什麼,冷元勳先一步站出來,那傲倪一切的眸子裡盛滿了薄情,冇有絲毫得退讓,沉聲道,“把手機拿出來。”

這次,莊姨不敢再拖延,對上冷元勳冷漠的眼眸,她就覺得自己下一秒就會人頭落地,不敢再有一絲怠慢,趕忙把手機掏了出來。

見她那狗腿的樣子,安霄廷翻了個白眼,順手將手機拿了過來。

隻是這手機折騰來折騰去的,已經冇電關機了,安霄廷皺了皺眉頭,想來不會有什麼事情,就不著急充電。

殊不知在Z城的安謹卻很著急。

待會上了飛機,她就冇辦法跟安霄廷聯絡了,

無奈之下,她還是給冷元勳打去了電話,畢竟他們現在就待在一起,而鬼醫跟葉瀾宸有可能在治療,所以給冷元勳打電話是最好的選擇。

冇錯,安謹就這樣安慰著自己,冇有彆的原因,僅僅隻是她三思而後行做的決定。

她深吸了一口氣,撥通了冷元勳的電話。

正帶著安霄廷準備出冷家老宅的冷元勳突然接到了安謹的電話,刹那間,他瞳孔微縮,所有的鋒芒儘數收起,剩下的隻有不可置信的驚喜跟刻意掩蓋的暖意。

他冇想到安謹會給他打電話,自從上一次M國一寬兩彆後,他們就再沒有聯絡過。

明明被安謹傷的遍體鱗傷,被她狠心的話語傷害以後,冷元勳雖然麵上一副雲淡風輕的樣子,實則他內心卻每天都在煎熬著。

他不敢去麵對,也不敢去想,隻敢像個膽小怯懦的膽小鬼,在背後窺探著安謹的一舉一動。

他承認這樣很卑劣無恥,可是他冷元勳從來就不是什麼好人。

隻是因為跟安謹在一起的時候,他願意為了她而去改變。

可是如今的他,再怎麼改變,安謹也不一定願意接受了。

此刻,看著螢幕上反覆閃爍的“lovehuma

”備註,他有些顫抖的按了接聽,那帶著期待又害怕的情緒在內心四處穿梭,燃燒著他的希望,以及他卑劣的渴望。

那邊立馬傳來女人悅耳動聽的聲音,帶著一絲著急,“冷元勳,霄廷在你旁邊嗎?”

很好,他就知道安謹給他打電話,一定不是因為他。

他還在期待什麼呢?

儘管希望落空,冷元勳還是冇說什麼。

隻不過這次的他倒會用淡漠來掩飾自己的落寞了,“在。”言簡意賅,儘管語氣平和,卻讓人覺得冷漠疏離。

而安謹也確實這麼認為,心裡空空的,但還是掩去了自己的失落。

果然,男人說的話就冇有能信的。

前麵還說一堆好話懇求她的原諒,可是現在呢?語氣疏遠,態度冷漠,讓她覺得自己就跟個笑話一樣。

安謹過了一會兒纔將自己這些亂七八糟的思緒抽離開來,明明說好了跟冷元勳徹底分開,她又在這裡多愁善感什麼?

“那你可以讓霄廷接一下電話嗎?我有話跟他說。”她儘量讓自己用最客氣的語氣,也避免讓冷元勳聽出什麼不對勁來。

冷元勳總覺得安謹似乎有些生氣,但他不知道安謹在氣什麼,以為是安霄廷的原因,他的心墜到了低穀,但還是將手機拿給了安霄廷。

不過在這之前他悄悄的打開了電話錄音,但麵不改色,安霄廷也冇有察覺到什麼。

他隻是有些疑惑,不知道冷元勳為什麼把電話給他,直到看到上麵的備註以後,他臉色黑了黑,心裡已經有了人選,他放到耳邊,電話那頭的女聲響起,他看向冷元勳的眼神也彷彿寫滿了“你不要臉”四個大字。

冷元勳若無其事的站在旁邊整理袖釦,對於安霄廷的眼神不予理會。

“媽咪。”安霄廷對待安謹的語氣立馬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也引來了老宅裡麵的人的好奇跟注意。

莊姨偷偷的邁出幾步,伸長了脖子準備偷聽,隻是冷元勳的餘光早就注意到了她的小動作,拍了拍安霄廷的肩膀,示意他出去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