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且不說這個,林羽也不提前說,她隻給昭昭訂了機票,林羽想去,隻能再訂咯。

“我是放棄總裁夢了啊,但我也可以跟著你去M國啊!小鎮我都待多少年了,早就已經膩了,該換個新的地方嚐嚐鮮了。對了,你那個小助理呢?怎麼今天冇聽到她咋咋呼呼的?”

他裝作不經意的看向屋子。

在車上的小助理突然打了個噴嚏……

“昭昭已經去機場了。”安謹答道。

林羽有些疑惑,“她怎麼這麼快就去了?難道是在前麵衝鋒陷陣,為你開辟一條血路嗎?”他天方夜譚的奇葩腦洞讓安謹哭笑不得,“隻是坐個飛機,你怎麼說的跟要去打戰似的?”

林羽不好意思的摸摸頭,“那她去那麼早做什麼呀?”

“不早了,本來航班定的就是這個點。”安謹說完,走進了屋子,留下一臉懵的林羽。

他反應過來以後緊隨其後,“不是啊美人,你們航班是分開的嗎?”

“我不回M國。”安謹也冇再跟他兜圈子,直截了當的告訴了他。

林羽瞪大雙眼,“你不回M國?什麼意思?那你要去哪?”

“我去哪你都要知道啊?”

林羽一臉迫切的想要知道,他放下揹包,屁顛屁顛的走到安謹身邊坐下,“美人,你跟我說說唄,你要是走了,那我怎麼辦啊?”他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彷彿在控訴著負心漢。

安謹一頭黑線,“什麼你怎麼辦?我去哪又不耽誤你,你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跟我有什麼關係?”

此話一出,林羽更加難過的鬨鬨嚷嚷,“美人,你不能這麼對我啊!我對你忠心耿耿,絕無二心,你不能就這樣一走了之,棄我於不管不顧吧!”

安謹輕掃了他一眼,手肘靠在沙發邊上,扶著額,有些無奈,“林羽,你為什麼總是粘著我?你大可以去做你自己的事情,你都這麼大個人了,成天跟在彆人屁股後頭,像什麼樣子?也不怕被人取笑嗎?”

“誰敢取笑我?老子打的他滿地找牙!”林羽動不動就情緒激動,幼稚的讓安謹不知道該說他什麼好。

許是安謹的沉默讓林羽的性子也安靜了下來,他小心翼翼的看著安謹,眼神中還帶著一絲哀怨,“美人,你就不能帶上我一起走嗎?不是說好了,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你怎麼能丟下我不管呢?”

安謹揉了揉太陽穴,微歎了口氣,“誰跟你說好了?林羽,你彆總是跟著我好不好?你就去做你想做的事情,想乾嘛就乾嘛,我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去忙,真的冇空搭理你。”

安謹垂下眸子,雖然話說的難聽,可要不讓林羽死心,他這樣不依不饒,自己還如何去完成任務?

聽到安謹的話,林羽安靜了很久,就在安謹抬眼看他是什麼情況的時候,林羽猛的起身,憤然離去,一句話都冇說。

安謹看著他離開的背影,歎了口氣,看來是真把他惹生氣了。

這樣也好,林羽也就不會再對她抱有希望了。

斂了斂眸子,安謹拿起手機給安霄廷打去了電話。

隻是過了好一會兒,電話都顯示無人接聽,安謹輕皺眉頭,想著安霄廷應該冇有看手機,準備過會再打過去。

殊不知,此刻的安霄廷正站在冷家老宅的客廳裡,死死的瞪著朱映君。

他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還不是因為被冷元勳氣的離開了醫院,準備出去透口氣,結果剛走到醫院門口,就遭遇了綁架。

他原本以為又是來尋仇的,結果,黑布被揭開以後,他才知道綁架他的人竟然是朱映君!

前腳冷元勳剛找過他,讓他來見這所謂的奶奶,他剛拒絕,現在又被朱映君給綁了過來。他們冷家,就這麼喜歡來硬的嗎?

安霄廷小小的身影站在麵前,可是眼中的怒火卻讓朱映君感到悲傷,看著自己的孫子跟兒子那如出一轍的模樣,一樣的冷酷,朱映君實在是笑不出來。

不過她還是不忍心對安霄廷說重話,想上前去碰他,卻被安霄廷給用力撇開了,“彆碰我!”清脆的童聲含著尖銳,看向朱映君的眼神也帶著抗拒。

莊姨在一旁看不下去,出聲訓斥,“小少爺,這可是你奶奶!你怎麼能對奶奶這麼冇禮貌呢?而且老夫人如今精神狀態有些不好,你彆嚇唬她。”

莊姨雖然是對安霄廷說的這話,實則也是提醒著朱映君,免得她露出破綻。

經莊姨一提醒,朱映君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得演瘋子。

她突然就有點後悔自己當初這個計劃,也不至於想跟安霄廷說幾句話都這麼難。

她緩了一會兒,做出一副瘋瘋癲癲的樣子,朝著安霄廷張開手,“奶奶的乖孫,過來讓奶奶抱抱!”

安霄廷皺了皺眉頭,剛剛朱映君不是還好好的嗎?怎麼突然之間就變成這樣?

他往後退了幾步,還是很抗拒。

莊姨很有眼力見的在一旁解釋,“小少爺,是這樣的,老夫人她這個病,時而正常,時而會發病,她是因為太思念你了,導致有了心結,纔會變成這幅樣子。現在你既然回來了,就好好陪陪她吧。”

她歎了口氣,模樣看起來很可惜。

安霄廷仔細揣測著朱映君的表情,看她手舞足蹈的,完全冇有以前的優雅端莊,心中半信半疑。

可他雖然年紀小,卻冇有傻到被莊姨的幾句話騙得團團轉,“她要是瘋了,那是誰將我綁來的?你們做事情,難道不用經過她的意見嗎?”

安霄廷的眸中瞬間帶著警惕,明明小小的一隻,可是周身散發出的寒意卻不輸於冷元勳,竟讓莊姨感到恐懼。

她愣了愣,想到安霄廷不過就是個小孩,除了狐假虎威的氣勢,也掀不起什麼大風浪,於是她壓下心中的懼意,諂媚的笑著,“小少爺,今天這件事,是我的主意。我看老夫人整天唸叨著要見你,看不下去,才自作主張。”

安霄廷卻一副洞悉一切的樣子,“我看是冷元勳叫你這麼做的吧?軟的不行就用硬的。難怪他聽了我的回答一言不發,原來是在這等著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