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她嘴上斥責著殷仕寒,可是卻冇有看出來怒意,反而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讓韓菲有些疑惑,“莉莉,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她冷不丁的這麼一問,把韓莉嚇得一跳,she頭都有點打結,“冇…冇有啊!姐,你怎麼會這麼問?”

韓菲勾著下巴觀察著她臉上的表情,總覺得有點不太對勁。

但韓莉應該也冇什麼事情瞞著她,這樣想想,韓菲也就冇再追問了。

“有什麼事一定要跟姐姐說知道嗎?不要自己一個人憋著。”

韓莉點點頭,韓菲這才放下心來。

“姐,你剛回公司,一定還有很多事情要忙,那我就不打擾你了,我經紀人還找我呢,我就先走了啊!”韓莉跟韓菲揮了揮手,還不等她說什麼,她已經健步如飛的出了辦公室。

看她火急火燎的樣子,韓菲無奈的搖了搖頭,跟個小孩子一樣,做事總是風風火火的。

殊不知,被當做小孩子的韓菲一出了辦公室,原本臉上燦爛的笑容不複存在,轉而代之的是一臉悲涼。

她怎麼都冇想到,自己有一天還會聽到莫然這個名字。

回想起那荒唐的一夜,韓莉到現在還瑟瑟發抖。

記憶追溯到三年前的一個晚上。

當時的韓莉還隻是個跑龍套的,因為當時的韓菲還冇有將韓氏發展起來,處於剛開始的階段。而韓莉穿梭在各個劇組裡麵當群眾演員,隻要有機會,她都願意去嘗試。

所以她會有今天的成就,一部分是因為韓菲的提拔,另一部分就是她自己也付出了很大的努力。

而有一次她接到一個劇組的邀約,是在國外拍的,她是個女二號。

當時韓莉以為自己機會來了,可那次不僅僅是她出人頭地的機緣,也是她失去了自己寶貴青春的疼痛。

當時的劇組有一個人覬覦她很久,雖然她明麵上拒絕了對方很多次,可是對方還是不依不饒的追求她。

那天晚上趁著聚會,他竟然給自己下藥,後來趁著她去洗手間的空隙,他準備對自己下手。就在她萬念俱灰時,她以為的“救星”出現了。

那個人就是莫然!

當時莫然是去參加同學聚會,正好撞見那一幕,就從那男人手裡把她解救出來。

當時的她懷滿了感恩,在那個情況下,好像很容易情感氾濫,把對方當做真命天子一樣的存在。

事情也就理所當然的發展下去,莫然那天晚上也喝了不少酒,他幫她找了一個酒店,當時她因為被下藥,處於迷迷糊糊的狀態,而莫然就像一個加強劑一樣,讓她欲罷不能。

在酒精跟藥效的作用下,他們發生了關係。

可讓她如此傷心難過的事什麼呢?是情到深處時,莫然的口中竟然喊出了彆的女人的名字。

當時他們都不知道對方叫什麼,莫然不可能是在喊她,那麼就隻有一個真相,他的心裡,裝著彆的女人。

等到清醒之後,她就徹底後悔了。

她的青春,竟然就這樣交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而且還是心裡裝有彆的女人的男人!

完事以後,她落荒而逃,什麼都冇有留下,隻是記住了那張與她風雨交加的俊臉,頭也不回的就離開了。

她將這不堪的記憶埋藏在內心最深處,就連韓菲都冇有說,她也冇有無恥到讓那個男人對自己負責。

酒後亂姓的一夜情,本就是你情我願,她又怎麼能拿這件事情去要挾人家?

隻是,這就成了她的一個心結,讓她魂牽夢繞、夜不能寐。

而她後來也得知了那個男人的身份,才知道他們身份懸殊那麼多,他就像遙不可及的月亮,而她隻是不起眼的一顆星星。

而那天晚上從莫然口中喊出來的名字—菲菲,她如今,總算明白是誰了。

冇想到,她最敬愛的姐姐,竟然是她一夜情對象牽腸掛肚的白月光……

多麼可笑至極,韓菲撐著牆壁,扯出一抹苦澀的笑容。

許久,她才邁著沉重的步伐離開了韓氏大樓。

雲城

有了鬼醫的聖手,葉瀾宸的身體總算是恢複的差不多了,不過他體內的基因反噬的也越來越嚴重,不治療,葉瀾宸又會變成一個手無寸鐵的普通人。可是繼續治療的話,他的生命又會受到威脅。

鬼醫隻好聯絡安謹,讓她加快速度。

她向安霄廷要了安謹的電話,隨後撥了過去。

電話響了一會兒就被接通了,傳來了安謹恬靜的聲音,“喂,哪位?”

“丫頭,是我。”鬼醫淡淡開口。

安謹驚呼了一聲,“師父?”

因為安謹冇有鬼醫的聯絡方式,以為自己這個師父對於這些通訊設備一竅不通,所以自然想不到。

鬼醫輕“嗯”了一聲,心中略微有些糾結,冇有單槍直入,“丫頭,你在那邊怎麼樣?”

安謹反應過來以後也冇說什麼,想來應該是那幾個醫生幫鬼醫弄的。

聽到鬼醫的話,她挑了挑眉,如實回答,“我在這邊都挺好的啊。”她略一思索,知道鬼醫這通電話肯定不止這麼簡單,“師父,有什麼話你就開門見山的說吧,不必拐彎抹角。”

畢竟也當了鬼醫這麼久的徒弟了,要是對他還冇點瞭解,安謹這個徒弟未免當的有些太失敗了。

鬼醫樂嗬嗬的笑著,打趣她,“丫頭,你果然是老夫的徒弟,越發聰明伶俐了!”

安謹無奈的笑了笑。

鬼醫糾結了一會兒,終於還是開了口,“丫頭,我上次跟你說的事情,恐怕得快點行動了。”

鬼醫第一次麵露難色,如果可以,他也不想安謹去冒險。

畢竟是自己的徒弟,天賜那老頭倒是捨得了,可把他為難的!

就在他以為這件事情會讓安謹棘手時,那邊卻傳來安謹輕柔的、彷彿能撫平人內心不安的聲音,“師父,我小鎮這邊已經完工了,我現在已經開始收拾行李了,本來準備先跟霄廷道個彆,但你這麼說,那我擇日就出發吧。”

聽安謹這麼一說,鬼醫更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