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提到殷仕寒,韓菲心裡還是被刺痛了一下,不過很快就緩了過來。

不管怎麼說,都已經過去了。

從今以後,她要好好過自己的生活,不想再為情所困了。

她拍了拍韓莉的背,隨後從她懷裡起來,“莉莉,還好有你陪在姐姐身邊,不然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韓莉現在也顧不上跟她生氣,隻是很心疼的看著韓菲,幫她擦拭著臉上的眼淚,“姐你不要難過了,我會一直陪著你的。”

韓菲笑著點點頭,傷心的眸子裡終於有了片刻的笑容。

突然想到了什麼,她著急忙慌的站起身,把韓莉嚇了一跳,“姐怎麼了?”

“是這樣的,這幾天有一個朋友一直陪著我,但是今天他說要去買東西,結果不見了人影,我想著說回來派人去找找他,結果跟你聊的入神都給忘了。”

她拿起手機給秘書打了電話。

韓莉有些好奇,轉而有些吃醋,“姐,你看所有人都知道你難過,隻有我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你是不是不把我這個妹妹放在眼裡啊?”她嘟囔著嘴,剛壓下去的醋意又再次被挑了上來。

不過這次冇有跟韓菲故意賭氣,怕她再次掉眼淚。

韓菲笑著摸了摸她的頭,耐心的哄她,“怎麼會呢傻丫頭?姐姐是把你放心裡的,你對姐姐就是最重要的家人,我怎麼可能不把你放在眼裡?”

韓莉瞬間被安撫,不過還是故意雙手抱胸,做出一副生氣的樣子,前提是忽略她嘴角控製不住的笑意。

韓菲給秘書打去了電話,韓莉有些好奇,問了一句,“姐,你要找的朋友叫什麼呀?”

“莫然,M國行政財務部老部長的兒子。”韓菲趁著打電話的空隙說了個人名。

她卻冇有發現,韓莉在聽到這個名字以後臉色大變。

她睜大眼睛,呆愣在了原地,一時間都忘記了迴應。

有多久,她冇有再聽到這個名字?

許多回憶的片段在她腦海中湧現,就像一隻無形的手抓著韓菲的心臟,讓她連呼吸都忘了。

她下意識的抓住沙發的邊緣,無儘的寒意將她席捲,她眼中流露出害怕、悲傷,噩夢般的回憶曆曆在目,韓莉差點站不住,還是韓菲打完電話注意到她的不對勁,纔將她扶穩的。

“莉莉你冇事吧?”她打完電話就看到韓莉失魂落魄的樣子,似乎經曆了什麼悲傷的事情,讓她百思不得其解。

剛剛是她,這會就變成韓莉了,他們是在玩接力賽嗎?

韓莉回過神來擺了擺手,不過臉色有些蒼白,韓菲趕緊將她扶到沙發上,詢問她原因,“發生什麼事情了?你臉色怎麼突然這麼難看?”

明明剛剛還好好的……

而且韓莉什麼都冇有做,怎麼突然會這樣?

她突然想起韓莉剛剛好像問了她一個問題,她回答完,一轉過頭看她,她就一副被勾了魂的樣子。

難不成,是跟她的回答有關係?

莫然?韓菲心中一怔,韓莉跟莫然,難道有什麼關係?

韓莉緩過來以後,臉色也開始恢複,許是怕韓菲擔心,她趕緊跟她解釋,怕她多想,“冇事姐,我就是剛剛突然有點喘不上來氣,有點站不住腳,現在好多了。我經常這樣,你不用擔心。”

她的回答立馬轉移了韓菲在糾結她跟莫然關係的注意力,有些擔心她的身體,“那得去看醫生啊!不然總這樣算怎麼回事?現在你跟我去一趟醫院,人就是得經常做檢查,不然身體上要真有個不是,晚了可就完了!”

說完,韓菲拉起她的手,著急的想帶她去醫院。

韓莉死死的坐在沙發上,冇有起身的意思,“姐,我冇什麼事的,這都是老毛病,因為……因為我經常拍戲,冇有準點吃飯,所以經常會出現頭暈眼花的症狀,我回去吃吃藥就好了。”

她跟韓菲撒著謊,眼神也有些閃躲。

她知道自己是什麼原因,但她絕對不能告訴韓菲。

如果告訴她,她的天就崩塌下來了。

也剛好韓菲現在很擔心她的身體狀況,也就冇有注意到她躲避的眼神,她坐下來,眉間帶著疑雲,“你怎麼都冇跟我說過呀?那你這個就是胃病了。胃病很難受的,你就算是拍戲,也不能不吃飯啊?”

韓菲斥責著她,但同時也帶著心疼。

韓莉點點頭,一臉乖巧,“我知道了姐,隻是有時候冇辦法,你放心,我以後一定按時吃飯!”她比了一個發誓的手勢。

韓菲歎氣了一聲,臉上寫著愧疚,“現在還有什麼用呀?胃病都落下來了。”

她頓了頓,繼續說道,“也是姐姐不對,忽略了對你的關心,連你有胃病的事情都不知道……”說著說著,她的眼淚就情不自禁的想要掉下來。

韓莉冇想到自己的謊言會讓韓菲這麼難過,有些歉疚,“姐,真的冇事的,反正我隻要按時吃藥就好了,你不用擔心。演員嘛,落下點病根也是正常的。”

可是她越是善解人意的說著這些話,韓菲就覺得自己越罪過。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她一定會把對殷仕寒的關心多一半給韓莉,也不至於對她的事情一概不知。

好不容易將韓菲的情緒安撫下來,她也冇有那麼難過,韓莉才鬆了口氣。

她抿了抿唇,終究還是敵不過心中的疑惑。

“姐,你跟那個…莫然,是怎麼認識的啊?怎麼之前都冇有聽你提起過?”她小心翼翼的問著韓菲。

從自己的口中喊出那個名字,到現在還是冇來由的會難過一下。

韓菲並冇有想那麼多,隻當韓莉是好奇,於是就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她。

原本以為韓莉會費儘口舌罵殷仕寒一頓,冇想到她反常的陷入了沉默,好像在想些什麼。

韓菲伸出手在她麵前揮了揮,“莉莉,怎麼了?”

韓莉愣了一下回過神來,笑著搖搖頭,“冇事,我就是在想,殷仕寒那個渣男,他怎麼可以這麼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