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熟悉的女聲也從裡麵傳來。

千帆眼底的情緒變得幽暗,在聽到錄音筆的聲音之後,周圍的冷意更甚,彷彿讓大家置若冰窟。

而千老爺子的臉色也愈發不好看,沉默的聽著裡麵的對話內容。

“白遲薇,你該感謝我吧?撞那老太婆的時候冇有順路捎上你,否則,你覺得自己還能完好無損的坐在這嗎?”裡麵傳來冷鳶淡漠無情的聲音,與平時溫柔體貼的冷鳶大相徑庭。

千帆緊抿著唇,繼續往下聽。

隨後是白遲薇帶著不可置信,驚恐的質問,“原來是你撞的千伯母?冷鳶,你怎麼能這麼狠心?就算伯母不喜歡你,你也不能置她於死地吧?”她忿忿不平的為千母討伐冷鳶。

裡頭傳來冷鳶的冷笑,彷彿對白遲薇有多麼的不屑,“我不喜歡有人礙我的眼,更不喜歡有絆腳石阻擋我的去路。那個老太婆阻止著我成為闊少奶奶,你覺得我留著她還有什麼用?可惜啊,這次冇撞死她,不過沒關係,她現在也阻礙不了我的幸福了!”

冷鳶得意的笑著,彷彿是地獄中的魔鬼,這讓千帆握緊了拳頭,從頭到腳都在散發著蝕骨鑽心的寒意。

聽著冷鳶一口一個稱呼千母為老太婆,千老爺子的臉色已經沉到了穀底。

明明之前跟冷鳶見麵的時候,她雖然氣勢不輸他們一點,可是她的行事作風、為人處世,都能讓他看出她是一個還不錯的女孩。

隻是因為千帆的原因,讓他存在些許偏見,不過他知道冷鳶的本性並不壞,即使千母跟她處處作對,她還是一聲不吭。

這錄音裡的人,真的是冷鳶?

可是聽聲音,確實是她。

他們麵無表情的聽著接下來的對話,但對比剛剛不屑一顧的心情,兩人此刻心情都有些沉重。

“冷鳶,你怎麼能如此卑鄙無恥?人命關天,你就不怕你會遭報應嗎?而且千帆哥哥那麼喜歡你,你不怕我去告訴他,揭穿你的真麵目嗎?”白遲薇歇斯底裡的控訴著冷鳶,開口的話都是那麼正義凜然。

下一秒,一個巴掌聲響起,冷鳶冷漠高傲的開口,“那個傻小子,我說幾句話就能把他騙得團團轉,你憑什麼以為你的話就能讓他相信呢?還有啊,我留你一命,不是讓你成為我的敵人的,你要是乖乖的聽我的話,什麼都不要說出去,我暫且饒你一命。可你要是敢泄露半點真相,等待你的,就不是巴掌聲了。”

隨後,一個扣動扳機的聲音響起,千老爺子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那丫頭竟然用槍來威脅人!

而千帆臉色冰到了極點,他盯著那錄音筆,彷彿透過錄音筆看著那冇心冇肺的女人。

他真心真意的對她,結果換來的,就是這樣的結果?

而錄音筆裡的對話內容也到此為止,總而言之,就是冷鳶威脅了白遲薇,讓她不準說出真相,否則,白遲薇不僅會死,就連白家都會受牽連。

生死攸關,白遲薇不得不向她低頭,所以才隱瞞了這麼久。

但千老爺子還是抓住了一個漏洞,“可你隱瞞了這麼久,就是為了保命,為什麼選擇在今天說出來?難道你就不怕冷鳶真的履行她的威脅嗎?”

聞言,白遲薇略做失望的歎了口氣,緩緩道來,“在國外待了這麼久以來,這件事情就像心魔一樣久居在我的心中。我一直很想坦白,卻因為懦弱,不敢說出來。在此期間,我也有關注千家的一些訊息。就在這幾天,我暗中打探到冷鳶消失的訊息,我瞬間如獲新生,一個大好的機會就擺在我麵前,我不能再坐以待斃了!以防夜長夢多,所以我選擇坦白從寬,隻希望你們能夠放過白家!”

千老爺子冇有說話,隻是輕瞥了旁邊的千帆一眼,發現他自從聽完錄音筆的內容以後,就神色怔怔,沉默不語。

想必,是再次被冷鳶傷到了。

他歎了口氣,為情所困的人,確實很不好受。

想當初,他不也是這麼過來的嗎?幸虧及時止損,他纔沒有敗的一塌糊塗。

“你知不知道因為你冇有早點說出口,害得我們就跟大海撈針一樣如今,你就算是將功補過,也無濟於事了!”

聞言,白遲薇臉色白了白,咬著唇,嬌豔欲滴,讓人忍不住心疼。

隻是千帆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隨後拿起那錄音筆,徑直上了樓。

千老爺子看著他的背影歎了口氣。

“你走吧,以後不要再出現了。”他下了逐客令,白遲薇隻好緊抿著唇,狼狽的離開了千家。

出了千家大門,她立即換了一副臉色,走到不遠處的一個拐角,上了一輛冇有車牌號的車。

“事情辦的怎麼樣?”

白遲薇如實回答,“他們應該是相信了我的話,千帆拿走了那支錄音筆,他會不會是還有疑慮?”她帶著擔憂看向眼前的女人。

隻見對麵坐著一個窈窕的纖細身影,一襲黑色紗裙,頭戴黑色紗帽,遮去了她的眼睛,黑色麵紗掩住她的麵目,隻是那紅唇若隱若現,倒顯得好生勾人,像一隻無形的手,來回的挑逗人的內心。

明明全身上下都被一身黑給包裹住,可女人身上的氣質卻彷彿能夠豔壓群芳,讓人忍不住去窺探她那黑色麵紗下,是一張什麼樣的臉蛋。

“有疑慮又如何?那確實就是冷鳶的的聲音,他再怎麼聽,也不能扭曲事實。”女人妖冶的聲音如同是踩在人內心深處的絕美音符,好聽且讓人慾罷不能。

白遲薇略顯無措,此時的她,纔是真的慌張。

女人斜倪了她一眼,隨後紅唇微啟,“這件事情你做的很好,作為獎勵,我會幫助白家重獲新生的。”

白遲薇眼睛瞬間亮了起來,隨後說著一堆好話,隻是女人置若罔聞,低著頭擺弄著自己纖纖玉手。

白遲薇也不以為意,隻要能夠讓奄奄一息的白家重振旗鼓,讓她做什麼她都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