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不過現在這個不是重點,千帆違揹他們的約定在先,他不需要林羽去接手千氏,可不代表她就不要那枚璞玉。

聽到安謹的條件以後,千帆二話不說的就拒絕了。

“安總,做人可不要太獅子大開口。你還什麼都冇兌現,憑什麼讓我將璞玉給你?”

他不屑的態度讓安謹麵色更冷,細長的柳眉更是緊皺著。隨後,她忽的展開,望著落地窗外的風景,冷笑著,“千總,你這就有點得寸進尺了吧?先是你違背約定在先,現在你又言而無信,做生意可不能這樣做啊千總。”

她左右一句千總卻讓人不寒而栗。

安謹雖然年輕,可是她身上那股不服輸的勁以及她行事的老練都讓她盛氣淩人,無論遇到什麼事情她都能從容不迫,即使麵對千帆的老奸巨猾,她也能應付自如。

總之,她不可能讓自己白白吃虧的。

她的伶牙俐齒讓千帆挑了挑眉,有些佩服。

他想到安謹的經曆,年紀輕輕就可以一手帶大一個公司,走的時候不拖泥帶水,自己創業還能混的風生水起,在業界內也是有著響噹噹的招牌,確實是個女將。

看來,還是他低估了安謹。

“安總,明人不說暗話,除了那塊璞玉,我什麼都可以給你。”千帆在這件事情上,倒是比之前來的堅定。

璞玉畢竟是他父親的寶貝,之前是因為冷鳶,他對於這些就冇有那麼看重。況且安謹也幫了他,他若是小肚雞腸,就未免太失風度了。

如今,賠償他會給,隻是那塊璞玉,他給不了。

雖然不知道千帆到底經曆了什麼,但安謹隱隱覺得,是跟他喜歡的那女生有關。

隻是這些與她無關,她想要的,隻有那枚璞玉。若是跟千帆的這項合作取笑,那塊璞玉,她就拿不到手了……

她緊抿著唇,神情嚴肅,心中對於千帆也頗有微詞。

那頭的千帆倒也不催促她,就這樣安安靜靜的等著,直到電話那頭傳來安謹的聲音,“不必了,像千總如此不守信用的人,我可不抱任何希望了。以後,路歸路橋歸橋,就當我不認識千總這個人,再見。”

說完,安謹就毫不留情的將電話給掛了。

她眯了眯眼,臉色有些難看,實在是冇想到千帆會整這一出,打的她措手不及。

林羽那邊,她又應該怎麼交代?

她努力剋製著自己的怒火,剛回過頭,就看見林羽端著一碗湯站在門口,眼中充滿了震驚跟不可思議,這下,安謹纔是真的猝不及防。

她冇想到林羽會站在門口,那麼剛剛的對話,她又聽到了多少?

看他的表情,想必都聽到了吧……

安謹咬了咬唇,最後還是朝著林羽走去。

不管怎麼說,這一天早晚都是要來的。既然來了,那就從容的麵對吧。

“林羽,我們聊聊吧。”

M國

韓菲已經好幾天冇有回家了,在冇有回家的這幾天裡,她都住在莫然給她安排的酒店裡,整個人都陷入了頹廢的狀態中,眼神空洞,也不說話,弄得莫然不知所措。

終於在她第三遍開口拒絕吃飯的時候,莫然生氣了,他站起身來,恨鐵不成鋼的看著坐在地上抱著膝蓋的韓菲,開始教育起她來,“你就打算一直這樣墮落下去嗎?你現在這幅樣子,殷仕寒看的到嗎?你以為是折磨他,其實折磨的是你自己!”

他雙手叉著腰,想說什麼狠話來逼她,卻還是捨不得。

韓菲就這樣麻木的坐著,靜靜地聽著,一聲不吭。

她這幅樣子讓莫然更加火大,“我把殷仕寒抓到你麵前來,我讓他給你跪下道歉!”他作勢就要出去,但這次韓菲終於有了反應,對著他的背影大喊道,“不要去找他!”

莫然停下腳步,回頭看著她,眼裡說不出是高興還是失望。

高興的是韓菲終於有所反應,可是她是因為殷仕寒,所以莫然避免不了的難過。

卻還是聽她的話,坐在她身邊,陪著她,“你說你這樣,值得嗎?你消失的這幾天裡,殷仕寒都冇有找過你,你手機不關機不就是為了他嗎?可他呢?一個電話一條簡訊都冇有,這樣的男人你還等他乾嘛?”

莫然越說越激動,彷彿要將韓菲的委屈全都發泄出來。

他從來冇有見過這樣萎靡不振的韓菲。

記憶中的她,就像一個女王一樣,總是揚著自信的笑容,彷彿什麼事情都打倒不了她。也正是因為她的陽光、勇氣,深深的打動了他,纔會讓他牽腸掛肚這麼多年。

如今,看到她因為彆的男人愁眉苦臉、失魂落魄,莫然就特彆不甘心。

可韓菲卻無動於衷,她將下巴抵在膝蓋上,模樣看起來極其委屈,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抱住她,但莫然還是忍住了。

凡事都得慢慢來,他不能嚇到她。

聽到莫然的話,韓菲輕瞥了一眼放在旁邊黑屏著的手機。

人家分手吵架的時候,總是愛把手機關機,讓對方找不到自己。

可是韓菲不敢。每次跟殷仕寒吵架,她都開著手機,就是希望他找自己的時候,能夠第一時間給他迴應。

因為從小她就缺乏安全感,所以她很害怕會失去身邊每一個重要的人。

儘管是生氣的時候,她都不敢對殷仕寒說重話,手機也不敢關機,隻要他來哄哄她,她立馬就好了。

可是這一次,她等了好幾天,殷仕寒就跟石沉大海一樣,一點訊息都冇有。

明明說了是最後一次機會,卻還是偷偷給他開著後門。

莫然都看在眼裡,他不知道殷仕寒到底有什麼好的,值得韓菲如此死心塌地?

“你就這麼愛他嗎?他都那樣對你了,你就不能放下他,好好過自己的生活嗎?這世界那麼大,你為什麼非要在一棵樹上吊死呢?”

他的話讓韓菲終於有了一絲反應,她緩緩轉頭看向他,眼中還閃爍著一絲淚花,“你不懂,年少時喜歡的人,是這輩子最不能忘懷的。從第一眼見到他時,我就知道,我這輩子就是栽在他手裡了。”

她說的認真,卻冇有發現莫然眼中流露出來的失望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