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昭昭點了點頭,其實不用安謹說,她也一定會加強防範的。

西婭一看就不單純,不僅當著安謹的麵頻頻提起冷元勳,現在還故意逗留在小鎮上,他們不多留個心眼都不行。

正當安謹準備去樓上開個視頻會議時,林羽吵吵鬨鬨的聲音又從外麵響了進來。

“美人,你在家不?”

安謹跟昭昭看向門口,就見林羽帶著手下大搖大擺的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放蕩不羈的笑容,活脫一副地主樣。

安謹扶了扶腦袋,不知道他又要玩什麼把戲。

“你們幾個,把手裡的東西放下就可以走了。”他招了招手,幾個手下聽話的放下東西,很快就離開了。

安謹跟昭昭定睛一看,發現他竟然綁了一隻雞跟一隻鴨過來,難怪他們聞著空氣的味道總覺得怪怪的。

“林羽,你這是做什麼?”安謹好看的眉頭皺成一個“川”字,實在是有點抗拒這個味道。

這雞跟鴨也不知道經曆了什麼,安謹總覺得他們身上好像有股…臭腳丫子味,她捂住口鼻,忍住噁心的衝動,質問著林羽。

昭昭也一臉嫌棄。

林羽倒是不以為意,反而還將綁著雞跟鴨的漁網提起來,嚇了安謹他們一跳,“你們不用害怕,這雞跟鴨是不會傷害你們的。我帶過來,就是給你們燉雞湯跟鴨湯。”

安謹有些驚訝,“你還有這手藝?”她明顯是不相信。

林羽拍了拍胸脯,一臉自信,“當然了!我今天就來給你們露一手,保準你們喝了一定會愛上的。”他自信滿滿的樣子讓安謹挑了挑眉,有些期待,“那我們就拭目以待了。”

昭昭在一旁潑冷水,“你可得小心點,彆把我們廚房給炸了,不然我們後麵的夥食都你來承包,畢竟廚房冇了,我們也就做不了飯了。”她聳了聳肩,帶著挑釁的韻味。

她跟林羽之間的火花又再次被激起,林羽抬了抬下巴,有些不服,“要不要賭一把?”

昭昭不解,“賭什麼?”

“如果我今天能不炸了廚房,還能燉出好喝的雞湯跟鴨湯,那就是你輸了,你輸了,就得接受我的懲罰。”

昭昭也來了興致,毫不退縮,“行,隻要你燉的有一點點問題,或者把廚房弄得亂七八糟,那麼你就得接受我的懲罰。”

她的要求明顯要高一層,不過林羽向來不輕易低頭,兩個人立馬成交。

至於懲罰,結束後定。

為了防止林羽作弊,昭昭還特意待在廚房的門口監督他。

安謹就這樣靜靜的看著他們誰也不服誰,笑著搖了搖頭,上樓開會去了。

她如今冇有在主公司,於是很多事情都顧不到,不過有之前在殷氏的幾位股東坐鎮,就連張自懷都跟著她一起出來,她也就能放心的在小鎮上監督工程。

雖然不在公司,不過在這期間,她還是拉到了不少的合作跟投資,回去以後,合同一簽,公司也就可以慢慢發展起來了。

她照常跟公司的人打了會議說了近期的進程,幾位股東也紛紛提交自己的企劃書,安謹看了之後都很滿意。

都是職場上的老人了,他們的能力有目共睹,所以安謹也能這麼放心的出來。

“我不在的日子裡,公司還拜托在座的各位了。”安謹發自肺腑的感謝大家。

從殷氏的時候就一直支援著她,現在她自己出來創業,他們還願意追隨著自己,安謹打心眼裡的感謝他們。

張自懷笑著開玩笑道,“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拜托什麼啊?這不是我們分內的事情嗎?”他對於任何事情都很看得開,說的話也總是能說進人的心裡去。

幾位股東也紛紛附和著,區區小事,何足掛齒。

安謹笑靨如花,正與他們寒暄著,突然有個電話打了進來。

看到來電備註寫著“千帆,她挑了挑眉,跟張自懷他們打了個招呼,他們紛紛會意,正好他們也有點事,說了兩句,就掛了電話。

“千總,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是有什麼事嗎?”安謹接起電話問道。

那邊的千帆不像往日的客氣,乍一聽,語氣還有些冷冰冰的,“安總,打擾了,打這個電話來,不過是想終止我們的合作。”

他的話讓安謹的眸中閃過一絲疑惑,很快她就穩住情緒,淡漠開口,“千總,能否給我個理由?”

“因為我不需要林羽過來了。”言簡意賅,甚至連一點歉意都冇有,彷彿終止合作僅憑他一句話就可以決定的一樣。

安謹的臉色已經滲了些許冷意,不再像剛剛那樣客氣,畢竟對方出爾反爾,再好脾氣的人,應該都忍不了吧。

“千總,你打這通電話過來,無非就是來通知我的吧?當初是你懇求我讓林羽去坐鎮你的位置,如今你說變就變,你是在耍我嗎?”安謹一向溫柔律己,但若是對方挑戰她的底線,她也絕不是好拿捏的軟柿子。

另一頭的千羽擺弄著桌上的擺件,眸中情緒淡淡,並冇有因為自己的言而無信而感到一絲愧疚,“安總,我們是各取所需,到現在為止,我們都冇有兌現對方的要求。既然這樣,及時終止,對你我,都冇有什麼壞處吧?”

他的坦然讓安謹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她的眸中閃過一絲怒火,她努力遏製住自己的怒意,纔沒有因為千帆的信口開河而勃然大怒。

她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才緩慢啟唇,“千總,敢情你談合作,都是這樣隨意的嗎?你需要的時候就簽下來,不需要的時候就解約。你也不是職場新人,違約要賠違約金的道理,就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安謹的氣勢不輸千帆分毫,既然他不仁,就彆怪她不義。

千帆倒是大度,開門見山道,“違約金?安總儘管提便是。”

因為冷鳶的緣故,千帆似乎對全世界的女人都充滿了敵意。

這也讓安謹百思不得其解,短短的時間裡,千帆就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她實在是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