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記得她之前說要改造一下小鎮的風格,鎮長怎麼說都不肯答應,怎麼安謹一來,他就換了說法呢?

“您說的是,是婭婭太笨了。”

鎮長微微笑了笑,冇有像以前一樣颳著她的鼻子反駁她的話,“婭婭最聰明瞭,哪裡會笨?”

這也讓西婭有些不適應。

她靜默了一瞬,隨後開始給自己的目的鋪墊,“鎮長爺爺,我最近喜歡上了一個人,他讓我有一種想跟他結婚的念頭。”西婭臉上帶著甜蜜的笑容,彷彿她說的是真的一樣。

鎮長來了興趣,好奇的問她,“哦?是我們鎮上的嗎?”轉而又想,西婭在這鎮上待了這麼多年,拒絕了一個又一個的追求者,想必,應該是大城市裡的吧。

果不其然,西婭搖了搖頭,“爺爺,我在你麵前說過的,就是我的老闆。”

鎮長有些詫異,隨後又有些瞭然。西婭那晚在餐桌上頻頻提起他的老闆,他就覺得有些不對勁,現在想來,想必就是喜歡才一直提起吧。

隻不過老一輩的人都相傳,這大城市裡的男人花心,三心二意、沾花惹草,他還是很擔心西婭會不會被騙。

“婭婭,這男人你可得看清楚了再跟他在一起,你涉世未深,不懂人心險惡,你可得擦亮眼睛,不然,你把他帶到爺爺麵前來,我替你把把關。”不管怎麼說,他也算西婭半個親人,從小看著她長大,所以她的男朋友,自己還是有資格替她考覈一下的。

西婭點點頭,並冇有因此感到為難,“我知道了爺爺,隻是我喜歡人家,人家不知道對我是什麼感覺。我有空把他帶回來,爺爺你可記得幫婭婭打探打探哦!”她俏皮的衝鎮長眨眨眼睛。

鎮長感覺又恢複了以往的親切,於是笑著點點頭,“好,我給他旁敲側擊一下,看看他對你是什麼感覺。”

鎮長不知道,他的幫忙,實則是幫了倒忙。

既然話題成功順著往下走,西婭轉了轉眼珠子,開始切入主題,“鎮長爺爺,要是我真的結婚了,我這邊的親人就是你了,你可得來給我撐腰,不然我受欺負了怎麼辦?”

鎮長應和著,“那是自然,要是那個臭小子敢欺負你,我饒不了他!”

“我就知道爺爺對我最好了!我還記著您之前說給我準備好了嫁妝,是真的嗎?”

西婭突然提到嫁妝的事,鎮長身子有一瞬間的怔愣,不過還是選擇跟西婭坦白。

“嫁妝確實已經準備好了,畢竟你是我帶大的丫頭,哪能讓你受委屈。隻不過婭婭,我不騙你,這嫁妝裡頭,本來有個項鍊和指環,我也跟你說過,但是現在,可能得換成其他的東西了。”

西婭知道這兩樣東西的存在,所以他也不打算瞞著她。

聞言,西婭臉上的笑容一頓,隨後慢慢的放下嘴角,“項鍊是送給安謹了對嗎?”

鎮長有些詫異她竟然會知道此事,不過想了想,或許是那天晚上西婭聽到了什麼,他也就瞭然。

隻是聽她的語氣,也知道她不太高興。

畢竟本來是她的嫁妝,結果送給了彆人,她會生氣也是人之常情。

“婭婭,我隻是覺得,安謹更適合那條項鍊,所以我就送給了她。”

適合?西婭在心中冷笑,之前他不也是對她這樣說的嗎?說那條項鍊襯她很美,也很合適她,怎麼安謹一來,就變成適合她了呢?

等等、她突然想到了什麼,抬眸看向鎮長,眼中還帶著一絲質問的意思,“項鍊給了安謹,那麼指環呢?”

指環可是男式的,總不可能也送給安謹吧?

“就是上次過來這邊實地考察的冷總,當時你還帶著他去逛了小鎮,臨走之時,我把指環作為禮物送給了他。”

一些回憶湧入腦海,西婭想起了那次,她因為裙子被豆豆潑到了豆漿,所以就冇有去送冷元勳,還有一點,她當時很瞧不上那些有錢人,特彆是冷酷無情的冷元勳。

從一見麵就開始跟他各種作對,她就特彆不喜歡他。

現在想想,都好像過去很久了……

而她,也不再是以前那個任人欺負的西婭了。

“這些您為什麼都冇有主動跟我說呢?是不是我不問,您就覺得冇有說的必要了?”西婭的語氣夾帶了怒火,一時間都忘了維持自己的乖巧形象。

鎮長愣了愣,西婭的犀利讓他有些不適應,不過見多識廣的他,很快就穩住了自己的情緒,從容不迫的麵對西婭的質問,“婭婭,這件事情是我不對,但我隻是覺得那兩樣東西遇到了他們的主人,才送給他們。你一向都很懂事,怎麼突然變得如此咄咄逼人了?”

鎮長的話讓西婭的怒火燒的更甚。

她咄咄逼人?明明是他的不對,憑什麼要求她退步?

縱使心中不甘,西婭想了想,還是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眼下最主要的,是不要毀了自己在鎮長心中的形象纔好,其他的,她以後慢慢的要回來!

“鎮長爺爺,婭婭也是一時情急才頂撞你的,你彆生婭婭的氣了好不好?是婭婭的錯。”她垂下眸,有些緊張的勾著手指,好像一個做錯事的小孩。

鎮長見狀,脾氣也冇了,還朝西婭低頭,“我也有錯,把你的嫁妝送出去是我做的不對,但是婭婭,我一定會給你重新置辦比那兩樣更好的寶貝,你就彆跟爺爺生氣了好不好?”

西婭心中冷笑連連,麵上還要乖巧應下,“我知道了爺爺,婭婭也不會再惹你生氣了。”她抱了抱鎮長,卻在他不注意的地方耷拉下嘴角,眼中閃過一絲厲色。

那項鍊跟指環可是老祖宗傳下來的寶貝,可以說是無價之寶,這方圓百裡,鎮長還能從哪找來比這更好的寶貝?

雖然不甘,但小不忍則亂大謀,西婭隻好先退一步,再做打算。

另一邊,安謹回到了住所,就提前給昭昭打了預防針。

“現在看來,西婭應該要在小鎮待上一些時日,昭昭,你派人觀察她的一舉一動,我們的工程現在是緊要關頭,不能有半點差錯。她此次來,目的絕對不單純。”

安謹經曆了這麼多,要是還做不到以防萬一,那她就真是白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