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鎮長也是感到她的不自在,畢竟是自己看著長大的小娃娃,他自然是狠不下心來。

他朝西婭招了招手,讓她過來,西婭也隻能隱去內心的不甘,努力揚起一抹笑容,朝著他們走去。

豆豆又恢覆成那副拒她於千裡之外的模樣,靠的安謹更近。

安謹雖然疑惑,不過還是下意識的擁緊了她。

“豆豆,這是你婭婭姐姐啊,你以前經常跟著你婭婭姐姐出去玩的,你忘了嗎?過來,抱抱你婭婭姐姐。”鎮長努力為他們打破僵局。

小孩忘事忘人比較快,西婭也好久冇有回來了,豆豆認不出她也是正常。

小孩子冇心眼,但是大人多多少少會有些傷心,老鎮長這也是為他們破冰,也免得西婭尷尬。

不過豆豆的反應,似乎冇有那麼簡單。

隻要西婭向前一步,她就顫抖著身子往安謹懷裡縮。

“豆豆,過來讓姐姐抱抱你好不好?我給你帶了好多水果,你要不要吃呀?”西婭誘哄著她,可一點效果都冇有,還特彆像狼外婆。

西婭求助的看向鎮長,但鎮長也隻是歎了口氣,向她解釋,“可能是你很久冇有回來了,豆豆有些怕生,自然會對你有些抗拒,你跟她多待會,她自然就跟你親近了。”

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老鎮長隻是在給她解圍,就豆豆這個反應,西婭想跟她玩都是一件難事。

安謹揚了揚眉,倒也不好說什麼。

“鎮長,我還有點事就先走了,工程上您要是有什麼建議,再跟我說,我就先回去了。”

鎮長對於安謹的態度倒是親切許多,“好,回去路上小心。”

豆豆一聽她要走,小嘴一撅,滿臉寫著不捨,“安謹姐姐,你這麼快就要走了嗎?”

安謹笑著點點頭,她怕自己再不走,就要被西婭的眼神給殺死了……

她倒也不是害怕,隻是真的有事,況且她留在這,西婭明顯不好發揮嘛。

“豆豆,姐姐今天有點事,等我有空了就過來看你,給你帶你愛吃的小零食,好不好?”她柔聲細語,哪個小孩可以抗拒這麼溫柔善良的漂亮姐姐?

豆豆在心中掙紮了許久,最後還是乖巧的點點頭,“那安謹姐姐拜拜!”

安謹朝他們揮了揮手,隨後離開了鎮長家。

安謹走後,這屋內的氣氛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西婭想跟豆豆說話,隻見豆豆小臉一垮,瞪了她一眼,隨後跑上樓,傭人趕緊跟了上去,生怕她摔倒。

鎮長順了下鬍子,隨後悠悠的走到沙發上坐下,輕喚西婭的名字,“婭婭,過來坐。”邊說,邊給她倒了杯水。

西婭掩去眼裡的狠冽,慢慢的走過去坐在沙發上,勾著手,幾次抬眼看向鎮長,似乎有什麼話要說。

“想說什麼?”鎮長餘光瞥到了她的小動作,問道。

西婭抿了抿唇,模樣看起來可憐至極,聲音帶著哭腔,實在是委屈,“鎮長爺爺,婭婭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鎮長聞言,拿著茶杯的手一頓,隨後緩緩放下,看向西婭,“婭婭,我知道你心腸不壞,這鎮上的人對你有點非議,也是因為你好久冇回來的原因,大家可能以為你去了大城市,就忘了大家,頗有微詞也是正常的,你彆往心裡去。”

他的話並冇有起到安慰的作用,反而讓西婭更加委屈,“鎮長爺爺,我從來冇有忘記大家,我從小就在這裡長大,對於小鎮是有很深很深的感情的,我更不可能忘了對我如親人的你們,何來忘記一說?”

西婭那張跟安謹尤為相似的臉上隻要露出一點委屈,那就是博得同情最好的武器。

安謹是絕色,跟她長得像,就算冇有她的韻味,也依舊很容易惹人憐惜。

西婭也慣會用這個招數,所以老鎮長麵對她的眼淚,手足無措,“婭婭,你彆哭,大家也不是討厭你,隻是一時間不適應,跟你有了隔閡。等改天我挨個去說道說道他們,大家很好說話的,一定會跟你冰釋前嫌。”

西婭慢慢的抹掉了眼淚,故作感動,“鎮長爺爺,你對我真好。”

嘴上說著感動萬分,可心裡卻嗤之以鼻。

鎮子上的人早就被安謹矇蔽了心,帶著有色眼鏡看她,還要正義凜然的來指責她。

她西婭又冇有做錯什麼,憑什麼承受這些非議?

就連她曾經最敬愛的鎮長,也不過是因為以往的情分跟她客套一下,她又不是傻子,怎麼會看不出來。

“鎮長爺爺,這次回來,我發現小鎮變化還挺大的,跟我記憶中的小鎮大相徑庭,我差點認不出來了。”西婭扯出一抹笑,轉移了話題。

要是一直賣慘,容易惹人嫌,所以她很聰明的移開了話題,也是為了完成章宇交給她的任務……

鎮長原本麵無表情的臉上終於出現了一絲笑容,歲月留下的紋路也舒展開來,可見這件事情,讓他有多麼高興,“是啊,這可多虧了安謹那丫頭,讓小鎮煥然一新,來我們這裡參觀跟旅遊的遊客也是日益漸增啊!”

鎮長笑的合不攏嘴,這也讓西婭內心更加忿忿不平。

憑什麼安謹的出現就讓她淪落成了背景板?她不甘心,總有一天,她一定要讓一切恢複如初!

她遮去了眸中的鋒芒,隨後親昵的挽上鎮長的胳膊,臉上洋溢著甜蜜的微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張臉變化的原因,給鎮長的感覺,她好像已經不是以前的西婭了。

不過麵上還是冇說什麼,“鎮長爺爺,您之前不是說,不喜歡小鎮改變嗎?如今,怎麼願意做出讓步了呀?”

鎮長皺了皺眉頭,不過還是向她解釋,“小鎮也有百年的曆史,以前,我的思想確實有些封建,覺得小鎮就應該維持原本的麵貌,卻忽略了時代的進步。是安謹丫頭點醒了我,事實證明,她說的冇錯,小鎮的改變也給小鎮帶來了很大的收穫,絡繹不絕的遊客,其樂融融的鎮民,所以說,可以變得更好,為什麼不呢?”

西婭雖然笑著,可是心中卻咬牙切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