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帆靜默了半晌,吃飯的動作頓了頓。

千老爺子心中有數,也不逼他,就這樣靜靜的等著他的下文。

過了許久,千帆終於開口,結果也讓千老爺子得償所願,“我會繼續留在公司,以後絕無二心。”

吃一塹,長一智。

經過這件事情他也明白了,能信任的永遠都是自己。

一場戀愛談的,最後什麼都冇有得到。他還不如專心搞事業,讓自己變得強大。

也不至於連個人都找不到。

聞言,千老爺子頗為嚴肅的麵色終於緩和了點,他起身,拍了拍千帆的肩,“既然這樣,那就好好顧著自己的身體。千氏雖然如日方升,不過一個好的領頭羊,就能起到更好的效果。不要再被一些兒女私情給牽絆住了,你應該有更好的未來。”

千老爺子苦口婆心的勸說道,他比誰都更希望千帆能夠重振旗鼓,恢複往日的朝氣。

至於冷鳶,若是有朝一日,她還能夠回來,他說不定,真的會對她刮目相看。

他深深的看了千帆一眼,長歎一聲,步伐有些沉重的走了出去。

房間裡再次剩下千帆一個人。

他放下了手裡的放菜,整個人靠在椅背上,幽暗的瞳孔盯著天花板,放空著自己。

雲城小鎮

安謹連續好幾天不眠不休的趕著進程,她每天都會去監督,有時候還會跟著工人們一起探討,她的敬業跟刻苦都被大家看在眼裡,也是打心底裡喜歡這個努力又善良的小姑娘。

不知不覺中,小鎮的工程已經快要結束了,他們跟鎮子上的人也留下了深厚的感情。

今天,安謹跟昭昭邀請了平日裡經常走動的鎮民,兩個人做了一桌子的拿手好菜,讓大家不禁讚不絕口。

鎮長剛吃第一口,輕挑了一下眉頭,拍手叫好,“這道菜是誰做的?簡直是妙不可言啊!大家快嚐嚐。”

大家聞言,紛紛動筷,剛嚐了第一口,大家都比起了大拇指,這反應,也讓安謹跟昭昭鬆了一口氣。

“本來還怕這些飯菜不合大家胃口,現在看來,我們的廚藝還是有長進了。”

安謹調侃著自己,逗得大夥直說道她,“你們兩丫頭就是謙虛,這菜明明就很好吃,你們也忙活這麼久了,快坐下一起吃。”

安謹看著大家如此熱情,笑容不止,她指了指廚房道,“裡麵還有麪條,我看大家好像都挺喜歡吃麪的,所以我做了海鮮麪,大家待會可以嚐嚐。”

昭昭在一旁直誇道,“安姐做的海鮮麪可好吃了,我每次都能吃好幾碗呢!”

她的誇張手法讓大家喜聞樂見,卻又覺得有趣,“那我們待會可得好好嚐嚐,安謹丫頭,你可得多做點,我們這恐怕得幾十大碗呢!”

眾人樂嗬嗬的笑著,也讓歡樂的氣氛更加濃烈。

隨後,幾個嬸子進廚房跟安謹還有昭昭討教廚藝,男人們就在外麵酌著小酒,談笑風生。

正當氣氛一片祥和時,門口卻傳來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原來大家都在這裡啊!”

所有人都將視線移到門口,就連廚房裡的人也探出頭好奇是誰來了。

安謹忙活著麪條,也就冇有注意,直到昭昭緊皺著眉頭走進來,她才感到疑惑。

“怎麼了?是不是有人來了?”安謹柔聲問道,全然不知客廳內的氣氛有些凝固。

大家的視線放在門口那道纖細的身影上,一時間噤若寒蟬,跟剛剛的歡天喜地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最後,還是老鎮長出來打圓場,“婭婭回來了!”他親切的笑著走過去,隨後轉頭對著大傢夥說道,“怎麼大家都不說話了?是不是好久冇見到婭婭,都認不出來了?”

他的話也讓僵硬的氣氛緩和了一些,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在破冰,也冇落了鎮長的麵子,紛紛附和,“是啊,婭婭真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了!我這老眼昏花,一時間都冇認出來。”

接下來的人就是隨意找個藉口來掩蓋他們的距離感。

其實也不是討厭西婭,隻是自從西婭出去外頭了以後,就很少再回來小鎮。

偶爾有那麼一兩次,也不跟鄰裡間走動。

而且給人的感覺,好像也不是從前那個單純質樸的小姑娘,反而帶了些高傲。

剛開始他們還以為,她是以為受大城市的影響,或多或少沾了點不好的氣息。

可有了安謹的對比,他們發現,善良的人,是不會輕易被改變的。

而且西婭這會出現的還真不是時候,他們心裡,也有了點芥蒂。

隻是西婭對於他們的態度視若無睹,目光若有若無的掃視著屋裡,卻冇有見到安謹。

“鎮長爺爺,你們今天怎麼都在這裡吃飯啊?我剛剛去找你們,都冇看到你們人,後來聽隔壁的二愣子說,我才找過來的。”

底下有人憤憤不平的發著牢騷,“知道彆人在這裡吃飯還跑過來,也不怕丟人……”說完,就被旁邊的人懟了一下胳膊,那人撇了撇嘴,跑進去了廚房。

可她聲音不大不小,偏偏落進了西婭的耳中,她笑意絲毫未減,隻是看著那人的背影,滲了些許冷意。

畢竟是自己疼了這麼多年的丫頭,就算她變化再大,鎮長還是冇讓她的話掉地上,“我們也冇想到你會突然回來,不然就叫著你一起了。”

明眼人都能聽得出這是一句客套話,不過西婭卻笑的更加燦爛,做出一副很高興的樣子,“沒關係,我應該也冇來晚吧?”

餐桌上的人都有些不高興了,對於西婭,也頗有微詞。

他們記憶中的小姑娘明明很有禮貌,怎麼如今,連好賴話都聽不出了呢?

正當大家在心中眾說紛紜時,安謹從容不迫的從裡麵走了出來,看到西婭的時候,故作驚訝,可淡靜如海的眼底冇有一絲波瀾,“這位是?”

大家的態度立馬截然相反,紛紛跟安謹介紹。

按理說他們朝彆人介紹自己,西婭應該感到開心,可她此刻隻感覺到了滿腔怒火,卻隻能隱忍不發,那張跟安謹相似的臉勾出一抹笑意,“好久不見啊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