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若是換在以前,殷仕寒的情緒一定會被對方所影響,隻不過經曆了這麼多,他的心早已經波瀾不驚了,麵對對方的挑釁,他也能做到無動於衷。

先自亂陣腳的那個人,纔是失敗者。

“說笑了,不過莫總是個新麵孔,旗下的公司是?”

他還真不認識眼前的人。

莫然輕笑了一聲,剛準備開口,台上傳來了幾聲試話筒的聲音,大家的目光也都被吸引了過去,而莫然頓了頓,將話收了回去。

他是誰,待會他們就知道了。

年過半旬的老部長站在台上,因為年歲的原因,再加上他嚴肅的神情,讓人忍不住肅然起敬。

即使他不說話站在那,自身威嚴的氣勢也震懾住大家。

畢竟是遊走在國家行政間的老手,見識了各種大場麵,在場的企業家跟老部長對比起來,那就是九牛一毛。

此刻,所有人目不轉睛的盯著老部長,就等著他開口說話的時候拍手叫好。

“歡迎各位來參加我的晚宴,不知道大家可否玩的開心?”

底下的人紛紛附和,哪裡敢說不開心?

“有哪裡招待不週的地方,就請大家多多擔待了!”他發出爽朗的笑聲,雖然嘴上客氣,不過打心眼裡瞧不起這些成年混跡商界的商業氣息。

大家都心知肚明,老部長設宴的目的,不過每個人也隻敢在心中腹誹,表麵上,還是得畢恭畢敬的。

“老部長說笑了,你設下這場晚宴,就是對我們最好的招待,就莫要謙虛了。”底下一位很有眼力見的企業家開口迎合著老部長,有人帶頭,其他人立馬紛紛說著好話。

韓菲看到這一幕,抿了抿唇,隨後看了一眼旁邊的殷仕寒,發現他好像有點反常,一直都冇有開口說話,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韓菲以為他還是在想著卓娜的事情,低下頭,眼裡閃過一絲失落的神色。

在她注意殷仕寒的時候,也有一個人默默注視著她。

看著韓菲的目光一直放在殷仕寒身上,莫然雖然臉上帶著笑意,可是揚起的嘴角卻透著若有若無的寒意,他抿了一口紅酒,仰頭時,清澈的眸底劃過一道妒意,隨後他悄無聲息的離開。

台上的老部長還在勵誌發言,台下的人雖然有些不耐,卻還是裝出一副興致盎然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發言結束,就在大家以為可以自由活動的時候,老部長卻突然說道,“接下來,我就把時間交給我的兒子了。”

眾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就看到他朝著台側招了招手,“然兒,上來。”

隨後,一位高貴優雅的男人邁著大步緩緩走到老部長身邊,嘴角噙著一抹笑意,他的長相妖冶,卻又帶著貴族專屬的王子氣息,他謙謙有禮的朝老部長點了下頭,又朝台下的人鞠了個躬,接過話筒,做著自我介紹,“大家好,我叫莫然。”

場麵嘩然,所有人都驚訝的看著台上禮貌謙遜的俊男,這才知道,原來他們剛剛在熱烈討論的男主角,竟然是老部長的兒子。

他們還以為是什麼新企業的公司老闆,大家都是帶著有色眼鏡看人,所以都冇有上前跟他打招呼,這下,大家思緒萬千,他們這下,還真是虧大了。

震驚的人包括殷仕寒跟韓菲,韓菲怎麼都冇想到,莫然竟然是老部長的兒子!她還很好奇是哪來的生麵孔,看來,是她孤陋寡聞了。

不過很少聽說老部長的兒子,她隻是在很久以前,略有耳聞,說是老部長的兒子因為愛而不得,出國療傷去了,所以這些年纔沒有聽過他兒子的傳聞。

韓菲瞬間瞭然,看來今天這場晚宴,不隻是老部長為了拉攏人脈,二來,還是為他兒子鋪路的開始。

一舉兩得,這老部長打的一手好算盤。

韓菲也冇有注意到殷仕寒在一旁鐵青的臉色。

原來剛剛那個搭訕韓菲的傢夥,竟是老部長的兒子……

他剛剛跟那個傢夥明爭暗鬥,想必已經被記恨上了吧。

可是殷仕寒卻一點都不擔心,身份懸殊,就算對方真的想對他做什麼,他手無縛雞之力,小小的殷氏又怎麼能跟老部長的背景相提並論。

隻是他看得出剛剛那人對韓菲的心思,並不簡單……

同身為男人,他自然清楚那眼神裡代表的是什麼。

接下來,莫然就象征性的發言了幾句,不管怎麼說,作為後輩,儘管身份有彆,也依然得對底下對這些前輩保持一個恭敬的態度。

莫然的發言挑不出一絲毛病,這也讓底下的企業家們都對他刮目相看。

最後老部長接過話筒,做一個總結,“然兒很想進軍商界,商場如同戰場,刀劍無影,莫某心中還是有些顧慮的。但然兒執意,所以之後還請大家多多關照,然兒就拜托各位了。”

他開口就不是商量,而是通知。

今天設宴來,不過也是場鴻門宴,讓大家認識莫然,之後誰要是跟莫然過不去,那就是跟老部長過不去。

在場的經濟命脈都還掌握在老部長的手裡,自然是二話不說恭維著他,“部長客氣了,貴公子才華橫溢,又謙遜有禮,後浪推前浪,我相信貴公子一定會遺傳老部長您的膽識跟魄力,之後在這條路上,也必然是一帆風順的。”

大家都很有眼力見的站出來拍馬屁。

莫然麵帶微笑,可心裡卻冇有什麼感覺。

對他來說,這些人不過是表裡不一的偽君子,麵上說的多好聽,其實心裡對他卻是秉持著鄙夷的態度。

他心中有數,能力不是一夜之間就能被髮現的,他也會用時間來證明。

他的目光放在那個女孩身上,冷漠的眼底終於泛起了一絲漣漪。

他也會向她證明,自己纔是最合適的人選。

殷仕寒比韓菲本人更先感覺到那道目光,他看了過去,就看見莫然一直盯著韓菲。

他握緊了拳頭,繃緊了青筋,就連手指頭的關節都哢哢作響。

韓菲的目光一直放在殷仕寒身上,察覺到他的不對勁,剛想問,餘光卻瞥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