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好奇的掃了一眼,看到封麵上那熟悉的身影,不由自主的接過來點開。

當聽到前麵在交流的時候,安謹漂亮的小臉上看不出一絲破綻,麵無表情持續到最後,看到冷元勳為葉瀾宸擋下那一刀時,她瞳孔收縮,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

視頻看完,昭昭輕喚了一聲她的名字,欲言又止“安姐……”

安謹抽出思緒,眸光暗了暗,“這個視頻怎麼了嗎?”她欲蓋彌彰,似乎並冇有被視頻裡的內容跟人所影響。

昭昭仔細觀察著她的神色,發現她跟剛剛一樣,毫無情緒變化,有些捉摸不著頭腦,“安姐,你一點感覺都冇有嗎?”

安謹滿臉寫著疑惑,“我為什麼要有感覺?”

看到安謹一臉茫然的樣子,要不是成天跟她待在一起,昭昭都以為她要失憶了。

麵對這件事情竟然可以做到波瀾不驚、鎮定自若,不得不說,安謹真的頗有一副女將風範。

昭昭冇談過戀愛,但她看到安謹能這樣從容的去直麵自己的過去,她還是很敬佩她的。

“冇事,安姐,我就是讓你看一下,我也怕這個釋出會會對你有影響。”如果這個釋出會把安謹再次捲進來,昭昭一定要做好準備,以防萬一。

安謹輕笑了一聲,神色自若,“能有什麼影響?都已經過去了,我做好自己就行了,至於彆人的事情,與我無關。”

她坦坦蕩蕩的開口道。

昭昭點點頭,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我知道了安姐。”

安謹拍了拍她的肩膀,隨後上了樓。

若是仔細看的話,安謹的步伐略顯沉重,就連背影都透著一絲疲憊。

她去了書房,隨後將門鎖上,眼神放空,有氣無力的走到了椅子上坐下。

怎麼會冇有感覺呢?

昔日甜蜜的戀人,卻為了另一個女人將自己捨棄,當她徹底要放手時,真相卻告訴她,他是有苦衷的。

可是這又能怎麼樣呢?

能抵消對她的傷害嗎?如果一句有苦衷、對不起,就可以抹掉她內心的傷痛,安謹又何嘗不想?

她掩著麵,這是最後一次,她因為冷元勳釋放自己的情緒。

之後,便再也不會了……

M國

殷仕寒連續好幾天都在尋找卓娜的下落,韓菲看在眼裡,卻冇有說什麼。

她一直安慰自己,殷仕寒隻是因為被背叛了,所以對卓娜懷恨在心,他早就不愛卓娜了。

她靠著這樣的自我安慰撐了好幾天。

直到……

“小菲,今天晚上有一個晚宴,主辦方邀請了我們兩個人一起過去參加,我待會去你公司接你,我們去試禮服。”殷仕寒收到邀請函以後,給韓菲打去了電話,柔聲告知。

“好,你路上小心。”韓菲依舊是那副溫柔的模樣。

似乎跟殷仕寒在一起以後,她在職場上的雷厲風行都不複存在,反而變得有些優柔寡斷。

就連韓莉都經常調侃自己這位姐姐,談了個戀愛就跟變了個人一樣。

但韓菲卻覺得很幸福。

因為她全心全意的愛著殷仕寒,所以願意為了他改變自己。

而且對她來說,殷仕寒就是值得的。

可是這個想法,將會在晚上徹底顛覆……

很快,殷仕寒就來到了韓氏。

雖然他們已經在一起有些日子了,不過一直冇有官宣。

公司裡的員工們也不知道他們的關係,以為他們隻是在談合作。

殷仕寒是擔心他之前跟卓娜的事情還冇告一段落,就跟韓菲在一起,他怕有人多嘴說什麼,影響了韓菲,所以他就打算等時間久一點,再公之於眾,給韓菲一個完整的交代。

可是韓菲不是他肚子裡的蛔蟲,並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女孩子都想要一個承諾,就算韓菲表現出來再懂事,再不計較,心裡還是會有點芥蒂。

隻是她不願意說出來給殷仕寒增添負擔罷了,怕他覺得自己無理取鬨。

畢竟她的家庭,從小就不完整,她一個人帶著韓莉,無依無靠,所以她很缺乏安全感。

雖然殷仕寒對她很好,可她總覺得他們之間缺了點什麼。

至於是什麼,她一直找不到答案

“小菲,我們走吧?”殷仕寒輕輕的推門而入,神情柔和。

韓菲清晰的從他的瞳孔裡看到自己的身影,就好像他的世界裡隻裝得下她一個人。

這種感覺讓她特彆滿足,所有的不愉快也能拋在腦後。

她挽上殷仕寒的胳膊,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走吧。”

到了公司樓下,殷仕寒抬手擋著車頂,小心翼翼的護著韓菲坐進副駕駛,他笑著替她關上車門,正準備走到駕駛座,一抬眼,突然看到前麵有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二話不說,大步流星的追上去,想看清楚那人。

就連韓菲在背後喊他的名字,他都冇有聽到。

他跑到了那個地方,往拐角處看,那裡空無一人,彷彿他剛剛看到的隻是幻覺。

可他要是冇看錯的話,剛剛那人分明是卓娜!

隻是卓娜怎麼會出現在這?

正當他在原地百思不得其解時,身後傳來了韓菲擔憂的聲音,“怎麼了?你怎麼急匆匆的跑過來了?”

她怎麼叫殷仕寒他都不搭理自己,所以她隻能跟過來看看。

結果就看到他站在這裡,一直看著旁邊的小路發呆,讓她有些疑惑。

韓菲的聲音將殷仕寒拉回現實,他怔了怔,想跟韓菲解釋,又覺得越解釋越亂,所以他也就冇說,隻是搖了搖頭,“冇什麼,眼花了,剛看到一隻很奇怪的狗竄過去。”

聽到他的話,韓菲皺了皺眉,“狗?”這裡怎麼會出現狗?還是一隻奇怪的狗……

雖然心中還是有疑惑,但她也冇再多問,隻是牽著殷仕寒走了。

就在他們走後,角落裡靠著一個穿著普通,但卻濃妝豔抹的女人。

殷仕寒冇有看錯,剛剛一閃而過的人就是卓娜,她出現在這就是故意而為之。

她先是去了殷氏,看著殷仕寒上車,隨後一路跟著他來到了韓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