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瀾宸翻了個白眼,隨後皺了皺眉頭。

冷元勳並冇有發現他的異常,扔下壓血的棉簽,正準備離開時,身後突然出現一陣聲響,他回過頭,就看見葉瀾宸站不穩似的扶住旁邊的桌角,隻是他整個人搖搖欲墜,彷彿下一秒就會倒地。

冷元勳見狀,趕緊伸出手拉住他,“你怎麼了?”他緊縮著眉頭問道。

葉瀾宸剛擺擺手,想故作輕鬆,可喉嚨突然傳來不適感,下一秒,鮮血從口而出,將腳下的地麵染紅,他整個人也出現了眩暈。

冷元勳收緊了瞳孔,隨後對著外麵大喊,“護士!”

過了一會兒,葉瀾宸被送進了搶救室,而冷元勳就坐在外麵的椅子上等待著。

事情發生的太過突然,短短兩秒的時間,一個大活人就躺在平車上被送進了搶救室裡,雖然見慣了各種各樣的場麵,但冷元勳對於葉瀾宸的情況,還真有些不知所措。

他不知道葉瀾宸好好的怎麼會突然吐血,他這些日子又經曆了什麼。

雖然他們曾經是敵人,但葉瀾宸今天幫了他,他不是恩將仇報的人,更不會見死不救。

就在他以為時間要持續很久的時候,手術室的門卻很快就被打開。

醫生從裡麵走了出來,戴著口罩,愁容卻清晰可見。

“他怎麼樣了?”冷元勳立馬起身,沉聲詢問著葉瀾宸的情況。

醫生緊鎖著眉頭,彷彿遇到了什麼棘手的事,“病人身體冇有任何隱患的疾病,也冇有受過傷,所以我們找不出他嘔血的原因。”醫生坦白著自己有史以來第一次遇到的瓶頸。

這讓冷元勳好看的劍眉緊縮著,他撇開西裝雙手插著腰,沉思了一會兒,隨後他沉著冷靜的開口,語氣也冇有剛剛的慌張,“他身體冇有任何原因?”

醫生點頭,“我們檢查出來病人身上的各項器官都冇問題,也冇有隱藏疾病,至於為什麼嘔血,無從得知。”他從業這麼多年,還是第一次遇見這麼稀奇的事情。

按理來說,突然吐血一定是有原因的,就算不是什麼器官衰竭,也可能是一些小病傷身。

可是,他們竟然查不出半點緣由……

這實在是令人費解。

冷元勳漆黑的瞳孔裡泛起一陣漣漪,似乎是有了方向。

隻是,要真是他心中所想,那能救葉瀾宸的,屈指可數。

“那他現在怎麼樣了?”

“病人現在的情況很不樂觀,一直在嘔血,身體也一直在發抖,而且我們還發現一點,病人的手跟腳根本抬不上力氣,可又查不出任何原因,實在是匪夷所思。”

就在他們束手無策時,冷元勳的身後傳來一道聲音,“讓我來吧。”

他們不約而同的朝著聲音看去,就看見一老一小正朝著他們走來。

待冷元勳看到來人,波瀾不驚的眼底立刻出現了曙光,隨之而來的是不可置信。

鬼醫怎麼會在雲城?還有安霄廷那小傢夥,怎麼也跟著一起來了?

冷元勳的目光太過熱烈,安霄廷不適的躲閃著,想到他一聲不吭的就回到雲城,連知曉他一聲都冇有,小傢夥心裡就一陣火大。

雖然鬼醫聖手的稱號聲名遠揚,但很少有人知曉其真麵目,所以當醫生們看見鬼醫的時候,都有些不相信,以為是哪裡來信口雌黃的庸醫,“所有的檢查儀器都檢測不出來病人是什麼病情,所有的專科醫生也全部在這,都不知道病人是什麼情況,您為何如此篤定?”

他們有些好奇來者是誰。

隻不過鬼醫向來不肯解釋太多,沉默著看了一眼冷元勳,冷元勳立刻領會,於是對著旁邊的醫生打了個招呼,“讓他進去吧,他有辦法的。”

既然冷元勳都開口了,他們自然是不好再說什麼,隻能微微側身為鬼醫讓出一條路。

安霄廷想跟著進去,被鬼醫給拒之門外,“小鬼,你在外麵乖乖等我。”

安霄廷聞言撇了撇嘴,他纔不想跟冷元勳待在一起呢!

“我不能跟著一起進去嗎?”他企圖為自己爭取能進去的機會。

不過這件事情上,不容拒絕。

最後他隻能妥協,“好吧。”

那幾位醫生也被關在門外,百思不得其解。

但畢竟是冷元勳的命令,他們也不好反駁,隻能靜靜等待著結果。

而安霄廷看見鬼醫進去以後,掃了一眼冷元勳,自己乖乖去坐到椅子上,連一個眼神都冇再給他。

隻是他逃,他追,他不跟冷元勳說話,不代表冷元勳就會對他坐視不管。

“你怎麼也會到雲城來?”冷元勳的語氣軟了下來,似乎隻有麵對安謹跟安霄廷的時候,他纔有難得的溫情。

可惜,這兩個人,並冇有對他的溫情做出什麼迴應。

“關你什麼事?”安霄廷開口毫不客氣。

他還在氣頭上,於是語氣也很不善。

雖然在外界眼中,冷元勳的內心一向都是強大堅定,無論遇到什麼事情,他都能鎮定自若,好像冇有什麼事情可以打敗他。

但實則,他在安謹跟安霄廷麵前,卻是輸得一塌糊塗。

他一直在虧欠他們母子兩。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

所以安霄廷討厭他是有道理的。

可被自己的兒子惡語相向,作為父親,又怎麼會毫無波瀾呢?

冷元勳在心中苦澀的笑了笑,麵上卻假裝平靜,“你不說也沒關係,那我就當你是來找我的了。”他倒是很會安慰自己。

隻是下一秒,就被安霄廷毫不留情的給戳穿了,“誰說我是來找你的?我是來找葉瀾宸的!”他信誓旦旦的解釋著,對上冷元勳的眼神也冇有退縮。

他的話,讓冷元勳的一顆心墮入了深穀。

Z城小鎮

安謹監督了一早上的工程,看到設計圖稿上麵已經完成了大半,才放心的回去。

剛到家,就看見昭昭火急火燎的跑到她麵前,把她嚇了一跳,“昭昭,你著急忙慌的,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昭昭很少露出慌張的情緒,所以引起了她的好奇。

“大事!安姐,你看這個。”昭昭將釋出會的視頻遞給安謹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