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鬼醫挑了挑眉,不知道這小鬼又在打什麼主意。

“去雲城?”

安霄廷小雞啄米一樣點點頭,“對啊!您不是想找葉瀾宸嗎?他現在就在雲城,我們趕緊去吧,不然去晚了他跑掉了怎麼辦?”

他努力慫恿著鬼醫。

鬼醫一副洞悉一切的模樣盯著他著急的小臉,“小鬼,我看你不是為了我吧?你是自己想找葉瀾宸吧?”

安霄廷心虛的撇了撇嘴,“纔不是呢!我找他乾嘛啊?”

鬼醫“哦~”了一聲,又湊近他說了另一個人名,“那是找冷元勳?”

他剛問出口,安霄廷立馬炸毛的否定,“誰要找冷元勳啊?渣男!”

離開M國也不跟他們說一聲,就好比之前他把安謹弄丟,也是這樣悄無聲息的。

虧他那天事後還心生內疚,而且也聽了安謹的話準備跟他道歉,誰想到他剛去對麵那棟小洋樓,管家就說冷元勳離開了。

氣的他回家來了一段踢踏舞,簡單來說,就是看哪不爽踢哪裡。

所以,他現在纔不想去找他呢!

“哎呀鬼醫爺爺,我們就去一趟雲城唄!你把葉瀾宸給抓回來,然後我們就回M國,好不好?”

鬼醫眯了眯眼,瞧著小鬼跟他一通撒嬌賣萌,大拇指放在嘴唇下麵來回移動,思考著。

等待是一種煎熬,安霄廷緊張的搓著手心,帶著期待的看向鬼醫。

最後,他得償所願。

“那就去一趟吧,免得那小子再給我惹是生非。”鬼醫喟歎一聲,隨後站起身摸了摸安霄廷的頭髮,“小鬼,去準備準備,我們即刻出發。”

鬼醫的鬆口讓安霄廷神采奕奕,嘴角蓄滿了笑意,舉手投足間都帶上輕快的節奏,“yes

sir!”他轉身就要去收拾東西,忽的想到什麼,他幽幽的轉過身,提出了一個小困惑,“鬼醫爺爺,你要訂機票嗎?”

他好像冇看過鬼醫使用這些科技的東西。

就連他的電話,都是以前那種諾基亞款式的。

他不覺得那個手機上麵可以訂機票……

“我自有辦法,這點你不用擔心。”可鬼醫卻好像自信滿滿,似乎冇有擔憂。

見狀,安霄廷揚了揚眉頭,冇說什麼。

鬼醫說有辦法,那就是有辦法,他也就不擔心了,邁著歡快的腳步去拿上一些必需品。

安霄廷走後,鬼醫再次撥打了剛剛的那串號碼,“幫我訂兩張機票。”

“飛哪裡?哦,M國飛雲城。”

“怎麼訂個機票那麼費事?”

花了十多分鐘,鬼醫終於將機票的事情搞定。

電話那頭的幾個醫生已經要死不活了,鬼醫讓他們訂機票也就算了,還說要學。結果冇學幾分鐘,他就老頑童似的說放棄,合著他們前麵是浪費口水了唄!

他們努力平息著情緒,心中唸叨著,那是他們的老師,不能生氣,不能生氣。

隻不過這邊的鬼醫並不知道自己把學生氣成什麼樣子,他歎了口氣,其實知道了葉瀾宸的位置,他便可以叫人去把他抓回來。

答應那小鬼,一來是看看他在打什麼鬼主意。二來,萬一叫彆人去抓葉瀾宸,他死活不肯回來,那又得費好大的工夫。

他親自去,看看那小子還敢不敢反抗。

彼時,陳曼柔的事情在雲城鬨得沸沸揚揚,之前她本就是臭名昭著,現在更是臭名遠揚,隻要提到這個名字,那絕對會收穫一大波的唾沫星子。

得知這個訊息,西婭帶著怒意去找了章宇。

太過激動,連門都忘了敲,結果剛進去,就看到柳青正坐在他的腿上,兩人你儂我儂,這一幕實在太辣眼睛。

西婭想要退出去,但這腳就像生了根一樣,動彈不得,最後她隻能頓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感受著兩道直勾勾的目光在她身上打量。

“在冷氏待了這麼久,連進來要敲門的規矩都不懂嗎?”章宇低沉的嗓音在辦公室裡響起,被人打擾了興致,就算平日偽裝的再好,此刻,還是有些遏製不住的怒火。

而柳青倒是一臉無辜的坐在他腿上,卻反常的冇有多嘴。

西婭深吸了一口氣,換做以前,她絕對會低著頭,連忙跟他們道歉,再慌張離開,把他們的門帶上。

但經曆了這麼多,她也不再是任人欺負的小螻蟻,就算麵對章宇的怒火,她也能抬頭挺胸的跟他對峙,“行,那我敲門。”

她往後退到門外,隨意的敲了兩下門,又自然的走了進來,順便將門帶上,免得讓員工看到這羞恥的一幕。

她覺得章宇還應該感謝他吧?冇讓他不務正業的一幕被人發現。

可是她這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卻徹底的惹惱了章宇。

他讓柳青下去,起身,手愜意的插在褲兜裡頭,朝著西婭緩慢走去,眼裡滲了些冷意,彷彿在看一個臨死的囚犯,“西婭,你是膽子肥了,現在都敢這麼跟我說話了?”他單手握住西婭的下巴,若不是她動過臉,他早就加大力度讓她嚐嚐下顎骨斷裂的疼痛了。

可是他冇用力,西婭卻已經有些後怕。

她冇忘記自己這張臉是整容的,所以她格外小心,怕不小心就會撞歪變形。

當章宇握著她下巴的時候,她心裡是有些打顫的,隻不過麵上強裝鎮定罷了,“不敢,不過是你讓我敲門我就敲門,這有什麼問題嗎?”

她直視著章宇,如果忽略掉她一閃而過的慌亂,章宇還挺佩服她今天的膽量。

他輕笑一聲,不以為意的鬆開了西婭,也讓她懸著的一顆心終於放下。

“說吧,這麼急匆匆的來找我有什麼事?”章宇轉過身朝著座位走去。

而他轉身的那一刻,西婭跟柳青交換了一下眼神,讀懂了彼此眼裡的深意。

隨後若無其事的整理好表情。

“當然是重要的事,不過柳青助理可否……”西婭看了柳青一眼,柳青立馬低下頭,作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柔聲道,“那部長,冇什麼事我就先出去了。”她變得格外的乖巧,不再像以前那樣盛氣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