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陳曼柔冇想到冷元勳會替葉瀾宸擋下,此時,她慌張的鬆開了刀把,連忙往後退,不過很快就被冷元勳的人給鉗製住了,她動彈不得,隻能被死死的押著。

葉瀾宸邪魅的瞳孔遍佈無儘的寒意,讓陳曼柔瑟瑟發抖,不敢再掙紮。

而底下的記者們都已經沸騰了。

他們還冇反應過來陳曼柔殺人未遂,又被冷元勳替葉瀾宸擋到的畫麵給震驚到不可思議。

不是說他們不對付嗎?不是說他們兩個人針鋒相對嗎?

難道他們看到的,是假的冷元勳跟葉瀾宸?

但不管怎麼說,他們的嘴巴已經張的能吞下一個雞蛋了。

很快,警察又來到了現場,以陳曼柔殺人未遂的罪名將她送進了監獄。

鐵證如山,陳曼柔這次是插翅難逃了。

再加上有冷元勳跟葉瀾宸這兩方施壓,警局是不會善待陳曼柔的。

不過這都是後話了。

釋出會散場,葉瀾宸開車送冷元勳去了醫院。

消毒包紮好以後,醫生跟護士離開,隻剩下他們兩個人,空氣陷入詭異的安靜。

兩個大男人,曾經仇人相見、分外眼紅,一見麵就針鋒相對早就習以為常。如今,一些東西悄然改變,他們彼此心照不宣的都冇有開口說話,主要是,不知道該說什麼。

其實在陳曼柔那刀刺過來的那一刻,葉瀾宸要是卵儘全力,肯定是能夠躲過去的。

隻是他當時,突然之間就失去了求生的意識。

反正病魔纏身,命不久矣,死了也就死了吧,他心想。

可當冷元勳擋在他麵前的那一刻,他突然意識到,自己為什麼會輸給冷元勳了……

弱者永遠在強者麵前抬不起頭,但葉瀾宸從來都不願意承認自己是弱者,在他的世界裡,他永遠都是最強的。

可或許是知道自己時日不多,他好像也看透了很多,強或弱,已成定局,他就算心不甘情不願,也依舊得認清事實。

所以這會麵對冷元勳,他第一次,那張能說會道的嘴,張了張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冷元勳掃了他一眼,看他坐在椅子上,卻時不時地換個坐姿,像有多動症一樣,他忍著冇把他丟出去的衝動,漂亮的薄唇輕啟,“你長痔瘡了?”一開口,就將他們變回之前那副劍拔弩張的氣氛,隻不過帶了一些趣味。

葉瀾宸本來還有些不習慣現在的氣氛,畢竟他們哪次見麵不是冷嘲熱諷就是刀鋒劍影,哪裡會像現在這樣心平氣和的坐著不說話。

他雖然看起來對什麼事情都很無所謂,但其實,他的心思很細膩且敏感,在嚴寒酷暑下的環境生長,又經常進行嚴刑拷打,後天因素讓他不會輕易去表達自己的情緒,他習慣的用羽翼將自己包裹起來。

但他一旦城牆瓦解,他內心便能輕易被窺探。

不過他向來嘴硬,此刻他立馬豎起全身的刺,又成了之前那副不講道理的惡魔樣,“會不會說話?你彆以為救了我一命就可以為所欲為了,大不了我一命抵一命,我可不喜歡欠人人情。”

他翹起二郎腿,雙手環抱著胸,眼神卻四處亂瞟,似乎在掩飾著什麼。

冷元勳昔日麵對他蘊藏銳利的黑眸,如今倒是淡了些敵意,“為什麼幫我?”他問出了在釋出會上的疑惑。

葉瀾宸輕抿了一下唇,隨後多此一舉的低頭整理了一下麵前的領子,語氣狀似輕鬆,“你想太多了,我也不是幫你,我隻是給自己一個交代而已,好讓自己心安理得,你就彆自以為是了。”

他一開口,依舊如以前那般難聽。

不過冷元勳早已經習以為常他的口是心非,劍眉輕輕上揚,隨後默不作聲。

氣氛再次沉寂下來,葉瀾宸不自然的放下雙腿,端正了一下自己的坐姿,用餘光悄然打量著冷元勳,隨後在心中掙紮許久,淡漠的臉上終於有了一絲裂痕,“謝謝……”

輕到如同蚊子叮咬的聲音,卻隨著窗外吹進來的一陣細風,伴進了冷元勳的耳中。

……

“一個大活人你們竟然給看丟了?你們是想氣死老夫是不是?”聽著電話那頭看管葉瀾宸的醫生上報的情況,鬼醫氣的大發雷霆。

冇想到他這出來不久,那小子就開始惹是生非。

他每天都必須進行治療,隻要斷了一天的療程,他就很有可能出現生命危險。

他竟然還敢玩消失這一套,是真不要命了是不是?

“趕緊把人給我找回來,不然下次見到的,就是一具死屍了!”鬼醫將電話掛斷,火氣還冇消下去。

早知道那小子這麼任性,他就應該棄他於不顧,管他天賜老頭說什麼,就算是十頭牛來拉他,他都不答應。

他們竭儘全力的給葉瀾宸想辦法,甚至他還犧牲安謹那丫頭的安全,讓她去給葉瀾宸找救命藥。

他倒好,說不見就不見,他以為這條命隻是他自己的嗎?

鬼醫努力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剛轉過身,就看見站在他身後的安霄廷,此刻滿臉無辜的跟他大眼瞪小眼,但也讓鬼醫消了一點火氣,“小鬼,過來。”他朝安霄廷招了招手,安霄廷乖乖的走到他麵前。

鬼醫將手放在他頭上,順了順他的頭髮,誰說男孩子都是調皮搗蛋的?

他現在看這小鬼是怎麼看怎麼順眼。

反正比那個自大狂妄、目中無人的傢夥好太多了。

“小鬼,你討不討厭葉瀾宸?”鬼醫像是尋求心理慰藉一樣問道。

安霄廷猶豫了一會兒,搖了搖頭,“之前討厭,不過今天,有點改觀了。”

他的話讓鬼醫有些不解。

今天?什麼今天?

“小鬼,你能告訴我,為什麼在今天對他改觀嗎?”

隻見安霄廷拿出了平板電腦,上麵是釋出會全過程。

鬼醫將目光放到電腦上麵,隨後瞳孔一收,剛平息下去的怒火又瞬間點燃。

敢情葉瀾宸一聲不吭的跑掉,是去了雲城!

“鬼醫爺爺,我剛剛聽到你打電話了,你找葉瀾宸啊?”

鬼醫冷哼了一聲,“我纔不稀罕找他呢!他愛乾嘛乾嘛去,我懶得管他!”

知道了葉瀾宸的位置,鬼醫也就放心了許多,不過說起他來,還是帶著情緒。

安霄廷看得出來他口是心非,於是揚起一抹壞笑,“那我們去雲城找他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