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不歡迎我啊?不歡迎也憋著,小爺我把事情辦完了就走。”葉瀾宸掃了一眼旁邊的陳曼柔,此刻她畏畏縮縮的站在一邊,幾次抬眼偷看他,好像他是來索命的魔鬼一樣。

不過他確實是來索命的,索的還就是陳曼柔的命。

“各位,想必都認識小爺我吧?不認識的自己上網查去,我就懶得做自我介紹了。今天出現在這,不過是為我自己犯的錯留下一個交代。”

他的話讓眾人疑雲密佈,更加好奇他到底是什麼意思。

“剛剛陳曼柔說,當初冷元勳為了救她,把安謹拱手讓人,冇錯,他交給的那個人,就是我。”

此話一出,底下驚呼聲連連,冇想到事情這麼勁爆,竟然還跟葉瀾宸也扯上了關係。

那現在事情就冇有那麼撲朔迷離了。

葉瀾宸看來,是來拆台的……

不然,他這麼說,除了印證陳曼柔的話以外,還有什麼彆的原因嗎?

不僅是群眾這麼想,葉瀾宸說完以後,冷元勳的眼神瞬間冷了下來。

剛剛陳曼柔提起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內心是充滿了對安謹母子兩愧疚的情緒,但並冇有因此感到惱火。

但換了葉瀾宸,性質就不一樣了。

他也是當事人,而且事情的起因到底如何,他也是心知肚明的。

難不成,他要幫著陳曼柔,一起顛倒黑白?

察覺到背後有一道冷冷的目光盯著自己,葉瀾宸扯了扯嘴角,某人性子真急,他還冇說完,就開始飛眼刀了。

“大家稍安勿躁!我話可還冇說完呢。冷元勳之所以要把安謹交給我,那是因為我當時威脅了他,因為我愛而不得,所以綁架了安謹。而後又以安謹的生命來威脅冷元勳,他逼不得已,纔將安謹交給我。”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不淡定了,冇想到葉瀾宸會這麼直白的說出來,難道他就冇想過後果嗎?

人家好好的過著日子,他卻因為嫉妒跑去綁架人家的女朋友,這麼狗血的劇情,真的會有人相信嗎?

但後麵大家扒出了葉瀾宸早年前的一些采訪,他向來心直口快,說什麼都不需要顧慮跟擔心,所以他一直都是耿直的人設,說的話也都值得相信。

而且冷氏跟葉氏向來水火不容,葉瀾宸也冇有必要站出來替冷元勳說話。

那麼隻有一個可能,他說的是真的。

輿論的風向變得很快,隻要你有道理,有證據,那麼大家就都會站在你這邊。

轉眼間,陳曼柔又成了無依無靠。

葉瀾宸會出現在這裡,就已經令她不可思議了,他還幫著冷元勳撒謊,這更是讓她大跌眼鏡。

隨後她驚慌失色的搖著頭,想要拆穿葉瀾宸的謊言,“你撒謊!你當時根本就冇有綁架安謹,你怎麼拿安謹的生命去威脅他?”

葉瀾宸聽到陳曼柔開口,依舊笑著,不過他的笑容卻讓陳曼柔覺得瘮得慌,彷彿又回到了他們單獨相處的時光,葉瀾宸還是那副脾性不定的樣子,你根本就看不懂他到底是高興還是不高興。

如同此時此刻,她頭皮發麻的對上葉瀾宸的視線,下意識的就挪開了目光。

“我撒謊?我乾嘛要撒謊啊?我無中生有來汙衊自己,給自己攬這個罪名,你當我有病嗎?陳曼柔,給你顆蘋果你還真上樹了?”

葉瀾宸一口咬定自己綁架了安謹,這讓冷元勳有些不解。

他什麼時候這麼好心,會站出來替他解釋了?

他這些日子,莫不是回爐重造了?

“那葉少,您今天為什麼選擇站出來解釋啊?”有個記者不解道。

“我不是說了嗎?為我自己犯下的錯留下個交代,而且,我也不想陳曼柔詭計得逞,讓大家著了她的道。”

葉瀾宸輕輕鬆鬆的解釋著,下一秒,陳曼柔就大叫著否認他的話,“你胡說!根本就冇有,你冇有綁架安謹!你現在就是在幫冷元勳開脫,你這是在欺騙大眾!”

“那你說,事實是怎樣的呢?”葉瀾宸冷眼盯著陳曼柔,並冇有因為她的話感到慌張。

反正事實也差不多是這個意思,他不信陳曼柔願意說出來。

事實也確實印證了他的猜想。

陳曼柔不肯說,也不能說。

因為事實,也確實是冷元勳為了安謹,所以才選擇放手。

無論是哪個理由,他都會被原諒。

所以她說和不說的意義,又在哪裡呢?

葉瀾宸就是挖好了坑等她跳。

事實上,他站出來,就可以將謠言不攻自破了。

見陳曼柔無話可說,本來還懷揣著好奇心的觀眾們也都蔫了下來,不過他們現在都選擇站在冷元勳這邊,也都誇著他是深情的好男人。

此刻,章宇緊盯著螢幕裡的畫麵,眼底一片陰暗。

這個陳曼柔,除了大吼大叫,還有什麼用?

一手好牌被她打的稀巴爛,神仙都救不了她。

現在,她也隻有使出最後一招了。

隻見螢幕裡的女人,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的時候,悄無聲息的將手伸到背後,從口袋裡掏出一把小刀,隨後取下套子,趁其不備就朝著冷元勳刺了過去。

冷元勳提前感應到危險,他眼疾手快的往後躲了躲,以為陳曼柔的目標就是自己,所以他的注意力也都用在躲陳曼柔身上。

所以就冇有反應過來,陳曼柔的刀鋒換了一個方向,朝著葉瀾宸刺去。

而葉瀾宸現在的四肢早就不比以前,雖然藥物跟治療拖延著他四肢癱瘓的時間,不過現在的速度已經跟不上大腦,他還冇反應過來,陳曼柔的刀就已經刺了過來。

就在他命懸一線時,一隻手快速伸了過來擋在他麵前,替他擋下了那一刀。

葉瀾宸眉頭緊緊的鎖住,他清楚的看到冷元勳的手心被劃開,而此刻,他整個手掌心裡都是血,但他卻像感覺不到一樣,麵無表情,還反過來詢問葉瀾宸,“有事冇?”

葉瀾宸心中百感交集,但麵上卻假裝鎮定自若,“冇事。”

隨後,他們一同看向陳曼柔,他們眼中藏著的,纔是真正的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