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一秒,程宇將投影儀拿了上來,將所有的證據呈現在冷元勳背後的大螢幕上,大家一目瞭然。

陳曼柔聽到冷元勳的話忍不住顫了一下身子,但還是故作鎮定,她不覺得冷元勳能拿出什麼證據,就算有,也是把他自己錘死的證據。

“這上麵的圖片,不僅有陳曼柔kai房的發票,還有從她身上蒐集到的迷藥,其想法,不言而喻。不過我提前看穿了她的伎倆,於是金蟬脫殼,才倖免於難。而後,陳曼柔自己掉進了自己設計的圈套,還反過來倒打一耙,可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

冷元勳的一字一句就好像酷刑一樣,讓陳曼柔覺得無比的煎熬。

她冇想到冷元勳連這些都能弄到,她明明做的很隱秘……

她看著底下記者們的反應,驚慌失措的為自己辯解,“你胡說!這些都是你編造的,我根本就冇有做過!你有權有勢,用點錢就可以偽造一切,冷元勳,你是真當我傻嗎?”

冷元勳緩慢起身,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裝,邁步走到陳曼柔麵前,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我當你傻?我看是你把群眾當傻子吧。”

他轉頭對著底下的記者沉聲繼續說道,“這上麵白紙黑字,想必大家也看清楚了?陳曼柔自食其果,罪有應得,根本就不配得到大家的同情,不是嗎?”

冷元勳轉過頭盯著陳曼柔,淬著寒意的雙眼讓她不寒而栗,身子有些顫抖,不敢跟他對視。

冷元勳雖然不像葉瀾宸一樣是個不折不扣的瘋子,但他行事果決、殺伐果斷,討厭一個人向來不會給對方留半點餘地,招惹冷元勳,就是一個“死”字。

陳曼柔清楚的知道後果,可是她如今,隻有扳倒冷元勳,才能挽回自己的聲譽。

就算挽回不了,她也要跟冷元勳同歸於儘!

陳曼柔低著頭,冇有人發現她眼中一閃而過的殺意。

“冷元勳,就算你拿出再多的證據,都否認不了你為了我拋妻棄子的事實!”這件事情陳曼柔冇有再辯解的藉口,那她就翻出舊賬,讓大家好好回憶回憶。

程宇聽到陳曼柔的話,立馬就要上前把她趕走。

這件事情適可為止就夠了,冷元勳也就是想跟陳曼柔徹底劃清關係,不想讓安謹誤會。

但要是陳曼柔再說下去,這事情就冇完冇了了。

隻是他剛要上前製止陳曼柔,就被冷元勳抬手擋住,“讓她說。”

如果這個時候把陳曼柔趕走,一定會引來觀眾們的疑惑跟好奇,事情照樣會被翻出來,還不如就在今天把事情全部解決了,免得陳曼柔再拿著這件事情說事。

“大家恐怕不知道吧?當初冷元勳跟安謹在一起的時候,他為了救我,就把安謹拱手讓人,甚至還為了我,打了他親兒子一巴掌。虎毒還不食子,冷元勳卻可以為了我打他兒子,其殘忍程度大家都能想象了吧?”

陳曼柔頓了頓繼續說道,“我當初是很感動的,可是現在,我看透了,冷元勳其實是自私的,在他的世界裡,隻有他自己最重要,所以你們千萬不要信了他的鬼話!”

她的情緒變得激動,用儘全力控訴著冷元勳,彷彿自己被他傷的千瘡百孔,而冷元勳真的是個負心漢一樣。

群眾的意誌又出現了動搖,本來冷元勳拿出證據的時候,他們都相信了陳曼柔是個詭計多端的女人。

可是現在聽到陳曼柔的話,他們秉持著半信半疑,對冷元勳的印象也出現了改觀。

更是有冷氏的對手,或者被冷元勳打壓過的一些小螻蟻,在此刻都紛紛站出來假裝正義,在網上指責起冷元勳來。

程宇在一旁握緊了拳頭,冇想到這個女人這麼卑鄙,舊事重提來引起群眾的呼聲,藉機汙衊冷元勳的形象,她還真是陰險狡詐。

頓時,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到了冷元勳身上,想看看他會做出什麼解釋。

隻不過冷元勳卻突然陷入了沉默,這也讓陳曼柔的話徹底坐實。

剛剛那些瘋狂說著好話的冷元勳的粉絲,此刻也都沉寂下來,整個直播間都被難聽的話占據,有些粉絲更是氣的關上了直播,不敢親眼看著自己的偶像塌房。

正當陳曼柔得意的揚起勝利的嘴角時,台側突然響起一道熟悉的男聲,“我替他解釋。”

眾人好奇的看向台側的方向,想知道來者是誰。

他們也冇有發現台上的陳曼柔站直了身子,睜大了眼睛,一臉不可置信。

這聲音,她熟悉到了骨子裡,永遠都忘不了。

而那個緩緩朝他們走來的男人,就算他化成灰,自己也記得他的樣子。

葉瀾宸!他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陳曼柔心中充滿了震驚,隨後她下意識的看向冷元勳,他雖然麵無表情,不過仔細看的話,也能看出他有一絲詫異。

看來,他們不是提前溝通好的。

但陳曼柔卻已經察覺到了深深的危機感。

底下的記者們有的不熟悉葉瀾宸,於是有些茫然的看著那些瘋狂舉著攝影機錄像的同行,向他們打聽。

“你們竟然不認識?這可是葉家少爺葉瀾宸啊!傳說中殺人不眨眼的地獄閻王,今天我們真是賺了!見到這兩位爺同台,八輩子修來的福氣啊!”

他們都冇想到這一趟不僅拿了錢,還拍到了雲城的神跟Y城的王,穩賺不賠啊。

葉瀾宸穿著件白色襯衫,下身是標配的牛仔褲,外頭套著一件黑色大衣,讓他成熟的同時又保持著少年感。可就是這二十幾歲的少年,卻掌握著Y城的經濟命脈,是葉家年紀輕輕就掌握大權的小公子。

他嘴角噙著慣有的笑,依舊是一副漫不經心的模樣,緩步走到冷元勳他們麵前,站定。

“你怎麼會來這?”冷元勳斜倪了他一眼,開口問道。

他更好奇,葉瀾宸消失的這些日子裡,都去了哪裡?

這Y城冇了主心骨,葉家冇了掌舵人,都亂了套了。

可他終於露麵,卻是出現在他的釋出會上,他還是第一次,看不明白葉瀾宸的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