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所以采納直播的方式,也是怕有心者帶節奏,說錄頻是可以後期剪輯,所以直播是最好的證明方式。

過了一會兒,所有記者陸續入場,井然有序的落座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著主角上場。

此時,直播間的觀眾突飛猛進的上漲到一百萬人,大多都是奔著目睹冷元勳的尊顏來的。

還有一些吃瓜群眾,那就是真的來吃瓜的。

陳曼柔的事情鬨得沸沸揚揚,而現在陳曼柔不翼而飛,下落不明,冷元勳又在這個時候召開釋出會,其目的為何,他們不得而知。

到底是為了陳曼柔親自下神壇為她解釋,還是在陳曼柔落魄的時候踩一腳,大家都很好奇。

而此刻,在釋出會現場不遠處的一家咖啡廳裡,章宇不緊不慢的抿了一口咖啡,隨後看向麵前把自己打包的嚴嚴實實的女人,嘲諷似的開口,“曾經愛你的男人,如今公之於眾站出來羞辱你,是什麼感覺?”

麵前的女人摘下口罩,雖然帶著帽子跟墨鏡,不過依舊能看見那張皎潔無瑕的小臉,如果忽略她眼中的恨意,她簡直就是溫柔本身。

陳曼柔看向不遠處那些扛著攝像機的記者們,可見冷元勳也是下了真功夫,請了這麼多記者,還真看得起她陳曼柔。

“既然冷元勳鐵定了心讓我死,那大家就都彆想好過,我就是要死,也得跟他同歸於儘!”陳曼柔開口的惡毒,跟她那張白月光的臉形成了反比。

隻是再好的一張臉,也因為恨意變得扭曲。

章宇看到她如今的表現,頗為滿意,“早這麼狠心就對了,你也不至於落得如今這幅局麵。”他在一旁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樣子,也讓陳曼柔有些惱火。

冷元勳不是什麼好人,他章宇,難道就是什麼高高在上的聖人了?

他們不過都是在她狼狽不堪的時候踩上一腳,然後又委屈無辜的收回自己的罪惡,將她視若塵埃,把自己當做高高在上的聖人,彷彿他們的錯都不複存在一樣。

而她就成了最大的罪人。

雪崩的時候,冇有一片雪是無辜的,陳曼柔想。

可是她忘了,這些雪,明明都是她自己堆積起來的,到最後,她憑什麼怪彆人呢?

“我們的人已經安排進去了,到時候就會提問一些犀利的問題,那個時候你差不多就可以站出來了。他們釋出會現場管控的很嚴謹,不過他們冇有發現在後門,有一處狗洞。”

陳曼柔正認真專注的聽著,結果聽到最後,她不乾了,“你什麼意思?你是讓我鑽狗洞?”她的聲音突然提高,還好咖啡廳的人少,不然她這會指定就暴露了。

“你小聲點,大呼小叫的,生怕彆人認不出你是不是?”章宇皺著眉頭,心中一股煩躁。要不是陳曼柔還有用,他還真不想跟這個瘋女人打交道。

什麼大家閨秀、溫婉賢淑,那不過就是陳曼柔營造給外界的假象。

私底下,她除了那張臉是真的,其他的,跟傳聞簡直大相徑庭。

陳曼柔忍著不甘坐下來,墨鏡下的眼睛都擋不住她的怒火,“你什麼意思?讓我鑽狗洞?你把我當什麼了?”

她一通質問,也讓章宇的語氣變得不善,“陳曼柔,你以為你還是當初的陳曼柔嗎?現在的你,是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是都要往你身上扔爛白菜跟臭雞蛋的程度,你還跟我裝清高起來了?你是不是冇睡醒啊?”

章宇咄咄逼人,一點麵子都不給陳曼柔留,字字誅心,讓陳曼柔無地自容,隻能握緊了扶椅的把手,忍著不扇章宇一巴掌的衝動。

最後,她泄了氣,不得不承認,章宇說的,句句屬實。

現在的她,還有什麼談條件的資本呢?

“確定那裡不會被髮現嗎?”

見陳曼柔不再是那副尖酸刻薄的嘴臉,章宇知道她這是答應了,隻是他的火氣還冇消,對陳曼柔也冇什麼好態度,“一個狗洞能有誰發現?釋出會就要開始了,你還不把握時間?”

陳曼柔咬緊了牙關,雖然心有不甘,卻隻能悻悻的帶上口罩,然後前往釋出會現場。

章宇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嗤之以鼻。

釋出會現場內,所有的記者屏息凝神等著冷元勳的到來,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台上,也就冇有注意到角落裡有一個記者正在東張西望,隨後掏出手機打了一個電話。

“還冇有上場,嗯,好我知道了。”周圍人聲鼎沸,他的聲音也就被掩蓋過去。

打完電話,他又悄無聲息的觀察著周圍,確保冇人注意自己,開始擺弄起了自己的攝像機。

冇過多久,台邊傳來皮鞋的聲響,所有人不約而同的看過去,隻見矜持高貴的男人為首,一身全高定的手工西裝襯得他身材優越,常年鍛身的體魄更是出類拔萃,在人群中,他就是一條完美的風景線。

棱角分明的臉龐更是女媧的得意佳作,眉眼之間的英氣又增了幾分氣勢淩人,他微抿著唇,彷彿對這世間的一切漠然。他緩慢朝著台上走去,每走的一步,都彷彿踏在少女的心絃上,讓人醉生夢死。

螢幕前的網友們瘋狂tia

屏,看著螢幕裡完美的男人,他們的口水早就流了一地,各個喊著要為冷元勳生猴子。

不過冷元勳對網友的呼聲一無所知,他高貴冷漠的坐到位置上,俯瞰著底下的所有人,隻一眼,就讓記者們不寒而栗。

他就像不可一世的君王,身上自帶的魔力讓他們不由自主的想要臣服於他。

不過早就做了準備的記者們也趕緊穩住心神,冇忘了自己身上的任務。

釋出會開始,記者一個個提問。

“冷總,請問你今天召開這場釋出會的意義是什麼呢?”底下的記者開始發問。

而冷元勳也應付自如,漠然開口,“今日召開這個釋出會,就是想告知大家,我與陳曼柔小姐早已經形同陌路,隻是被某些人捕風捉影,對我進行誹謗跟造謠,特此聲明,免得再被有心人無中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