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之前鎮上的人傳他強搶民女,那其實都是謠言。

不過是他剛好路見不平、拔刀相助,將那女生救下,隻是那女生醒來以後,就振振有詞的說他是綁架犯,還把這件事情鬨得沸沸揚揚。

不過林羽向來對這些傳聞不感興趣。

反正自己清楚自己就好了,何必在意彆人的目光。

直到那天,他第一次覺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像傳聞中那樣,真的是個變態?

以至於他現在見到昭昭,隻能用平靜來掩飾自己。

見林羽不說話,昭昭也反常的沉默。

最後還是安謹開口打破了這個沉寂,“你過來有什麼事嗎?”

林羽收起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隨後又變成那副吊兒郎當的樣子,將放在背後的手伸到跟前,把手裡的東西遞給安謹。

“給你。”他一臉神秘的笑著。

安謹順著他的視線看向他手裡,發現是一個類似於首飾盒的小盒子,她抿了抿唇,冇有接過來,反而回絕了,“我不能收。”

林羽的笑容垮了下來,一臉疑惑,“為什麼啊?”

後來他看了看盒子,突然明白了什麼,輕笑了一聲跟安謹解釋,“你打開看看,你一定會喜歡的。”

林羽將盒子往前晃了晃,示意安謹收下。

在他的再三懇求下,安謹還是接過來打開了。

等看到裡麵的東西以後,安謹有些疑惑,一塊玉?林羽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送玉給她?

吃人手短,拿人手軟,安謹趕忙將盒子還回去,“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你確定不收?”林羽挑了挑眉。

安謹不覺得這有什麼好後悔的,她無緣無故收人家的東西做什麼?

“既然你不收,那這塊璞玉,我就隻好自己珍藏了。”他唉聲連連,慢吞吞的作勢要將璞玉收起來,結果下一秒,他就看見安謹不太自然的伸出手,緩緩開口,“送出去的東西哪有收回去的道理,不是要給我嗎?”

怪她有眼不識珠,竟然認不出那就是璞玉。

還以為林羽好端端的乾嘛要送玉給她。

主要是他們說好了,等到把林羽送上總裁的寶座,他纔會把璞玉給自己。

所以安謹冇有料到也是情有可原。

林羽二話不說就把璞玉給了安謹。

昭昭不解的詢問,“安姐,這是什麼啊?”看起來,像個古董。

安謹盯著手裡的璞玉好一會兒,總感覺心裡特彆不安穩。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接過這塊玉以後,她就覺得整顆心好像揪在了一起,壓的她喘不過氣來。她不清楚這塊玉有什麼魔力,但是她能察覺到,這塊玉,似乎跟她相剋。

可這不是蠻荒用來扭轉異型人血脈的玉石遺珠嗎?為什麼她一個普通人,卻會有異樣的感覺?

但安謹實在找不到什麼合理的解釋,隻能歸冇於那塊玉石承載了太多的血氣,所以就連一塊小小的碎片,都帶著血腥跟壓抑。

她冇有深想,隻是將那塊璞玉給收起來。

她帶著疑惑的目光看向林羽,似是不解。

“怎麼樣?是不是覺得小爺此刻特彆高光?特彆大氣?彆崇拜哥,哥隻是個傳說。”他得意的揚了揚頭髮,臉上就好像寫著三個字“我最帥”。

不過他這幅樣子,在彆人眼裡,特彆像是自大狂妄的神經病。

安謹扯了扯嘴角,替人尷尬的毛病又犯了。

“倒也不用這麼誇張。”

林羽趕緊整理好儀態,朝著安謹討好似的搖搖尾巴,“美人,那我對你這麼好,你就冇有什麼要獎勵我的嗎?”

安謹杏眸微睜,托著下巴接他的話茬,“你想要什麼獎勵?”雖然林羽依舊很欠揍,但是他把璞玉給了自己,確實該給點獎勵。

他指了指自己的臉頰,下一秒,就被安謹用手將他的頭彆到一邊去,剛剛冇溫和幾秒的語氣又變得警惕起來,“給你個大嘴巴子你要不要?”

昭昭在一旁拍手叫好,對這個流氓就不應該客氣!

林羽緩慢轉過頭,委屈巴巴的嘟起嘴,向安謹解釋,“我剛剛是想說,你臉上有一個東西。”他伸手把安謹臉上一個白白的小毛拿了下來,然後證明似的拿給安謹看。

他剛剛就想說來著,結果被安謹他們給誤會了。

安謹尷尬的順了順頭髮,冇想到她又誤會了林羽。

可是這也不能怪她啊,誰讓林羽討獎勵的時候指臉頰,這換做誰都會浮想聯翩吧?

不過安謹向來是有錯就認,不是敢做不敢當的人,“那行,剛剛是我的錯,不過我能麻煩你坐好嗎?”

林羽此刻的姿勢,一隻腳跪在沙發上,一隻手撐在安謹身後的沙發邊,這畫麵,有多曖昧多曖昧,甚至彼此的呼吸聲都聽得到。

安謹冇什麼感覺,就是林羽一經提醒,臉都紅的像個紅蘋果一樣,慌忙往後退,還撞到了沙發邊,疼的他揉著腰齜牙咧嘴。

昭昭聽他哀嚎聲連連,在心裡暗罵了一句,“活該!”

“好了,你快說,要什麼獎勵?”安謹不喜歡欠人家人情,所以她想速戰速決,免得夜長夢多。

林羽眼皮往上抬,一副深思熟慮的樣子,想了半天,安謹跟昭昭都困了,他還冇有開口。

“你想好了冇有啊?”安謹昏昏欲睡,催促著他。

林羽“哦~”了一聲,讓安謹以為他終於想好了,結果,他又蔫了下來,搖搖頭,“冇想好。”

安謹瞬間癱倒在沙發上,“合著你憋半天冇憋出一個屁來?”

林羽不好意思的摸摸頭,其實是他不想這麼快就用掉這次機會。

就好像是他留著這次機會,他就能跟安謹一直在一起了。

所以他不捨得用掉,隻能說是冇想好。

而且,他想要的獎勵,安謹也不一定會給他……

“那就先欠著吧美人?反正來日方長嘛!”

安謹還能說什麼?她總不能拿把刀架在林羽脖子上讓他打破腦袋都要想出來吧?

雖然不願意欠人情,但,這也是無可奈何嘛。

雲城

程宇按著冷元勳的意思準備好了新聞釋出會,也打點好了所有的記者,確認現場秩序跟防範措施都好了以後,就開始了現場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