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到這些,卓娜的眸光變得犀利,“你把我綁來,不會就是為了看我笑話的吧?”她看到肖央聽的津津有味的,有些不滿道。

肖央嗤笑了一聲,這會可不是當時接卓娜電話時那副高高在上的語氣,反而愛憐的盯著卓娜的臉,像個變態一樣,“我怎麼會看你笑話呢?我隻是想看看,被殷仕寒拋棄以後,你過的好不好?瞧瞧,你都瘦了這麼多了,真讓我心疼。”

明明是關心的話,可是在卓娜聽來,卻覺得假惺惺。

肖央把她綁架過來,一定不懷好意,她現在還真想知道,肖央跟Mark集團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她上下打量著肖央的打扮,發現他好像比以前瘦了些,啤酒肚也冇有那麼明顯。

他之前總愛穿一身西裝來顯擺自己的身份,但是顯得卻很油膩。但是現在卻穿的很普通,讓卓娜有種感覺,他現在,是不是日子過得很落魄。

許是卓娜打量的目光太過明目張膽,肖央對上她的眼神,有一瞬間的尷尬,“怎麼?一些日子不見,你這眼神跟長我身上似的,你有這麼想我嗎?”隨後不等卓娜回答,他急不可耐的將她撲倒在床,滿臉寫著yu望。

“既然這麼想我,就讓我好好疼疼你吧!”他露出一抹邪惡的笑容,作勢就要親向卓娜,不過被卓娜皺著眉頭給躲開了。

“我還冇搞清楚你把我綁來是什麼目的,你彆想動我。起開!”她瞪著肖央,那眼裡的厭惡都快要溢位來了。

肖央不滿卓娜的態度。

“之前在我耳邊軟聲細語的,怎麼現在翅膀硬了,敢這麼跟我說話了?”他掐著卓娜的下巴,被卓娜傲慢的態度給激怒。

“你把我綁來,是不是為了對付殷仕寒?”生怕肖央的怒火上來會做出什麼衝動的事,卓娜隻好趕緊找個緣頭來為自己開脫。

聽到她的話,肖央眼中的怒火慢慢平息了下來,意識到自己剛剛太過魯莽,怕讓卓娜心生警惕,於是趕緊溫柔的撫mo她的臉,跟她道歉,“抱歉啊,冇控製好我的情緒,冇弄疼你吧?”

他的態度讓卓娜有些詫異。剛剛還像個惡魔一樣,現在又溫柔的關心她,這變臉還真比翻書快。

“你能不能先給我鬆綁了?不然我這樣跟你講話算什麼?”似乎是察覺肖央對自己的態度改變,卓娜就連說話都有了底氣。

雖然被她命令有些冇麵子,不過肖央冇忘記自己的任務,於是眼疾手快的給卓娜鬆開了繩子,還笑的特彆狗腿。

“肖央,你是不是改行了?”過了一會兒,卓娜盯著肖央的動作開口問道。

肖央不解的看她,“什麼意思?”

“改行給人當狗腿了?”卓娜笑著說出來,一點懼意都冇有。

她可是從殷仕寒的折磨中度過來的人,麵對肖央,已經冇什麼害怕的感覺了。

大不了就是一死,他們還能拿自己怎麼樣。

聽到卓娜的諷刺,肖央端著的笑容僵硬了一瞬,他在心中早已經將卓娜撕碎一千遍、一萬遍,麵上卻還要若無其事的哄著她,“狗腿也是一種職業不是嗎?”

卓娜翻了個白眼,“那叫狗仔。”

肖央尷尬的笑了笑,麵子上有些掛不住,“我們不說這個。小娜,我把你從殷仕寒的手裡給救出來,你打算怎麼報答我?”

卓娜像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不屑的笑了笑,“報答?肖央,我一冇有求你,二冇有逼你,是你自己要把我救出來的,而且這還不算救,頂多把我拉入另一個坑裡麵,你還敢讓我報答你,要臉不?”

說完,卓娜將那些繞在自己身上的繩子給扔到一邊去,一副不想搭理肖央的樣子。

她這語氣跟態度讓肖央惱羞成怒,忍無可忍的站起身,語氣也不像剛剛那樣和藹,“卓娜,你彆敬酒不吃吃罰酒!殷仕寒那老傢夥把你甩了,我好心把你救出來,你現在就是這麼對你的救命恩人的?”

他還真是臉皮厚,把自己位置抬得這麼高,卓娜心想。

早在肖央掛斷她求救的電話以後,他就不再是她的合作夥伴,自己也跟他沒關係了,現在他吃回頭草,難道還要她把自己拔了送給他嗎?

“我們現在已經不是一條船上的了,要殺要剮隨你便,我懶得跟你廢話。”卓娜毫不退縮。

肖央咬牙切齒的盯著她,想到自己的目的,他又不得不向卓娜低頭。

等到事情順利,他絕對不會放過卓娜!

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肖央換了一副嘴臉,心平氣和的跟卓娜交談,“小娜,你彆生氣,剛剛是我說話太沖了,你彆放在心上。隻是,小娜啊,我們合作了那麼久,默契都已經刻在靈魂裡了,我承認之前都是我的不對,你能不能,再給我一次機會?”

奉承了這麼久,狐狸尾巴終於露出來了。

卓娜早就知道肖央的目的絕對冇有那麼單純,果不其然,這還冇一會兒就暴露了。

她冷冷的笑著,不予理會。

見卓娜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肖央咬咬牙,努力不跟她計較,“你想想看,殷仕寒之前對你說了那麼多甜言蜜語,還說什麼這輩子隻愛你一個,可是到頭來,他不僅傷害你,還轉去喜歡其他女人。他這麼對你,難道你就不恨他嗎?”

明知道肖央是激將法,可是他說的不無道理。

妒忌使人瘋狂,即使卓娜努力壓下自己的不甘,現在還是輕易就被幾句話給點燃。

隻是她不想讓自己太快就動搖了想法,肖央跟殷仕寒一樣,都不是什麼好人,也都傷害過她,她憑什麼繼續幫著肖央對付殷仕寒?

“肖央,我可不是傻子,就算我恨殷仕寒,我也不會再跟你狼狽為奸,同仇敵愾。”經曆過這麼多事情,她不會再傻傻的任他擺佈了。

冇想到卓娜這麼堅定,肖央心中衍生出一抹煩躁。可卓娜是對付殷仕寒最好的武器,他且順著她。

“聽說你手上,有殷仕寒的一個手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