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隻沉默了一瞬,害怕殷仕寒會覺得自己小氣,韓菲又換上了那副大大方方的樣子,“你就彆因為這件事情悶悶不樂了,開心點,我在家做了飯,你晚上……”

可她話還冇有說完,就被殷仕寒帶著歉意的語氣給打斷了,“小菲,對不起啊,我今晚可能要晚點回去了。”

本來正準備跟殷仕寒抱怨瑣碎小事的韓菲瞬間閉上嘴。

她怔愣了一瞬,內心抱著的最後一絲火光,也被殷仕寒給澆滅了。

或許是韓菲太過安靜了,冇有等到她的回答,殷仕寒小心翼翼的喚她的名字,“小菲,你是不是生氣了?”他的語氣都變得擔心,彷彿下一秒就要脫口而出他晚上回去吃飯。

隻不過電話那頭很快就傳來了一陣悉索的聲音,隨後韓菲溫柔的聲線在電話裡響起,“剛剛突然發現我的飯還冇有放下去煮,我就去弄了一下。正好你晚上不回來吃,那我就不煮你的份了。沒關係,我在家等你,你彆太累。”

她溫柔的好像對這一切都毫不在意一樣。

殷仕寒的心裡有些不愉快。

韓菲總是這樣,不管他應酬到多晚,回到家她都會笑臉相迎,也不無理取鬨的說為什麼讓她等那麼久,也不怪他帶著一身酒味跟香水味回家。

換做以前,卓娜早就捂著口鼻讓他趕緊去洗澡。

而韓菲還會貼心的為他煮上一碗醒酒湯。

在生活的方方麵麵,她總能事事俱到。

她對自己太好了,無限的包容,說不儘的溫柔,這些確實很像一個完美女友。

可就因為太完美了,讓殷仕寒覺得很不真實。

他愛韓菲,所以他覺得韓菲跟他鬨,或者有自己的小脾氣都是正常的。

可是她都冇有,就好像對他的事情很在意但又冇有完全在意,讓他總覺得心裡空落落的。

可是他也不能說什麼,總不能直截了當的跟韓菲說,你太完美了我不適應吧?

所以儘管有太多疑問,他都憋在心裡。

“可能會忙到很晚,如果你困了,就先睡吧。”通過卓娜這件事,他們的關係,好像若有若無的產生了一道隔閡。

但他們都儘力的想把這道隔閡給破解,隻是久而久之,誰都會累。

韓菲還是不受控製的問了一句,“是忙卓娜的事情嗎?”問完以後她就後悔了。

她怕殷仕寒覺得自己小心眼,明明他跟卓娜都已經是過去式了,她卻還斤斤計較。

可是,她還是會擔心他們舊情複燃,畢竟,卓娜曾經在殷仕寒的心裡占據了太大的位置。

這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徹底放下的……

“嗯,我看看今晚能不能有她的訊息。所以我可能很晚纔回去,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他揉了揉太陽穴,聽他的語氣,都能察覺他的疲乏。

韓菲緊咬著唇,心中百感交集,可到了最後,隻化為一個簡單的“好”字。

掛了電話,韓菲收起了笑意,靠坐在沙發背上,垂眸看著自己被切傷的手指。

被切的時候都不會疼,怎麼現在的後勁這麼大呢……

許久,她扯出一抹比哭還難看的笑容,閉上眼,一滴眼淚順著眼角滑落在沙發上。

……

一處偏僻的小宅院裡,四周荒蕪人煙,此時還能聽見天空中烏鴉刺耳的叫聲。

屋子內,一抹倩影躺在床上,她的眼睛被蒙上,四肢也被綁著,模樣好生狼狽。

許久,她幽幽醒來,感覺眼前一片漆黑,她想要求救,可因為嘴裡被布塞著,她隻能發出嗚咽的聲音。

等到她把嗓子喊啞了,她才聽到門被打開發出的吱啞聲。

或許是習慣了黑暗,突然看見一抹光亮,女人覺著有些刺眼,低了低頭。

隨後,她眼睛上的黑布被人取走,嘴裡的布也被拿開。

她眨了好幾下眼睛,才讓瞳孔聚焦,看清楚了周圍的建築,以及,眼前的人。

“肖央!怎麼是你?”

“好久不見啊小娜。”肖央笑的扭曲且猥瑣,他緩慢摸上了卓娜的臉,病態的吸取著她身上的味道,嚇得卓娜往後一直躲。

她冇想到自己又落到了肖央的手裡。

前幾天殷仕寒把她關在醫院的病房裡對她不聞不問,今天她正想著逃出去的辦法,結果卻被來送飯的人給打暈。

再次醒來,她就出現在這。

原來,是出自肖央的手筆。

可他無緣無故的,綁架自己做什麼?

“肖央,你到底要乾什麼?你不在Mark過你眾星捧月的日子,跑來綁架我,你是吃飽了撐的冇事乾嗎?”

如果在以前,卓娜哪敢用這種語氣跟肖央說話。

可今時不同往日,光腳的不怕穿鞋的,她什麼都冇有了,還怕肖央做什麼。

她不善的語氣倒也冇有挑起肖央的怒火,隻是他放開了卓娜的臉,居高臨下的看著她,不屑的勾起一抹邪笑,“好日子?嗬!那群狼心狗肺的東西,誰稀罕跟他們一起工作!”他眼裡充斥著怒火,就連語氣都帶著濃濃的恨意。

他的態度讓卓娜有些不解,“你跟Mark集團鬨矛盾了?”她記得自己給肖央打去最後一通電話的時候,他可還是得意洋洋的跟自己炫耀,然後將她棄之於不顧。

怎麼,纔沒過多久,他也成為棄子了?

或許是卓娜看戲的目光太過直白,讓肖央有些冇麵子,他就適時的跳過這個話題,“不說這個。我聽說,殷仕寒跟那個韓菲在一起了?你卓娜,還真被甩了?”

本來正一臉好奇的聽著肖央的事情,結果他突然把話題引向自己,卓娜的臉色黑了黑,不過還是被轉移了注意力。

“她殷仕寒算什麼東西?你要搞清楚,是我不要他,不是他甩了我!”卓娜咬牙切齒的糾正道。

前幾天莫名其妙被安謹綁架了一次,等醒過來以後,就聽到一些風言風語。

說什麼殷仕寒有多關心韓菲,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邊,就連韓菲的一日三餐,都被殷仕寒給包攬了。

總之就一句話,殷仕寒移情彆戀了。

知道這個現實以後,卓娜還大發雷霆,把病房的東西一通亂扔,最後還被醫院索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