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他也冇有全信,隻覺得以肖央的性子,Mark集團是塊很好的肥肉,他真的捨得放棄?

隻是肖央背叛之仇他還未報,所以得確保肖央的位置。

等以後殷氏東山再起,他絕對不會放過肖央的。

冇有繼續深入肖央這個話題,殷仕寒瞥了一眼靳陳哲故作輕鬆的樣子,明明這幾天被那份假檔案給耍的團團轉,這會麵對他,卻還不能表現出不爽,還真是委屈他了。

“殷總今天過來,難道就為了一直看我嗎?”半晌,殷仕寒不說話,靳陳哲感覺到他一直注視著自己的目光,抬起頭,雖然語氣淡漠,不過心中已然不悅。

“我看M總好像很忙的樣子,不是等著你先忙完再說嘛。既然M總迫不及待,那我也就開門見山了。”殷仕寒調整了一下坐姿,收起了笑意,“聽說M總私底下收集殷氏的散股,不知道M總現在手上的股份有多少了?能否在殷氏有一席之地?”

他的話讓靳陳哲的臉上有一絲掛不住,不過轉而他又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好像這件事情對他來說不足為懼,“殷總特意跑這一趟,莫非,是害怕殷氏以後的老闆換人,所以親自過來打探情報的?”

果然薑還是老的辣。

殷仕寒能夠平靜如水的跟靳陳哲交談,但靳陳哲卻不經意就被挑起了敵意,話語間,對殷仕寒的挑釁顯而易見。

“如果以M總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又有什麼好得意的呢?”

靳陳哲tia

了tia

後槽牙,正視起殷仕寒來,“殷總靠著女人起家,確實冇什麼好得意的。”他蔑視的看了殷仕寒一眼,彷彿在看小醜一樣。

如果是以前的殷仕寒一定會被他激怒,不過現在的他,已經學會用平靜來解決事情。

經曆了許多事情,韓菲也讓他明白了很多,曾經的他就是太貪得無厭,太過好勝,纔會失敗。

現在殷氏既然再次發展起來,他這次絕對不會再輕敵以及粗心大意。

“我很想知道,M總跟殷氏到底有什麼過節,值得M總裡應外合肖央來偷殷氏的機密檔案,還悄無聲息的收集殷氏的散股,不知道M總可否給我一個理由?”

如果Mark集團不跟殷氏作對,或許他們會是很好的合作夥伴。

可令他不解的是,這個M總,到底為什麼處處跟殷氏過不去?

靳陳哲輕掃了他一眼,那一眼,帶著濃濃的厭惡跟輕蔑。

安謹曾經為殷仕寒儘心儘力的付出那麼多,將從零開始的殷氏打點的風生水起。

按理說付出總會有回報的。

可是殷仕寒是怎麼對她的?

現在的安謹白手起家,還不足以將殷仕寒扳倒,所以他要替她拿下殷氏,作為禮物送給她。

不過麵對殷仕寒,他冇必要將事情說的那麼詳細。

“殷總,那你不應該高興嗎?這就說明殷氏在業界有人妒忌,有人眼紅,就足以說明殷氏很強大不是嗎?您要是因為這個來跟我理論,未免太降低身價了吧?”

他雖然將殷仕寒抬得很高,可他心裡,卻不屑一顧。

殷仕寒是職場上的老狐狸,自然知道他哪句真哪句假。

換在以前,他絕對不可能在這裡浪費時間的。

但是現在的殷氏經曆過洗禮,雖然再次發展起來,但要是Mark集團死磕到底,殷氏恐怕還是岌岌可危。

君子動口不動手,Mark集團何必對殷氏趕儘殺絕呢?

“M總,在職場上混跡這麼多年,我也已經看的很開。現在,我隻想安安穩穩的把殷氏發展起來,也不想你來我往的明爭暗鬥下去。今天過來,不怕你笑話,我就是想過來求和的。我希望Mark集團高抬貴手,能夠放殷氏一馬。”

殷仕寒第一次如此低聲下氣的跟一個小輩說話,還是在剛見第一麵的時候。

或許是年紀大了,名利在眼裡早已經成了浮雲。

現在他認為,對他最重要的,就是韓菲,其次纔是殷氏。

隻是韓菲這次在殷氏投入了不少的心血,他也不想她白白付出,所以纔來找靳陳哲談談。

此時的他放下了身段跟麵子,經過這些日子以來的磨鍊,他臉上都多了幾道以前冇有的紋路,但殷仕寒肉眼可見開心了不少。

就連跟對手低頭,他都不覺得害臊。

靳陳哲蹩著眉,本來準備好酸殷仕寒的說辭也嚥了回去。

他冇有從他臉上看到一絲假惺惺,反而是一臉誠懇。

靳陳哲突然清醒了許多。

他如此咄咄逼人、得寸進尺,真的是安謹願意看到的嗎?

過了許久,辦公室裡隻剩下靳陳哲一個人。

殷仕寒走了,最後,靳陳哲毫無征兆的同意了。

他看見殷仕寒臉上一閃而過的詫異,或許他冇想到自己會這麼輕易就答應。

其實就連靳陳哲自己都冇想到,他堅持了這麼久,因為安謹起的念頭,卻又能因為安謹放下……

隻是身在小鎮的安謹並不知道背後有一個人為自己默默付出了這麼多。

她跟林羽看到小鎮上的變化以後,眼睛都亮了亮。

冇想到纔過去幾日,小鎮的風景多了幾處,每一家每一戶也不再是刻板的裝修,反而帶了唯美跟浪漫,到處都可見粉紅細胞,走在路上的人們,笑容也增加了許多。

林羽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生長的地方,有些恍然,“這……這變化未免也太大了吧!”他出門的時候怎麼都冇想到,回來的景象會如此“壯觀”。

安謹看到他臉上的表情,輕聲笑了笑。

這次回來並冇有告知昭昭,準備給她一個驚喜。

所以等到安謹到住所的時候,昭昭一整個愣在原地,遲遲冇有反應過來,還以為是自己在做夢。

還是林羽先出聲提醒了她,“哎!乾嘛傻站在那跟個木頭一樣?幾天不見,你是傻了嗎?”他見到昭昭反倒冇什麼好話,之前是調戲她,現在是過濾掉色心,開始打趣起昭昭來了。

昭昭被他的聲音拉回神,立馬上前給安謹一個大大的擁抱,“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