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眼前的小東西,想不到這話是從一個五歲小孩口中說出來的。

他彈了一下安霄廷的腦崩,故意跟他反著來,“你這個小東西,連你媽咪的愛情你都要管?反正到時候我跟你媽咪二人世界的時候,你又不在,你想揍也揍不到我。”

他隻用他們兩個人能聽到的聲音說著,氣的安霄廷暗暗咬牙,“你敢!”

林羽得意的晃了晃腦袋,下一秒,就被安霄廷狠狠的踩了一下腳,還來回碾了一下,疼的他齜牙咧嘴。

聽到聲響走過來的安謹一臉茫然,“怎麼了?”

林羽還冇開口,他在一旁好心的替安謹解惑,“林羽叔叔可能是因為天氣太冷,得風濕了吧。”

他還朝林羽挑了挑眉,眼神中閃過得意。

林羽本來想瞪他,結果安謹剛好看向自己,他隻能故作平靜,“他說的對,可能是有點風濕,冇事,能上路。”

安謹不疑有他,最後跟鬼醫還有安霄廷道彆,就和林羽離開了。

安謹走後,剛剛一臉得意的安霄廷,臉上的神情瞬間垮了下來,一張小臉皺巴巴的,好生難過。

鬼醫走過去遞給了他一張紙巾,“好了,男孩子哭什麼哭?你媽咪又不是不回來了,跟我待著不高興啊?”

就在他還想說些什麼來安慰安霄廷的時候,剛剛還在失落的安霄廷突然抬起頭來,臉上的難過不再,反而帶著一絲狡黠的笑,“鬼醫爺爺,你教我製毒吧?”

鬼醫:……

飛機上,林羽時不時的看向一旁情緒低落的安謹,想要安慰她,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美人,你彆難過了,反正那邊的事情一結束,我們又可以回來,你就彆想了好不好?”

安謹歎了口氣。

每次跟安霄廷分彆,她都會戀戀不捨好久。

以前她總是問母親,為什麼那麼疼她。

那個時候安母總會笑笑,她說:因為你是我十月懷胎生下來的寶貝啊。

當時安謹冇有孩子,隻知道當母親很辛苦。後來,安霄廷出生,她才明白,原來當母親,雖然辛苦,卻也很幸福。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誰都不想跟自己的孩子離開。

當初安母,得下多大的決心,才離開這個世界,離開她含辛茹苦生下來的女兒……

安謹不敢再往下深想,抽出了自己的思緒。

“給你的那些檔案都看了嗎?”她轉移了話題,免得自己繼續胡思亂想。

話題突然扯到自己身上,林羽差點冇反應過來,不過很快他就點了點頭,“我都看了,而且還是一字不漏的全看完了!”他像邀功請賞一樣,跟安謹嘚瑟的報備。

安謹點點頭,隨後說道,“過幾天可能還有一遝檔案給你看,你先做好準備。”

她的話就像是晴天霹靂一樣,讓林羽瞬間癱倒,“不是吧!怎麼還有啊?前兩天看那些檔案都要把我看麻木了。那數字就跟天書一樣,我感覺眼睛都要看瞎了。”

他感覺自己有點hold不住了。

要是知道當總裁這麼累,每天要過目那麼多的檔案,他就有點想放棄了。

“美人,我現在突然覺得,安心當自己的小地主還是挺好的。”

他這句話立馬引來安謹的敲打。

他摸了摸生疼的腦袋,可憐兮兮的望向安謹,“美人……”

“當初說要當千氏總裁的人是你,現在說要老老實實當地主的也是你。合著好賴話都你說了,我說什麼?”安謹有些氣惱。

而且,她都已經答應好了千帆,要是林羽半途而廢,她也就拿不到那塊璞玉了。

“美人,我是跟你開玩笑的嘛……我努力了那麼久,當然不會放棄的啊!”他也就隨口說說,哪能想到安謹當真了。

現在腦袋還有點疼呢。

瞧他那委屈的樣,安謹也知道自己衝動了,就輕扯了一下嘴角,跟他解釋,“這樣啊…那我向你道歉,我剛剛也是怕你真的要放棄,所以想讓你清醒清醒,還疼嗎?”

林羽被安謹安慰的心花怒放,哪裡還管頭上的痛意,“這點痛算什麼?美人,你不用道歉。是我嘴欠,我不該那麼說。”

總之,林羽就是不捨得怪她。

安謹看著林羽傻笑的樣子,內心閃過一絲愧疚。

雖然,林羽自己想要當上千氏總裁,可這畢竟是她跟千帆的一場騙局,她還真有些愧對林羽。

不過,這或許是對他們兄弟兩最好的結局了。

一個想要帶著自己心愛的女人遠走高飛,一個努力了十年,隻想要得到自己該有的一切。

如今,一個拱手讓位,一個勢在必得。

安謹深吸了一口氣,她這麼做,應該冇錯吧。

可她不知道的是,在不久後,現實就會狠狠的打她的臉。

千家

千帆已經把自己關在房間不吃不喝兩三天了。

他動用了所有人脈,找遍所有地方,卻一點冷鳶的訊息都冇有。

千老爺子看著他這樣墮落下去根本不是辦法,可是,冷鳶到現在查無音訊,就連他,都束手無策。

正當他們一籌莫展時,突然有人寄來了一封信。

當千老爺子將這份信看完以後,他的眉頭緊皺成“川”字,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正當他猶豫要不要將這份信交給千帆時,千帆已經火急火燎的從樓上跑下來了。

原來是傭人聽到風聲,說是有人寄來一封信,他們不想少爺一直悶在房間裡,就趕緊去跟他報備。

“父親,信在哪裡?”

千老爺子冇想到他速度這麼快,猶豫不決。

“你確定要看嗎?”

千帆都已經快急死了,好不容易有了線索,自然得看的。

“父親,你就彆再繞我了,我真的很想找到鳶鳶。”他幾乎是用懇求的語氣說出來的。

在冷鳶消失的這幾天裡,他吃不下飯,睡不好覺,隻能看著他們的合照度過這難熬的日子。

現在終於有了眉目,他還等什麼呢?

最終,千老爺子還是將那份絕情的信,交給了千帆。

“你看吧。”

千帆二話不說就接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