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朋友,彆浪費力氣了,乖乖回去坐著,叔叔不會對你怎麼樣的。”他要過去抓安霄廷的手臂,不過被他躲開了,眼睛裡充滿提防,“為什麼要抓我?”

見安霄廷不像電視裡麵的小孩子哭哭啼啼,反而沉著冷靜的跟他對話,殷仕寒不禁有些佩服這小孩心理的強大。

“你猜猜看,我為什麼要抓你?”

“你想說就說,不想說我也不在意。反正我媽咪會找到我的!”安霄廷對於安謹是滿滿的信任。

隻不過他又一次失蹤,安謹一定會很擔心。

他捨不得安謹難過,可偏偏總有人跟他們作對,拿他來威脅他媽咪。

想到這裡,安霄廷的眼中就出現了他這個年紀不該有的殺意。他討厭這些乾擾他們生活的人,就像是劊子手,將他們原本寧靜安穩的生活給打破,擾的他們不得安寧。

如果可以,他真想快快長大,這樣就可以保護安謹,而不是讓自己成為她的弱點跟軟肋。

見這小孩散發出來的氣場,跟冷元勳簡直如出一轍,殷仕寒不僅震驚,還有些被震懾到。

但不管怎麼說,安霄廷現在在他手裡,他一個大人,怎麼能被一個小孩子嚇到呢?

“小朋友,話可彆說的太滿。隻要我不打電話給你媽咪,她絕對找不到你的。所以你還是乖乖聽話,聽話的小孩子纔有獎勵啊!”殷仕寒壞笑著朝安霄廷走去。

正當他要得手時,大門口突然響起一道聲音,“殷仕寒!你放開我兒子!”

隨後便傳來一陣匆匆忙忙的腳步聲。

殷仕寒大驚失色,冇想到安謹他們會這麼快就找到這裡,眼疾手快的挾持安霄廷,掐著他的脖子,帶著他往後退,“彆過來,不然我就對他動手!”殷仕寒衝著安謹他們大喊道。

因為冇有料到,他也冇有多做其他準備,此刻隻能把希望寄托在安霄廷身上。

身後的幾個保鏢也趕緊衝了上來護住殷仕寒。

而坐在電腦前看到安謹到了以後的冷元勳有些坐不住,怕她遇到危險,立刻將程宇叫了進來。

“讓我們派在M國的人此刻都到這個地方去,一定要保證安謹跟安霄廷…還有其他人毫髮無損的回家,不能出現一丁點意外。”

程宇有些茫然,不過還是點點頭,“那冷總,你還飛M國嗎?”

冷元勳盯著螢幕有一會兒,隨後才緩緩開口,“不去了……”既然安謹不想見到他,隻要能保證安謹的安全,那就足夠了。

程宇捕捉到冷元勳眼中一閃而過的落寞之色,有些感慨。

冷元勳向來是一個我行我素的人,做了決定就不會再改變,以前的他,無論做什麼,都不會猶豫,簡單明瞭。可如今,安謹的存在,讓他有了很多以前從未有過的情緒。

會退讓、會妥協、會逃避,總之,安謹真的改變了冷元勳很多。

最重要的一點,她教會了他怎麼去愛人。

可當冷元勳學會了以後,安謹卻離開了。

造化弄人,他們之間這關係,剪不斷,理還亂。作為旁觀者,他們也不好插手。

程宇走後,冷元勳靜靜的盯著電腦裡的畫麵,情緒被裡麵那抹身影所牽動著。

“殷仕寒,你瘋了是不是?為什麼要對一個小孩子下毒手?”安謹握緊了拳頭,努力剋製著自己的情緒,但怒火讓她的聲音都顫抖了幾分。

她冇想到殷仕寒如此心狠手辣,他這次做的,就是在徹底抹滅他們曾經所有的情分。

殷仕寒此刻一手掐住安霄廷的脖子,一手環住安霄廷的身子,蹲在原地,警告著安謹他們不準往前。

“安謹,你怪我嗎?”殷仕寒冷笑一聲,繼續補充道,“要不是你拒絕了我的請求,我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嗎?說來,罪魁禍首還不是你自己嗎?”殷仕寒的野心跟貪婪早就占據了上風。

這會,已經不在乎他們之前一起走過的時光,也不在意安謹是他曾經最得意的左右手。

他的眼裡隻有公司,隻想讓殷氏起死回生。

其他的人,不過是工具罷了。

安謹冷眼看到他走火入魔的樣子,怒火席捲著她,恨不得上前把殷仕寒打一頓,讓他好好清醒清醒。

“用這麼下三濫的手段來逼我妥協,殷仕寒,你的手段還真是越來越搬不上檯麵了。”安謹話裡話外都是對殷仕寒的冷嘲熱諷。

她看著被殷仕寒圈在懷裡緊皺著眉頭的安霄廷,臉上寫滿了擔憂。

林羽緊咬著牙關,憤怒的就要衝上前去,“是個男人就把小孩給我放了!出來打一架,彆在後麵躲著當縮頭烏龜!”

他擼起袖子就要跟他們乾,不過安謹能看得出來眼前幾個保鏢也不是吃素的,拉住了林羽的手腕,“彆衝動。”

林羽不甘心的看了她一眼,眼裡充滿了不解。

“霄廷在他們手裡,你想讓霄廷有事嗎?”安謹的話讓林羽的火瞬間熄滅,不過他還是不甘心的瞪著殷仕寒。

鬼醫在一旁倒是不慌不忙,確認了那小鬼平安無事就好。他悄無聲息的注視著這一幕,隨後趁著所有人不注意翻轉了一下手背,幾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銀針瞬間整齊劃一的穿過那幾個保鏢的手,他們的手肉眼可見的變黑了。

他們起初還冇有注意到,隻是突然覺得手很癢,他們剛拿起來看了一眼,就快被嚇暈過去。

整隻手從白變黑,不過兩秒的事,而且逐漸蔓延到了胳膊,黑的連紋路都看不出來。

他們墨鏡下的眼睛睜大,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手。

安謹也被他們吸引了注意力,看向他們不停的抓撓發黑的手,有些疑惑。她下意識的看向一旁的鬼醫,見他神色淡定,眼裡閃過一絲滿意的笑,心中瞭然。

殷仕寒也不知道他們發生了什麼,一個個的突然哀嚎起來,跟剛剛的威猛模樣判若兩人。

“你們乾什麼啊?乾嘛突然喊起來?”

隨後他注意到了他們的手,大跌眼鏡,“你們的手……”他顫抖的指著那幾個保鏢的手,正好他手抬起,被安霄廷鑽了空逃出他的控製,隨後他趕緊朝著安謹他們跑去。

殷仕寒見懷裡一空,瞪大了眼睛,眼中閃過一絲狠咧。

“媽咪!”

安霄廷已經準備撲倒安謹懷裡,結果下一秒,身後傳來一道喝止,“站住!不然我一槍繃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