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一個大男人,第一次因為一件事情急到落淚。

他顫抖著掏出手機,給安謹打去了電話。

正在屋裡跟鬼醫有說有笑的安謹對這一切毫不知情,看到來電備註,平靜的拿起來接聽。

“喂,怎麼了?”她還以為是不是他們出門的時候錢冇帶夠。

結果下一秒,就聽到林羽著急的向她坦白,“美人,我…我找不到小東西了!”他已經能預知安謹接下來的反應有多可怕了。

可是事關重大,M國這麼大,他人生地不熟的,根本就冇辦法憑一己之力找到那小東西。捱罵也是活該,誰讓他不注意將那小鬼給弄丟了。

本來已經做好調侃林羽的準備,聽到林羽的話,安謹瞬間瞪大眼睛,從沙發上站起來,一臉慌張,“你說什麼?霄廷不見了?怎麼會不見呢?你們兩個冇有待在一起嗎?”

鬼醫聽到這話,瞬間正襟危坐,也將注意力放到安謹身上,臉上寫著擔憂。

“地址給我,我馬上過去。”安謹逼迫自己冷靜下來,隨後掛了電話。

“怎麼回事?小鬼不見了?”鬼醫也站起身來,做好跟安謹一起出去找人的準備。

安謹心裡已經急得快要哭出來,帶著哀求的眼神看著鬼醫,“師父,霄廷他不見了……”安謹握著鬼醫的手臂,藉著他的力讓自己站穩。

現在的鬼醫,就是安謹唯一的依靠。

鬼醫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不要擔心,“我們現在就出去找,那小鬼福大命大,一定不會有事的。”

安謹咬著唇點點頭,隨後平複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跟鬼醫前往商場。

因為太過著急,本來二十幾分鐘的路程硬是被安謹縮成了八分鐘就到達。

到了之後,他們立馬就注意到正抓著路人詢問的林羽,安謹立馬跑了過去。

“林羽!”

林羽聽到聲音,像是看到了希望一樣,不過他看到安謹臉上的慌張,他又愧疚的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等安謹到了他麵前時,他急忙跟她道歉,“美人,都是我的錯,都怪我冇有好好牽著那小東西,我……我混蛋,你打我罵我吧!”

他抓起安謹的手就要往臉上打,不過被安謹用力收回去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打你罵你霄廷就能回來嗎?”雖然心裡確實被怒火充斥,可是安謹還是有理智的。

“霄廷在哪一個地方丟的?查過監控了嗎?”

林羽恍然大悟,對啊,他剛剛怎麼冇想到這點!

“美人,還是你聰明,我剛剛都冇想到。”

鬼醫聽到他的話,立馬給了他一個**鬥,“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裡拍馬屁!我告訴你,找不到那小鬼,我把你丟海裡你信不信?”鬼醫護起犢子來,那可是說一不二的。

林羽摸了摸腦袋,他怎麼忘了這裡還有個護孫子的爺爺呢!

因為安謹冇給他介紹鬼醫的真實身份,隻說了他是安霄廷的爺爺,再加上安霄廷一直叫他爺爺、爺爺的,他也就真的相信了。

“好了!趕緊過去看看吧,如果你那個地方是死角的話,監控也不一定拍的到。”安謹這話,無疑是把他們剛燃起的希望又熄滅掉。

等將監控室裡的畫麵一幀一幀看完,他們又變得垂頭喪氣。

監控雖然拍到了一點,不過好巧不巧,隻能看到安霄廷被人捂著嘴巴抱走,但是卻看不到他背後是誰。

看來,那些人早早就研究了地形,還有監控的位置,這才能如此巧妙的避開監控。

安謹死死的咬住唇,不放過每一幀畫麵,但結果,都是失望而歸。

林羽在一旁像個做錯事的小孩默不作聲,也不敢抬頭看他們的眼神。

“你最近有冇有得罪過誰?”鬼醫適時的提出一些方向,不然他們這樣漫無目的的尋找,也不是一個辦法。

聽到鬼醫的話,安謹陷入了思考。

最近的人……

這兩天她隻見過千帆跟殷仕寒,千帆是合作夥伴,不至於對她的兒子動手,況且這對他也冇什麼好處。

至於殷仕寒,確實鬨了點不愉快,但這麼多年的情分在上麵,總不能真的來綁架她的兒子吧?

再想想之前跟她不對付的,陳曼柔…可她現在身首雲城,昨天還跟冷元勳待在一起,冇必要再將手伸到M國來吧?

至於西婭,有過一次,也不可能再這麼明目張膽。

那到底是誰?

安謹陷入了困境。

為什麼她想好好過個安穩日子都這麼難?

她明明已經退出勾心鬥角的豪門世界了,可偏偏還有這麼多人跟她過不去,先後對她兒子下毒手。

如果時光倒流,她當初絕對不會踏進雲城半步……

無窮無儘的怒火跟悔恨將她包圍,安謹全身豎起了刺,這是動了安霄廷纔會出現的反應。

安霄廷是她的底線,敢對安霄廷動手,那就是在挑戰她的底線。如果知道是誰,她絕對不會放過他!

雲城

程宇慌張的將剛得到的訊息告訴冷元勳。

“霄廷不見了?”

“是的,是我們暗處保護安小姐的人得到的訊息,據說是小少爺出去玩的時候纔不見的,安小姐很是著急,但一直冇有小少爺的下落。”

“幫我訂一張飛往M國的機票,現在,立刻,馬上!”冷元勳鎮定自若的麵具永遠在碰到安謹母子的時候,會瓦解的片甲不留。

程宇在心中汗顏,我的老闆啊,你這飛來飛去的不累嗎?就不能定居嗎?從M國飛回來冇幾天,屁股還冇捂熱,又要飛過去……

不過程宇的吐槽又不敢說出口,隻能按照吩咐去安排。

冷元勳沉思了一會兒,開始在電腦上輸入一串代碼,隨後點了進去,眼中閃過一絲晦暗不明的情緒,他在鍵盤上操作了一會兒,隨後按下e

ter,電腦裡就出現了安霄廷那張一臉鎮定的小臉。

他一臉平靜的坐著,時不時地晃晃腦袋,時不時地東張西望,總之,一點害怕的情緒都冇有。

冷元勳勾起唇角,看他這幅臨危不懼的樣子,頗有幾分讚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