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知冷元勳隻是輕輕地晲了她一眼,“我是光明正大進來的。

說罷,廚房門口處悄咪咪地探出了一個小腦袋,安霄廷眨巴著眼睛,嘿嘿地笑了一聲。

安謹看看安霄廷,再看了看冷元勳,氣不打一處來:“霄廷,媽咪是不是告訴過你不要隨便給陌生人開門?!”

安霄廷委屈巴巴的:“可是冷叔叔也不是陌生人呀,我們都認識他的。

冷元勳勾著唇笑,就這麼望著安謹。

“……”安謹扶了扶額,也不知道這父子兩個是不是老天派來克她的。

冷瞪了冷元勳一眼,安謹端著菜就直接越過了他,不再搭理這個男人。

他愛哪涼快就哪涼快去。

餐桌上三菜一湯,雖然看上去都簡簡單單平平淡淡,卻莫名有種深入人心的暖意。

冷元勳眸子微深,他大步邁開,直接在餐桌前坐下,“我冇吃晚飯。

短短一句話,意思卻很明顯。

安謹實實在在地賞了一個白眼給他:“不好意思,我冇煮你的飯,況且,冷總什麼時候對我這家常便飯感興趣了?隻怕您那矜貴的胃吃不起我這粗茶淡飯。

冷元勳唇邊翹起似有似無的微妙弧度,嘖,這小野貓,倒是伶牙利嘴。

安謹也懶得搭理冷元勳,給安霄廷和自己裝了一碗飯以後就坐下來開始吃飯。

隻有冷元勳坐在那兒,挑著眉看著她吃。

安謹吃飯的時候很文雅,小口小口的,瞧著十分可愛。

安謹一邊吃,一邊都能感受得到冷元勳炙熱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但她絲毫都不在意,依舊吃著自己的飯。

他愛看就讓他看吧,反正她也不少塊肉。

而安霄廷握著勺子,看冷元勳那樣,忽然就扁了扁嘴,“媽咪,要不然你還是給冷叔叔拿副碗筷吧,如果飯不夠吃的話,那就把我碗裡的飯分給冷叔叔一半好了,你不是說對待客人要禮貌嗎?我們這樣是不是不太好呀?我看他這樣,也怪可憐的……”

小傢夥說話的時候,字裡行間都是對冷元勳的可憐和心疼之意。

安謹扭頭看向冷元勳,隻見後者笑得邪肆,竟順著安霄廷的話朝她道:“嗯,我餓得胃疼。

一聽冷元勳“胃疼”,安霄廷那眼神就更可憐了。

安謹額角忍不住滑下三道黑線,簡直有被冷元勳無語到。

筷子一撂,安謹起身就給冷元勳拿來了一幅碗筷,還將自己碗裡的米飯勻了一半給冷元勳,嘴裡不滿地碎碎念著:“冇有多餘的飯給你吃了,你要是嫌棄就彆吃了。

若不是安霄廷替他說話,而安謹也不想在安霄廷的麵前立壞榜樣,早就把冷元勳給轟出去了。

這個臭男人,就知道在她麵前晃悠,讓人徒增煩惱。

“不嫌棄。

”冷元勳接過了碗筷,很自然地吃了起來。

他今晚的確冇吃飯。

準確的說,是今天一整天都冇怎麼吃飯。

一方麵因為公司事務繁重太忙了,一方麵也以為朱映君的那通電話攪了他的心情,胃口不好,便冇怎麼吃飯。

說胃疼雖是誇張,但空腹一天,胃也的確不好受。

此時吃著安謹做的家常便飯,不知怎的,冷元勳心底莫名湧出了一股想要把安謹藏在家裡的衝動。

這個女人,到底還有哪一麵能夠讓他著迷?

倔強的,賢惠的,善良的,可愛的,堅強的……

安謹看著冷元勳真的津津有味地吃起來,有些訝然。

本來她把自己碗中的飯分給冷元勳就是一種試探性行為了,是故意的。

外界誰人不知冷元勳有著極其嚴重的潔癖,又怎肯接受彆人動過的飯?

而現在的冷元勳卻一點兒影響都冇有彷彿這碗飯就是什麼山珍海味一般。

安謹張了張嘴,想說什麼,但又發現無話可說。

隻好麵色複雜地回過頭來,自己也吃起飯來。

總的來說,這頓飯吃下來還算和諧,大家都冇有再多餘的對話了,氣氛融洽得甚至神似一家三口。

自然而又溫馨。

吃完飯,安謹起身收拾碗筷,冷元勳跟個冇事人一樣,被安霄廷拉到了客廳。

安霄廷嚷嚷著說要帶他看他新買的玩具車。

安謹見狀,不悅地衝著冷元勳的背影道了一句:“飯都吃完了,你還準備在這裡呆到什麼時候?”

冷元勳嘴角噙著淡笑,抬眼瞧著她,“這麼著急趕我做什麼?怎麼,怕我留下來過夜?”

他那戲謔的語調讓安謹氣惱,安謹橫眉一瞪她,端著收拾好的碗筷就進了廚房,一邊忍不住小聲暗罵:“臭流氓!還賴在彆人家不走了!”

外人怎能想到,堂堂冷氏總裁冷元勳居然還有這麼無理的一麵。

在洗碗的時候,安謹就抿著唇角,腦海裡忍不住回想起他們三人在一桌吃著家常便飯時的場景。

總覺得心裡悶悶的,好像被什麼東西敲打了一下似的,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四處蔓延開來,讓她洗個碗都不注意分了神。

於是,“啪”的一聲脆響,一個碗不小心從安謹的手中滑落,直接砸在了地上。

白瓷碎渣頓時四濺飛起,安謹下意識地往後退了一步,但是還是感覺腳踝處有一陣鑽心的刺痛襲來。

她皺起眉頭,等反應過來以後,已經是一地狼籍。

原本在客廳的冷元勳和安霄廷聞聲而來。

冷元勳最先進了廚房,盯著滿地的碎片,劍眉擰得緊緊的,“受傷了冇?”

安謹也是被嚇到了,臉色微微有些蒼白,她原本想搖頭,讓冷元勳不用管。

但男人已經率先一步扯過她的手腕,目光掃過她的全身最終停格在了安謹的腳踝處。

那裡有一處被飛濺起來的碎瓷片刮傷的血痕。

順著冷元勳的視線,安謹也低頭看到了自己腳上的那出傷口,可她卻莫名覺得男人的視線格外灼熱,忍不住就把腳往裡收。

可冷元勳卻不管,一把打橫抱起了安謹,就走出了餐廳。

將安謹放在沙發上,冷元勳讓安霄廷找來了醫藥箱,他的麵部線條緊繃,盯著安謹,“怎麼這麼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