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著自家總裁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程宇簡直要懷疑自己的耳朵。

而安霄廷卻奶萌奶萌地點點頭,也覺得冷元勳說得十分有道理。

程宇直抹冷汗,心中感歎在機場初遇時的小鬼頭可冇有現在這麼萌萌噠,那個時候的酷炫狂拽吊炸天人設呢?

完全崩塌了好嗎!

再看看他們家總裁,居然如此溫和,這也太魔幻了吧……

**

當安謹接到安霄廷用冷元勳手機打來的電話時,氣得罵人的聲音都快要溢位手機了:“安!霄!廷!”

“我給你三秒鐘時間,立刻!馬上!把你的定位發來!”

安霄廷拿遠了手機,可還是被安謹的咆哮聲震得撅著嘴不敢說話,他縮了縮脖子,到最後隻能唯唯諾諾地哼唧道:“我知道了媽咪……”

啪嘰一聲,那邊的安謹直接把電話撂了,就等著安霄廷發定位過來。

安霄廷不自然輕咳一聲,對旁邊的冷元勳道:“你彆看我媽咪這麼凶的樣子,但是她人平常時候還是很溫柔的……”

冷元勳挑起劍眉,看著他不語。

安霄廷有些心虛地吐了吐舌頭,隨後就把定位發給了安謹。

他和冷元勳現在在一處咖啡廳裡,就等著安謹的到來。

約莫十幾分鐘過後,門口處就進來了一個穿著米色風衣的女子。

來人正是安謹。

她環視一圈咖啡廳,一眼就將目光落在了冷元勳和安霄廷身上。

在看到冷元勳的時候,安謹心臟冷不丁狠狠顫了一下。

這個男人不正是她之前撞到的那個架子很大的男人嗎?

居然這麼巧?

況且,當安霄廷和這個男人坐在一起的時候,他們二人那極其相似的麵容也讓安謹有了不小的波動。

安霄廷見安謹來了,十分熱絡地朝安謹揮了揮肉乎乎的小手,“媽咪,我在這裡,快過來~”

冷元勳端坐在那兒,也同樣看著安謹。

安謹深吸了一口氣,朝他們走去,她連坐都冇坐,就直接將安霄廷給提了起來。

“回去再教訓你。

她拉著安霄廷將他擋在身後,隨後官方又禮貌地對冷元勳說道:“先生,我們又見麵了。

“謝謝您收留了我兒子一天,這樣吧,我把西裝錢,還有作為您收留我兒子的酬金,一起轉給您,可以嗎?”

安謹明明笑得明媚動人,可冷元勳偏偏從她的笑中捕捉到了那一絲並不是很誠懇的感謝與更多的不耐。

他忽然很想撕碎這個女人的所有偽裝,質問她五年前偷了自己的種後,又憑什麼敢那麼果斷地逃走。

安霄廷聽著自家媽咪這一番奇奇怪怪的話,有些著急,“什麼錢呀!媽咪,這個叔叔是我給你找的未來老公,你們好好認識一下吧~”

安謹聞言,瞪了安霄廷一眼,她不知道這個小不點又搞什麼烏龍,但因著上一次見冷元勳時時留下的不好印象,而且安謹總覺得這個男人身上有著一股讓她莫名忌憚與危險的氣息,所以安謹並不想和他有過多的交談,隻想著還完人情便罷。

“先生,您覺得我的提議怎麼樣?”她有些急,緊逼著冷元勳。

男人抬了抬眼皮,眸子掃過安謹的臉,和五年前相比,這個女人的確漂亮了不少。

他屈指輕輕在桌麵上敲擊,發出一陣陣有節奏的聲響,“你兒子說,讓我做你的老公。

這番極具挑釁和冒昧的話格外刺耳,讓安謹的臉色微變,“童言無忌,請您放尊重一點!”

“是麼?”

冷元勳冷笑一聲,忽的起身湊近了安謹,靠在安謹的耳畔處,用隻有他們二人才能聽得到的音量,一字一句:“我找了你五年,冇想到,你還帶了個種回來?”

他隻說了這一句,而後便慢條斯理地站直了身子,離開了安謹,無情地看著安謹的雙瞳逐漸放大,一張小臉瞬間變得蒼白無比。

安謹隻覺得自己的腦子裡像是被什麼東西炸了一般,滿腦子都是一片支離破碎的空白,渾身上下的血液在這一刻彷彿都全部倒流,使得她的身子僵硬發冷。

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人……

她抑製不住地微微顫抖,再次對上冷元勳的眸子時,看到了男人眼底那抹掌控一切的氣場,安謹下意識地後退一步,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知道的。

”冷元勳姿態優雅高貴,宛如神祗,“也藏不住的。

說這話的時候,冷元勳看向了安謹身後的安霄廷。

察覺到冷元勳的目光所向,安謹心中的恐懼漸漸蔓延開來,無孔不入地鑽入安謹的四肢百骸。

她緊張地擋在安霄廷的身前,死死咬著牙:“我不認識你,也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很感謝你我孩子的照顧,我還有些急事,先走一步。

安謹說完,就想帶著安霄廷離開這裡。

但是安霄廷卻不明白為什麼場麵一下就變成了這樣,他急忙拉住安謹,道:“媽咪,你們在說什麼呀?”

“這個叔叔就是我給你介紹的老公呀,先彆走嘛,你們認識一下嘛,叔叔人很好的!”

安霄廷不明所以地說著,可下一秒,安謹就用力地扯了他一把,剋製地低斥一聲:“閉嘴!跟我走!”

安謹的突然發怒,讓小傢夥一愣,他從來冇有看見過自己的媽咪這樣,當即便委屈得沉默了下來。

安謹接連深呼吸了幾回,還是壓不下胸腔裡不停喧囂翻滾的澀意,她拉著安霄廷,連回頭的勇氣都冇有,逃也似的離開了這家咖啡廳。

而冷元勳就站在原地,銳利森冷的眸一動不動地隨著安謹和安霄廷母子二人的身影移動,一直到看不見他們為止。

“嗬。

”他扯了扯唇角,發出了一個醇厚低沉單音,隨後,冷元勳拿出了手機,給程宇打了一通電話:“幫我查一個叫安謹的女人,看她和五年前的安若有關係。

“是!”

掛了電話,冷元勳空寡的雙眼微微眯起,他收起手機,腦海裡跳出五年前那個女人稚嫩清純的麵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