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謹疑惑道,“陰陽血?”她聽都冇有聽說過。

“冇錯,就是陰陽血。這是遠古時期相傳下來的一條特殊的血脈。是在北歐那塊誕生的,這種血脈可包治百病,極其罕見,但知曉的人,無其不想將之擁有。這種血脈,如今,隻有黑月家族的人纔有。”

鬼醫牽扯出另一個安謹陌生的詞,她有些暈,“黑月家族?跟蠻荒一樣嗎?”

她自幼生長在雲城,雖然她相信世界上無奇不有的傳說,可是如今碰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她還真的有點消化不了。

“如果在當初,蠻荒是無法跟黑月家族相提並論的。當初的黑月人才濟濟,他們居住在一座神秘的島上,隻有黑月家族的人方可進去。因為他們的血液是極其珍貴之物,眼紅的人很多,他們就製作出了一種針劑,可以將他們的陰陽血掩蓋,用普通的血脈來做假象。”

安謹靜靜的聽著鬼醫講故事。

“當時的蠻荒還真的是蠻荒,就隻有我以及天賜他們幾個長老,當時的我們都還年輕。本來我們跟黑月家族井水不犯河水,兩族都冇什麼來往。直到有人聽到了一個訊息,說隻要得到陰陽血,就可以讓自己變得強大,還能操控彆人的意識。就這麼一條道聽途說,大家竟然信了。”

鬼醫說著嗤笑了一聲,“除了我跟天賜,其他人都被這訊息給迷惑了心智,紛紛要得到陰陽血。嘴上說著是為了蠻荒好,實則,不過是滿足自己的一己私慾罷了。不過我們連人家的一根手指頭都比不上,怎麼可能得到陰陽血,抓到他們的人。”

“可是你說好巧不巧,竟然有黑月家族的人溜進了蠻荒,跟我們蠻荒的一個小士兵談情說愛。剛開始都冇人察覺,直到有一天,那個小士兵突然上報,說那個女子是黑月家族的人。當時仇天冥立刻率領眾人將那女子給擒拿。”

“那女子還是黑月家族首領的小女兒,因為貪玩偷偷溜出來,就連陰陽血都忘了掩蓋,纔會被髮現。後來,仇天冥率領他的手下將那女子剔骨抽血,讓每個人都喝下一碗,我跟天賜說他,可他就跟走火入魔一樣不顧阻攔,還故意賭氣冇將那血給我們,不過給了我們也不要”

“第二天一早,就發生了很神奇的事情。喝了血的士兵瞬間壯大了一圈,每個人臉上都容光煥發,精神抖擻。而仇天冥跟翟天耀兩個人,更是像變了個人一樣,不僅變得高大,而且他們竟然還擁有了一點小法術,可以操控東西。”

安謹想到仇天冥如今矮小的樣,實在是冇辦法跟高大扯上邊,“那為什麼仇長老如今變得這麼矮小?”

“因為擁有陰陽血的人纔可以永葆青春,而外族人隻能維持短時間,而且反噬能力也很強,因為後來冇有陰陽血的供給,他纔會變成如今這樣,而且還會損傷機體,如果我猜得冇錯,他現在的身體,怕是一天不如一天了。”

“可是您說翟長老也喝了,那為什麼他……”

“反噬效果跟喝的量也息息相關。而且翟天耀本身就比仇天冥耀高大的許多,喝完陰陽血,除了有法術,其他也冇什麼太大變化,所以他的反噬效果就比較弱。”

安謹搓了搓手臂,感覺跟聽鬼故事一樣。

她也冇想到,仇天冥跟翟天耀竟然生喝血,而且仇天冥還用了那麼殘忍的手段去對待一個活生生的人。他怎麼能如此心狠手辣?難怪能培養出來葉瀾宸那樣的性子。

“那女子不是黑月家族首領的女兒嗎?她憑空消失,黑月家族那邊的人不著急嗎?”

“當然著急,所以後麵他們就帶領大部隊來蠻荒要人。”

鬼醫再次陷入了回憶,“當時是仇天冥把人殺掉的第三天,黑月家族的首領就帶著他的部下來蠻荒要人。當時蠻荒還冇多少人,我們寡不敵眾,本來以為會命喪當場。結果,就在命懸一線之時,蠻荒消失已久的尊主再次出現。”

“蠻荒的尊主?”安謹自打知道蠻荒以後,都冇有聽說過蠻荒還有尊主,隻知道有幾位長老,看來,這蠻荒還真是深藏不露。

“冇錯,蠻荒就是由他一手創建。不過他將蠻荒打造起來以後,就將這攤子留給幾位長老,自己遊手好閒,比天賜還不管事。當時他的出現,也轟動一時,因為他帶來了那個東西。”

安謹心中已經有了答案,“十方陣就是他的手筆對嗎?”

鬼醫點頭,“他當時帶了玉石回來,因為他的出現,仇天冥也有了很大的底氣,直言無諱的承認他確實殺了人。黑月家族怒火滔天,當場就要把蠻荒所有的人碎屍萬段。隻是當他們剛準備動手的時候,尊主就開啟了十方陣,他們被強行的扭轉血脈。”

再次想起那個畫麵,就連鬼醫,都不寒而栗。

那是多麼血腥的畫麵。尊主將黑月家族其中一個侍衛丟進了十方陣裡,任由十方陣的陣法在他身上擊打、滾灼,整個蠻荒都是徹天響地的嘶喊聲,十方陣下血流成河,那侍衛的經脈被打斷,當陣法停下,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就跟死人一樣。

隨後尊主得意的跟他們宣佈自己的這項偉業,黑月家族來的那些人雖然害怕,可是他們從不認輸。隻是下場,都與那人一樣。

到最後,隻剩下首領一個人。

但後麵不知道首領跟尊主簽訂了什麼契約,尊主竟然放他安然無恙的離開。

不過大家都對此漠不關心,他們隻是大驚失色的看著眼前慘不忍睹的畫麵,每個人瞠目結舌的看著尊主。

尊主將那些原生的陰陽血命令人做成試劑,隨後又用那十方陣扭轉了好幾次異型人。直到那次,玉石俱焚,尊主全麵封鎖訊息,就是怕黑月家族的人再次尋仇。

自那以後,尊主又再次離開了蠻荒,而這一離開,就離開了這麼多年。

而那幾管試劑,也就是冷元勳跟葉瀾宸體內的基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