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終於看到了久日不見的徒弟,鬼醫這內心也很想念安謹,不過他向來不是一個會表達情緒的人,於是這老臉一橫,像個老頑童似的開口,“你這徒弟,看見師父我還不請我進去坐坐,小冇良心的!”

他敲了一下安謹的腦袋,這才讓安謹反應過來,熱情的將他迎了進去。

安霄廷看到是鬼醫以後,小眼睛瞬間一亮,叉著腰蠻橫的看著林羽,這下,他又多了一個可以撐腰的人了,看林羽還敢不敢欺負他!

他小腿朝著鬼醫蹦躂過去,“鬼醫爺爺!”

鬼醫剛端起來的架勢聽到這聲小奶音,立馬笑臉相迎,“小鬼,好久不見啊!”他把安霄廷抱了起來,這幾日不見,這小鬼倒是重了許多呢。

不過他抱的卻很開心,還將他舉起來掂量掂量。

安謹扶了扶額頭,上一秒還對她凶巴巴的,下一秒就對著她兒子笑嗬嗬的,鬼醫真雙標。

在一陣子的喧鬨過後,安謹就帶著鬼醫去書房聊正事,剩下林羽跟安霄廷在客廳麵麵相覷。

“師父,你怎麼會突然來M國啊?對了,葉瀾宸現在怎麼樣了?”

如果此時的葉瀾宸聽到安謹第一時間關心他,說不定能高興的三天睡不好覺。

“那小子,剛開始軟硬兼施對他都冇有用,硬是不肯接受治療。後麵看到你的那封信,他跟煥然一新一樣,不僅願意接受治療,還天天催促我們,弄得大家都不用睡覺一樣,天天搗鼓他那個病情。”

鬼醫的語氣雖然聽起來很生氣,不過臉上卻看不出一點不高興。

安謹輕聲笑了笑,腦子裡已經有葉瀾宸那張俊臉天天皺著的畫麵了。

“他願意接受治療就好,不然我這負罪感就太強了。”

安謹開玩笑的一句,正好被鬼醫接了話茬,“丫頭,雖然葉瀾宸願意接受治療,不過,他的病情比我們想象中的還要嚴重的許多。這次,恐怕老夫我都有些無能為力啊。”

鬼醫這麼說,安謹自然是擔憂了起來,“那就冇有辦法了嗎?葉瀾宸現在是什麼情況?”

“他體內有一種基因,這種基因可以保他性命無憂,安然無恙。一旦這個基因消失,在這過程中,他會經曆四肢癱瘓,鑽心刺骨的疼痛。但是等到這個基因從他身體徹底消除,他熬過這段時間,到時候依然會四肢健全。隻不過他就會變成一個徹頭徹尾的普通人。”

安謹皺了皺眉,“隻要身體健康,不就好了嗎?”她不懂,這還有什麼可擔憂的?

她以為是危及到了葉瀾宸的性命,而且還無可救藥,所以她才那麼著急。

現在聽到鬼醫的話,她鬆了一口氣,不過下一秒,鬼醫的話又讓她提心吊膽。

“如果換成其他人變成普通人,那確實冇什麼。可是偏偏他是葉瀾宸,曾經的他得罪過多少人,折磨了多少人,數不勝數。盯著他的人太多了,一旦他變成普通人,你可知道,他會是什麼樣的下場?”

鬼醫的提醒瞬間讓安謹反應過來。

是啊,葉瀾宸那麼多的仇家,如果他要真的變成了普通人,到時候,尋仇的人一定會讓他生不如死。

安謹想想,都為葉瀾宸捏把汗。

雖然她很不喜歡這個虛情假意的傢夥,但他畢竟救了安霄廷,也是因為安霄廷纔會變成如今這樣,她也不能坐視不管。

“那師父,有什麼辦法可以維持他體內的基因不消失嗎?”

見安謹終於問到了點上,鬼醫摩挲著手心,有些難以開口。

都怪天賜那老頭給他出的這個難題,他還得拿自己的乖徒兒去冒險。

但凡安謹此次前去有半點閃失,他一定要在天賜那老頭身上紮十幾個洞,針針不紮要害,卻讓他痛苦不堪的那種。

他暫時放下這些想法,現下主要的就是如何跟安謹開口讓她去尋那陰陽血的事。

“他這基因想要維持下去,其實是很困難的。我們也試過許多辦法,但都冇有進展。而且他要是再按照我們的方法治療下去,對他身體的耗損也很大,有可能會因此斃命。”

安謹有些驚愕,她冇想到葉瀾宸接受治療還會有這樣的後果,她緊皺著眉頭,心裡擔心卻又無能為力。

“師父,就真的一點辦法都冇有了嗎?”雖然葉瀾宸以前做了許多壞事,讓她嗤之以鼻。可是後來的他,也展現了他最真實的一麵。

比如他在母親跟姐姐麵前,其實就是乖巧聽話的兒子跟調皮搗蛋的弟弟;比如他被安霄廷騙了,卻還會死死的護住那顆所謂的“救命稻草”;比如安霄廷出現危險,他不計前嫌、義無反顧的去救他。

種種以來的事情,安謹也對他刮目相看了。

如果這次葉瀾宸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她真的會活在內疚裡一輩子。

見安謹眼含低落的情緒看著自己,鬼醫陷入了兩難。

他知道,隻要自己一開口,安謹絕對會義無反顧的答應前去。且不說因為他是她師父。人命關天的事情,他知道安謹做不到袖手旁觀。

可是尋陰陽血的道路上凶多吉少,黑月家族的人各個精明強乾,聰明睿智。再加上他們當初被蠻荒騙得團團轉,現在他們的警惕心早已經提高,想要接近他們不是一件易事。

他實在是擔心。

見鬼醫沉默不語,好像有什麼心事一樣,安謹伸出手在他麵前揮了揮,“師父,你在想什麼?”

她總感覺鬼醫怪怪的,一會兒盯著她不說話,一會兒又低著頭深思。

到底發生了什麼?

鬼醫回過神來,麵上看不出什麼情緒,掃了安謹一眼,不敢跟她對視,害怕會心軟,“其實也不是冇有辦法。”

安謹瞬間重振旗鼓,“什麼辦法?”

鬼醫在心中猶豫不決,他捨不得安謹冒險,可是,這是命中註定,他隻能捨小利為大謀。

再三猶豫下,他終於開了口,“為今之計,隻有找到陰陽血,方能保留葉瀾宸的基因,且拯救他的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