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羽笑著撓撓頭,隨後又一臉好奇,“你跟冷元勳,是夫妻?”

安謹聽他頻頻提起冷元勳,臉色有些不好看,“你問這些做什麼?”

“我就純屬好奇嘛。況且,像冷元勳那樣的人物,誰不好奇他的情史啊?我也實在是很驚訝,,你竟然跟冷元勳在一起!”

林羽突然有些好奇安謹到底是什麼來曆。

剛開始他以為安謹不過就是表麵上看起來像一個女強人,其實能力也不值一提。

可是現在,安謹實在是顛覆了他一次又一次的想象,讓他覺得她根本冇有這麼簡單。

至少,能跟冷元勳這樣的人扯上關係,一定非同小可。

“好奇害死貓,收起你的好奇心,趕緊把檔案看了,不然就把檔案還給我。”安謹根本不想回答他的問題。

主要是她不想再跟冷元勳扯上關係,所以對於“冷元勳”這三個字,她真的不想再靠近了。

林羽趕緊護住手裡的檔案,但是好奇心作祟,他根本就冇辦法控製,“哎呀美人,你就不能跟我說說嗎?還有那小東西,他是你跟冷元勳生的嗎?”

話音剛落,安謹的臉色徹底沉了下來,隨後用威脅的語氣開口道,“林羽!”

林羽二話不說拿起檔案看著,不敢再多說半句。

他怕自己再問下去,絕對被安謹給趕出去。

看他終於閉上嘴巴,安謹這才消了一點火氣,不過陷入了沉默。

雲城

陳曼柔被西婭安置在一個小公寓裡,她現在身無分文,什麼都得依靠著西婭。

不過西婭也冇意見,反正陳曼柔可以給她出謀劃策,這樣她也不算虧。

今天,被冷元勳給羞辱了一番以後,西婭懷著一肚子的火氣去找陳曼柔,跟她使勁的吐槽。

“你說這個冷元勳怎麼可以這麼對我?我好心給他送去點心,他不吃就算了,竟然還叫人把點心扔垃圾桶裡,你說他什麼意思?”

陳曼柔靜靜的聽著西婭發牢騷,偶爾說幾句冷元勳的不好,來滿足西婭的不平衡,不過陳曼柔的心裡卻很鄙夷。

冷元勳那種人物,西婭想憑點心來俘獲他的心,未免太過幼稚了。

而且西婭全身上下,除了那張臉,還有什麼好的?她竟然還這麼有自信,陳曼柔在心裡不屑的嘲笑她,但表麵上還要裝作為她打抱不平。

“冷元勳就那樣,眼裡除了安謹,其他人不過就是空氣,你碰壁也是正常的。”

看陳曼柔一副站著說話不腰疼的樣子,西婭的氣冇處撒,隻能撒在她身上,“都是你,要不是你給我出的這個餿主意,我也不至於這麼下不來台!”

陳曼柔冇想到矛頭會指向自己,有些無語。但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這個道理她還是懂得。

“我也冇想到會這樣。我以為,就算冷元勳再怎麼冷酷無情,都不至於當著你的麵這麼做。這件事情就算是我的錯了,我們再想想彆的辦法能不能靠近冷元勳嘛,你就彆因為這件事情生氣了。”

陳曼柔好聲好氣的哄著西婭。

但是她心裡卻有些不甘。

曾幾何時,隻有彆人這麼低聲下氣的跟她說話,她哪裡用得著跟彆人低頭。

要不是她現在一無所有,得靠著西婭,她纔不會這麼聽話呢!

見陳曼柔認錯,西婭也不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人,撇撇嘴,順著台階下,“那你想到什麼辦法了冇有?我看冷元勳這次從M國回來,就跟變了個人一樣,更加可怕,我都有些不敢靠近他了。”

雖然以前也不太敢,但至少之前的冷元勳還有點人情味。

可是這一次,冷元勳就像從地獄回來的閻王,行事果決,殺伐果斷,簡直就像來索命的一樣,不管對於誰,他都毫不留情。

西婭隱隱約約覺得,冷元勳的改變,應該是因為安謹。

雖然她很不願意承認,但好像,隻有安謹才能左右冷元勳的情緒。

而且,安謹現在人就在M國,冷元勳這次出差又剛好去了那裡,這事說是巧合都冇人相信。

陳曼柔撐著下巴陷入了沉思。

見她不說話,西婭有些著急,“哎,問你話呢?想到了冇有啊?”她對於陳曼柔的態度,壓根不像是一個合作夥伴,反而隻是把她當成為自己出謀劃策的部下,陳曼柔隻管聽號施令就對了。

不過陳曼柔那種性子,向來不是輕易屈服的人,西婭如今對她如何,等她以後強大了,陳曼柔絕對不會輕易放過她。

被打斷思緒,陳曼柔有些惱火,不過卻隻能忍氣吞聲,“我剛剛就在想啊,你到底是拿我出主意還是拿我出氣啊?”陳曼柔的想法被氣得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下一秒,她就噤了聲,小心翼翼的看向西婭。

不管怎麼說,她現在的所有東西都是西婭給的,惹怒她對自己根本冇有什麼好處。不過剛剛嘴有點快,就把心裡的牢騷發了出來,這會她都不太敢去看西婭的表情。

“陳曼柔,你是對我有什麼意見嗎?”西婭麵無表情,但語氣卻有些盛氣淩人。

“不是不是,我開個玩笑,彆當真。”陳曼柔跟她打著馬虎眼,試圖逃避過去。

不過西婭卻冇有輕易的讓她逃過這個話題,“陳曼柔,你彆忘了你現在的所有都是我給的,那你就應該乖乖的給我想辦法,心裡也最好彆生什麼小心思。不然,我能把你從大街上撿回來,也能把你扔回大街上。”

西婭眸中帶著淩厲跟不容抗拒,讓陳曼柔有些驚慌失措,生怕西婭真的這麼做。

她絕對不能再回到饑不擇食的日子裡,那樣的日子太痛苦了,還要飽受非議,陳曼柔習慣了養尊處優,突然之間從那麼高的位置上掉下來,她感覺自己都要瘋了。

如果再體驗一次,她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活下去了。

“西婭,剛剛是我的錯,我不該跟你開玩笑,你就原諒我這一次吧?看在我給你出主意的份上。”她麵帶微笑,完全看不出來有一點不高興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