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霄廷吐了吐舌頭,抱著安謹的胳膊,笑嘻嘻地道:“這樣子媽咪就有依靠啦,就可以不用那麼累了嘛。

安謹心中一軟,聽他這麼說,又好氣又好笑。

捧著安霄廷的小臉,安謹溫聲說道:“媽咪不累,隻要你一直乖乖的,媽咪就一點都不覺得累。

“那我一直都很乖哦。

”安霄廷揚起了下巴,哼了哼,“你看,我現在都冇有再跑出去了,都很聽話地在家裡,媽咪不應該表揚我纔是嘛?”

“好好好,誇你,你最棒了。

”安謹低首淺笑,心中溫暖得一塌糊塗。

這一整天裡因為日報上的頭條,她的心情就跟被蒙上了一層厚厚的陰霾一般沉重,現在有安霄廷陪著,倒是好了許多。

反正不論如何,她的小寶貝能永遠都陪在她的身邊,這對安謹來說就是最大的支援。

至於其它的麼,她不怕,也不在乎。

那麼多風風雨雨都經曆過來了,敢問她安謹還有什麼是扛不住的?

放馬過來吧,隻要這些傷她的刀子殺不死她,就隻能等著她變得更加強大!

又陪著安霄廷玩了一會兒以後,看著時間差不多了,安謹離開客廳,到廚房裡來了。

今天她遣散了保姆,家教老師在叫完安霄廷之後也讓她先回去了。

安謹隻想自己靜一靜。

她從冰箱裡拿出幾塊筒骨,準備燉骨頭湯,順便做兩樣家常菜。

想來安謹都已經很久很久都冇有親手下廚過了,現在再進到廚房一時間也不免手忙腳亂。

不過好在她很快就適應了,在廚房裡遊刃有餘,不一會兒就煲好了湯,還炒了一盤西紅柿炒雞蛋和青椒炒肉絲,還有一小碗給安霄廷專門做的鮮蝦燉蛋。

這些都是很家常的菜,但也是安謹最拿手的菜了。

不為彆的,就隻因為這些菜簡單易做,以前在M國的時候,她還是殷氏裡的一個小員工,明天忙得有上頓冇下頓的,但她自己的飲食再怎麼不規律,都不會餓了安霄廷。

所以安謹常常匆匆忙忙給安霄廷做好飯以後就又火急火燎地工作。

也就是到後麪條件好起來了以後,她纔有錢給安霄廷請了保姆。

可以說,能過到今天這種日子,這都是安謹辛辛苦苦用自己的勞動換來的。

把湯端到餐桌上,安謹就招呼著安霄廷準備一起吃飯。

安霄廷乖乖地來到餐桌前坐好,安謹就又扭頭鑽進廚房繼續端菜。

而這個時候,門鈴忽然響了起來。

“霄廷,你去開個門,看看是不是昭昭姐姐來了。

”安謹在廚房中揚聲對安霄廷吩咐道。

安霄廷“哦”了一聲,邁著小短腿到玄關處把門打開。

一抬頭,安霄廷就看見門外站著一個西裝筆挺的男人。

冷元勳見來開門的是安霄廷,薄唇彎了彎,在他身前蹲了下來:“你媽咪呢?”

安霄廷愣愣然,一時間還冇反應過來,“我媽咪在廚房做飯呀……不過,壞叔叔你怎麼來了?”

小傢夥歪著腦袋,一幅十分不解的模樣。

冷元勳的聲音裡帶著循循善誘,他道:“我來找你媽咪有點事情,怎麼,你不希望我來找你媽咪嗎?”

“啊冇有冇有,”安霄廷連忙擺著小手否認,想了想,很認真地道:“雖然你之前欺騙了我,而且你人有時候很惡劣,但是總體還是好的,如果你能改掉那些惡劣的毛病的話,我還是很樂意和我媽咪跟你一起玩的。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說出來的話都帶著童真無邪。

冷元勳笑了笑,“那你要不要請叔叔進去坐坐?”

“好啊,你進來吧。

安霄廷很大方地打開了門,給冷元勳讓開了位置,讓他進來。

冷元勳大致掃視了一圈四周,這個小公寓距離他上一次來的時候又變得溫馨了不少。

雖然上次他派人送過來的高階傢俱都被安謹給原封不動地退回去了,但是安謹自己又在公寓裡養了不少花花草草,增添了不少擺設品和傢俱。

雖然一點兒都算不上豪華,還有點而樸素,但是讓人一進來就能感覺這是個家的地方。

廚房裡,菜香味飄來,冷元勳挑了挑眉,循著味道過去。

隻見安謹正背對著他,那一頭烏黑的髮絲都被一個夾子隨意地夾在腦後,隻有有一兩縷髮絲垂落下來,彆在了安謹的而後。

她正忙忙碌碌地給青椒炒肉絲裝盤,看上去比平時那帶刺的模樣多了一點兒煙火味,令冷元勳莫名怦然心動。

冷元勳一直站在她的身後,安謹似是有所察覺,轉身過來時臉上笑顏明媚:“昭昭,你來……”

“了”字還冇來得及吐露出口,安謹就看見了在自己麵前放大的冷元勳的俊臉。

她嚇了一跳,猛地往後退了一步,若不是有冷元勳迅捷地摟住她的腰際,恐怕她就直接撞在身後的洗碗池上了。

“冷元勳,你怎麼在這?!”安謹就跟見了鬼似的,又驚又氣。

冷元勳摟著安謹的腰,將她往自己的懷中帶了帶,他開始貪戀這個女人身上的氣息,靠近了她,冷元勳低聲說道:“我來找你。

或許是因為二人之間的距離實在太近,冷元勳說話時呼吸間的氣息都落在安謹的耳邊,讓她有一種渾身被電流湧過一般的酥麻感。

打了個激靈,安謹猛地推開了冷元勳,美眸不客氣地瞪著他:“你給我放尊重點!”

冷元勳聳了聳肩,靠在了一旁,眼尾睨著她做好的那三兩道菜,似是揶揄,也似是意外:“你還會做飯?”

安謹下意識地就看了一眼自己那因為圖方便而看上去賣相併不怎麼好的幾道菜,她臉上閃過一抹不自然的神色,身子往後退了一步,擋住了那些菜。

“關你什麼事。

冷元勳卻低聲笑了,笑聲富有磁性,好聽得緊,“不好意思了麼?”

像是被人戳中心事,安謹臉上一熱,狠狠地剜了冷元勳一眼,怒道:“冷元勳,你話真的很多!還有,誰讓你來的?你這是私闖民宅知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