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千少果然是個聰明人。”安謹倒也不吝嗇的誇獎他。

“好了,不說太多。你幫我把這份檔案給林羽,讓他熟記,等你們回去小鎮以後,我也會兩三天給你寄一些千氏的報表跟最新情況。等你們下次回M國,我就要離開了。那時,我希望林羽可以穩穩噹噹的坐著接班人這個位置。”

千帆走前,還給安謹留下了這麼一個艱钜的任務。

安謹聳了聳肩,希望林羽那個腦袋靈光一點,能將這些全都記下來吧。

她回到家,剛打開門,就發現屋裡一大一小正坐著大眼瞪小眼,畫麵好生滑稽。

林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送回來的,但安謹都冇有去管過他,反正冷元勳應該不會把他丟在大街上的。

她拍了拍腦袋,怎麼又想起那個人了……

一大一小聽到聲響回過頭,臉色瞬間從陰轉晴。

“媽咪!”

“美人!”

兩人異口同聲。

安謹被拉回思緒,將注意力放在他們兩個人身上。

安霄廷邁著輕快的步伐快步跑到安謹麵前,張開雙手抱住安謹的大腿,“媽咪,這個怪男人是誰啊?他說他要住在我們家,媽咪,這是真的嗎?”

安謹還冇回來的時候,林羽憑著記憶找到了安謹住的地方。

雖然安謹留了囑咐,不過安霄廷有點印象,知道他是昨天跟著安謹一起回來的陌生人,就把他放了進來。

結果這人一進來,不是捏他的臉就是揉他的頭,嘴裡還嘀咕著“怎麼能長得這麼像”的話,安霄廷小臉一皺,立馬討厭他了。

後麵這人還死皮賴臉的說要住在他們家,安霄廷氣的一直跟他理論。

後麵吵累了,兩個人就一直對峙著,直到安謹回來,兩個人劍拔弩張的氣氛才稍微緩解了一點。

林羽用著威脅的眼神看著安霄廷,還朝他比了比拳頭,結果被安謹看到,安謹冷著臉將安霄廷護在身後,“林羽,你做什麼?”

林羽尷尬的撓撓頭,他就是跟安霄廷開個玩笑,怎麼剛好就被撞見了。

“我跟這小東西開個玩笑。哎美人,你說你怎麼一點都不關心我去哪了啊?要不是我憑藉記憶找回來,我被人賣了你都不知道。”林羽故作委屈想要逃避話題。

安謹可冇有被他這幅樣子給騙了,“林地主被賣,這是什麼荒謬言論?通常隻有你賣彆人的份吧,彆人見了你不還得繞道走?”安謹說出大實話。

林羽趕緊擺手,他雖然乾了許多不是人的事,不過像那種傷天害理的,或者是殺人放火的,他可真一點都冇碰。

他雖然壞,不過還是個遵守道德的好公民的。

他把自己這些行為稱作懲凶除惡。

“美人,我纔沒有那麼壞的。我欺負的也都是一些壞人,隻不過一傳十,十傳百的,我就成了壞人了。美人,我現在為了你,已經金盆洗手了,你就彆損我了。”

林羽站在原地,臉上還帶著點純情,還真是跟千帆說的一樣,這個林羽對她,還真有想法。

安謹垂了垂眸,半晌,緩緩開口,“霄廷,你先回房間去,媽咪跟這位叔叔有話說。”

安霄廷看了看安謹,又看了看那個“不懷好意”的怪男人,最終還是乖乖的點點頭。

聽到安謹的話,林羽雙眼放光,立馬走到她旁邊,一臉殷勤樣,“美人,你要跟我說什麼啊?”

“坐。”

林羽乖乖聽話坐了下來。

安謹將千帆給她的檔案拿了出來,遞給林羽,“你既然來了M國,那這一趟就不能白來。你想要掌管千氏,那就得對千氏瞭如指掌。這是我拿到的千氏資訊,你認真看一看,或許對你有點幫助。”

林羽瞪大雙眼,一臉不可思議,“美人,你該不會,對我有意思吧?”

“噗……”

林羽憋半天憋不出一個屁來,就在安謹剛喝了一口水時,還冇嚥下去,他突然來了這麼一句,害得安謹一口水噴了出來,還嗆的直咳嗽。

林羽趕緊給她拍背遞紙,冇想到自己一句話會讓安謹嗆到,有這麼嚇人嗎?

“美人你冇事吧?”等安謹漸漸平複,林羽一臉擔心的詢問她的情況。

“林羽,以後冷笑話彆在我吃飯喝水的時候說,待會醫生問我怎麼死的,那不是噎死就是嗆死,人家怎麼寫屍檢報告?”安謹瞥了他一眼開口道。

林羽的重點卻跑歪了,“呸呸呸,你不會死的,瞎說什麼呢?”

安謹扶了扶額頭,有些頭痛,“你趕緊把檔案看一看,瞭解一點是一點,彆枉費人家的一片苦心。”最後那句話她聲音比較小,林羽冇聽清楚,又讓她重複一遍。

“我說你趕緊看吧,不看我扔掉了。”安謹不耐煩的答道。

林羽傻傻的憨笑著,隨後一遍翻閱著檔案,一邊發出自己的疑惑,“美人,這檔案裡的內容,似乎都很機密啊?還牽扯到資金跟項目,這麼重要的東西,你是怎麼搞到的?”

安謹不緊不慢的回答道,“撿到的。”她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

林羽氣的笑出了聲,“撿到的?”他一臉不相信,發出質疑的時候還破音了,“怎麼…怎麼撿到的?”

安謹看他那一臉大聰明樣,也不逗他了,“騙你的,這是我托朋友幫我查到的。他是個黑客,想拿到資訊輕而易舉。”

聽到安謹的解釋,林羽半信半疑,不過也冇有什麼比這更好的解釋了,所以他就點點頭,表示瞭然。

“美人,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他毫無保留的表達著對安靜的感情。

這也讓安謹沉了沉臉色。她想到千帆的話,狀似不經意的掃了林羽一眼,不知道該說什麼。

“對了,我特彆好奇,昨天來的那個男人叫冷元勳對吧?”

安謹聽到這個名字,身子怔了一下,隨後麵無表情的戳穿他,“明知故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