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仕寒大聲的吼著她,震耳欲聾的聲音讓卓娜頻頻捂住耳朵,整個人都跟著緊張了起來。

“老殷,我冇有,我對你一直都是真心的,你要相信我啊!”她到現在還死鴨子嘴硬。

殷仕寒根本不想聽她說這些廢話,隻是掐著她的脖子,把她整個人往上提,勒的卓娜感覺馬上就要窒息,“老殷,你要相信我啊!”

“卓娜,我就是太相信你了。我給了你一次又一次機會,而你又是怎麼對我的?你踩著我的真心,聯合彆人一起來算計我。到了現在,你還死不承認,你真當我好騙嗎?”

殷仕寒的手上又用了點力,卓娜真的害怕他會掐死自己,趕緊說出實話,“我告訴你,我全部告訴你!你先放過我。”

殷仕寒冷哼了一聲,鬆開了手,卓娜也因此摔在了地上。

不過她顧不上疼,怕殷仕寒再次動手,趕緊把真相全部說了出來。

“是肖央去找的Mark集團。他說殷氏現在已經窮途末路,待下去冇有任何好處,所以他就給自己找了後路。後麵他說那個mark的總裁想要殷氏的機密檔案,那個人還給我跟肖央轉了錢。我一時鬼迷心竅,纔會犯錯。老殷,我是真的愛你啊!”

末尾,她還不忘給自己的罪行找一個藉口。

不過殷仕寒不是三歲小孩,卓娜的真麵目曝光,他是不可能再相信她半句話了。

“肖央還有什麼資訊,我要你一字不漏的全部給我。”殷仕寒一臉冷漠的看著卓娜,跟以前那滿眼愛意的樣子簡直是判若兩人。

不過他會變成這樣,也是拜卓娜所賜。

“還有你跟安謹,肖央也一直在其中算計,離間你們。之前,你一直以為安謹想要背叛你,另謀高就,其實是肖央營造出來的假象。但是你還是中了計,把安謹這個副手越推越遠,導致她現在徹底的坐實這個謠言。”

卓娜現在基本上是跟肖央魚死網破了。

誰讓他當初棄她於不顧,現在,她不好過,肖央也彆想好過。

殷仕寒能混到今天這個位置,絕對是不容小覷。

之前他是冇有發現肖央的伎倆,現在她把一切都告訴殷仕寒,兔子急了也會咬人,更何況是殷仕寒這隻老狐狸,她就不信他會坐以待斃。

所以她故意將這些資訊告訴他,以此來激怒他。這樣,到時候他跟肖央打的兩敗俱傷,她就成了最大的受益人。

所以,能挑起他們兩個人的矛盾,卓娜倒是很樂意為之。

聽完卓娜的話,殷仕寒是真的悔恨交加。

當初,是他親手將安謹越推越遠,忘了殷氏就是因為有了安謹,才蓬蓽生輝。

人心不足蛇吞象。

一個人什麼都冇有的時候,什麼都不用擔心,更不怕被覬覦。

但殷氏逐漸發展起來,他就開始擔心安謹的能力會不會將他的能力給掩蓋。

到後麵,大家都隻看得到安謹的功勞,而看不到他的默默努力?

所以他開始想要壓下安謹的光芒,在她風頭正盛的時候,讓她待在雲城。

而後他發現,公司冇有了安謹,好像就跟斷線的風箏一樣,冇有了主心骨,就有些不好管控。

他讓安謹回來,可結果安謹卻突然消失。

後麵有了肖總經理跟卓娜來助陣。

剛開始風平浪靜,可是再往後,就接連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問題。

人在最困難的時候,就會想起對你最好的人。

殷仕寒後悔了,但安謹,恐怕不會再回來了……

看到殷仕寒垂眸,情緒有些低落的樣子,卓娜猜到他應該是後悔了,又繼續火上澆油,“老殷,這個肖央心狠手辣,一點都不念及你們同事一場的情分,那你又何必饒過他呢?”

殷仕寒抬頭,眼神犀利的盯著卓娜,“怎麼?現在要背叛你的情夫了是嗎?跟他風雨交加的時候,怎麼不見你對他這般狠心呢?”

殷仕寒抬起卓娜的下巴,一想到她這張臉在肖央身下承歡時各種各樣的神情,他嫌惡的皺起眉頭,用力的撇到一邊,拿出紙巾擦了擦手,“真噁心。”

三個字,宛若一把刀,把卓娜擠出來的笑容瞬間化為烏有。

她咬著牙,散落的頭髮遮住她一邊的臉,也遮住了她眼裡的陰暗。

隨後,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緒,回過頭,若無其事的跟殷仕寒對視,“我給你肖央的資訊,你什麼時候才能放我走?”她真的受不了這種被折磨的日子。

殷仕寒就像一個瘋子,瘋起來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她每天提心吊膽的,生怕殷仕寒殺了她。

所以她真的很想趕緊逃離這個魔鬼。

殷世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冇有回答卓娜這個問題,“你什麼時候把手鐲給我?”

“你現在放我走,我立馬就給你!”卓娜快要被逼瘋了。

明明“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就可以解決的事情,為什麼殷仕寒要一拖再拖?

“我留著你可還有用呢。我把你放走了,誰來告訴我肖央的資訊呢?”殷仕寒像個惡魔一樣笑了笑,讓卓娜有些瘮得慌。

“我現在就可以全部告訴你,隻要你讓我走。”雖然卓娜冇有什麼底氣,畢竟她手上掌握的肖央的訊息其實很少,反倒是肖央瞭解她的比較全麵。

畢竟她當初眼裡隻有錢,冇有想那麼多。

現在有用的資訊也就那麼點,殷仕寒想知道,她可以一股腦全部說出來。

前提是,他能不能放自己走。

“卓娜,或許你還冇搞清楚我們的位置。現在,你是個囚犯,你有什麼資格跟我提條件?你隻需要知道,我問什麼你就如實回答,我想放你走自然會放的。你著急有什麼用,還不如用這些時間來想想,肖央還揹著我在外麵乾了哪些偷雞摸狗的事情。”

殷仕寒冷蔑的掃了卓娜一眼,隨後離開了房間,將門鎖上。

卓娜氣的原地爆炸,她咬牙切齒的看著殷仕寒離開,一肚子火氣卻無處發泄,最後隻能將氣撒在旁邊的椅子上,用力將它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