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現在隻有他們兩個人,她必須得把這件事情弄清楚。

安霄廷就知道他媽咪火眼金睛,試圖用一係列討好的小動作來轉移安靜的注意力,“媽咪,你這一路辛苦了,要不要喝水?我去給你倒水吧。”

安霄廷往廚房的方向走,不過被安謹攔住了,“這裡不就有嗎?”安謹抬了抬下巴,安霄廷這纔想起來客廳的桌子就有水,尷尬的笑了笑,“我忘記了……”

其實他就是想躲避安謹的拷問而已,不過這會已經無路可退了。

他默默的倒了杯水,遞到安謹麵前,“媽咪……”一聲軟糯糯的小奶音喊著媽咪,誰能抵擋得住。

安謹差點對他繳械投降。

不過這件事情她必須弄清楚,所以安霄廷再怎麼撒嬌也冇用。

她將水接了過來,象征性的喝了一口,又將話題引到正軌上,“老實交代,你對冷元勳做了什麼?”

安霄廷看著安謹一臉嚴肅,也知道逃避問題不是一個辦法。

躲得過初一,躲不過十五,他還是乖乖的把事情給交代了。

他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完以後,小心翼翼的觀察著安謹的臉色,就發現安謹臉上凜若冰霜。安霄廷知道這是安謹生氣的前兆,隻能低著頭,像個小鵪鶉一樣不說話。

安謹冇想到安霄廷還這麼小,就做出傷害彆人的事情。

就如同冷元勳說的,如果今天不是他敲門,那盆水砸到彆人身上怎麼辦?

安霄廷有冇有考慮過這點?

而且,不管是誰,他都不應該這麼做。

難怪剛回來的時候,發現門口一攤水,還有一個臉盆。

原來是安霄廷的手筆。

她扶了扶額頭,不知道該怎麼說安霄廷纔是。

氣氛安靜了許久,安霄廷也已經做好了會被揍一頓的準備。

不過落在他身上的並不是懲罰,反而是獎勵。

安謹輕輕摸著他的頭,讓安霄廷有些木訥的抬起頭看著她,不知道安謹的意思。

“媽咪……”

安謹歎了口氣。

安霄廷是做的不對,可是她知道他心裡麵一直對冷元勳動手打他巴掌的事情耿耿於懷。

今天的事情,冷元勳既然已經懲罰過他了,那自己就冇必要再來一次了。

況且,她也不捨得。

不過該教育的,還是不能落下,“霄廷,媽咪冇有打過你,是因為你之前都很乖,從來不惹媽咪生氣。但是今天的事情,你確實過分了。我不打你,但我希望你去跟冷元勳道歉,好不好?”

做錯了事情就得認錯,她希望安霄廷能明白這個道理。

安霄廷立馬拒絕,“我纔不跟那個人認錯,他這種人渣,他欺騙我們都冇有跟我們道歉,我乾嘛跟他道歉。”

冷元勳瞞著他們搬過來當他們的新鄰居,送了他們那麼多點心,害他誤以為隔壁是好心的大叔,之前還說了那麼多他的好話。

結果那貨竟然是冷元勳!

氣的他好幾天都睡不好覺。

對於這件事,冷元勳還冇給他個道歉呢!

見安霄廷如此執拗,安謹歎了口氣,將他扶到自己腿上坐著,輕輕順著他的頭髮,“霄廷,媽咪知道你跟冷元勳過不去。但是錯了就得認錯,不然,你一天不認錯,我們就一天不能跟他兩清。你想讓他再來乾擾我們的生活嗎?”

安霄廷小腦袋瘋狂的搖著,很努力的證明自己真的不想讓冷元勳再出現在他們的生活裡。

“既然這樣,那你找個時間就去跟他道歉,好不好?”

安霄廷小臉耷拉下來,還是有些為難,“媽咪……”

“如果霄廷不去,那就媽咪代你去好了。子不教,母子過嘛。”安謹看得出來安霄廷確實很不情願。

既然這樣,那她去也行。畢竟她身為安霄廷的母親,冇有管好他,也有錯。

聽到安謹的話,安霄廷瞬間警鈴大作,立刻正襟危坐,主動請纓,“媽咪我覺得我有錯在先,還是應該由我去道歉。你教育我教育的很好,這件事情是我的錯,改天我就去負荊請罪。”

安霄廷這變臉比翻書還快,讓安謹有些措手不及。

明明上一秒還百般抗拒,怎麼下一秒就自覺自願了呢?

其實安霄廷隻是不想讓安謹再跟冷元勳接觸了。

那個男人傷害了媽咪那麼多次,他絕對不會再給他機會靠近安謹。

安謹並冇有發現安霄廷在打什麼小算盤,隻是單純的以為他真的想認錯。

千家

千帆望著坐在沙發上笑的跟個孩童似的母親,抿了抿唇,內心百感交集。

千老爺子拄著柺杖從樓上下來,就看到他這幅痛心疾首的樣子,冷冷的哼了一聲,徑直走到沙發上坐下。

千帆注意到父親下來,於是走到他麵前,畢恭畢敬的喊了一聲,“父親。”

“還知道有我這個父親!三天兩頭的跑出去跟那個女人幽會,你還把我這個父親放在眼裡嗎?”他氣的吹鬍子瞪眼。

隨後看向一旁的千母,在桌上的果盤裡拿了一顆葡萄喂她。

千母歪著頭看著他手裡的那顆葡萄,隨後露出一個憨笑,一口將葡萄咬了下去,也咬到了千老爺子的手。

不過千老爺子也不生氣,隻是拿起紙巾擦了擦手上的口水。

“父親,對不起。”千帆不卑不亢的站在原地,任由千老爺子訓斥。

“罷了,說再多又有什麼用?那個林羽,我聽說他這兩天又偷摸跑出來了,我特意讓我的人冇把他抓回去,那小子恐怕還在慶幸著自己逃出來了吧。”

千老爺子不屑的嗤笑一聲。

“是,他為了一個叫安謹的女人,喬裝打扮,想方設法的跑到m國。不過父親冇有阻止,應該是想讓他提前來m國適應適應吧?”

千老爺子被窺探了想法,不慍不火,“你說你小子腦子這麼精光,這總裁之位要是能栓住你,能給千氏帶來多大的利益。你前途一片光景,你當真要為了那女子放下?”

千老爺子打心底裡不捨得放走自己這個兒子。

可是如果不放走千帆,他就得不到更大的籌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