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元勳想要開口為自己辯解,可是話到嘴邊,卻組織不好一句完整的語言。

安謹突然回來打了他一個措手不及。

他曾經幻想過無數次他們相遇的畫麵。

可能是在浪漫的餐廳裡,他將他們之間所有美好的回憶呈現在安謹麵前,乞求她的原諒。

也可能是在燈火闌珊下,周圍人聲鼎沸,他對著安謹訴說自己這麼久以來的思念。

總之,他幻想的畫麵,都是浪漫的、唯美的。

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他乖乖站在一旁,而安謹抱著安霄廷,充滿了敵意的看著他,身後還跟著一個陌生男人打量他。

雖然心裡有一堆的疑問。

想知道安謹為什麼這個時候回來,想知道她身後的男人是誰。

也想跟她解釋一切。

可是,冷元勳一點準備都冇有,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安謹就看著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忍著脾氣,讓冷元勳自己解釋清楚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冷元勳,你為什麼打霄廷?你就這麼看不慣他嗎?”

前有打安霄廷一巴掌,現在又是tuo光了他的褲子打他屁股。

冷元勳就是這麼對待自己的親生骨肉嗎?

冷元勳聽到安謹開口,連忙解釋,“不是的,我不是故意要打他,我隻是希望他認錯。”

他不解釋還好,一解釋,更是火上澆油。

“認錯?冷元勳,一個小孩子,犯了什麼錯,需要你大動乾戈?就算你不想承認,霄廷也是你的兒子,你就這麼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打他?”

安謹憤怒到發抖。

她真的很想剖開冷元勳的心看看,到底是有多狠心,傷害她就算了,連自己的親兒子都不放過。

明明她很努力的想要忘記冷元勳這個人,他為什麼還是要出現在自己的生活裡,他就這麼不希望他們好過嗎?

冷元勳一個大男人,在安謹罵他的時候,低著頭,一句話也不反駁。

這讓一旁默默看著的林羽有些震驚。

他聽過冷元勳的名聲,雲城的王,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但他萬萬冇想到,那麼高高在上的一個人,竟然會乖乖在這裡挨訓,而且毫無怨言。

而且,他跟安謹竟然是一對……

不過聽了安謹的話,他們目前,應該是分開了。

他也是第一次看安謹這麼生氣,不過還是很可愛。

這或許,就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吧……

或許是他的目光太過醒目,冷元勳一抬頭就注意到了。

對於情敵,好想自帶雷達一樣,他立馬就提高警惕。看著那人的目光一直放在安謹身上,冷元勳醋意大發,也不管安謹在說什麼,他下意識的出聲提醒那人,“眼睛不要就捐給彆人。”

他的話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本來喋喋不休的安謹也沉默了一下,順著冷元勳的視線看向背後的林羽,不知道他剛剛在搞什麼小動作纔會引起冷元勳的注意。

見大家的目光都放在自己身上,林羽愣了愣,尬笑了兩聲。

不過反應過來自己不需要這麼卑微,他立馬抬頭挺胸,硬著頭皮對上冷元勳的視線,“我看我的美人,你乾嘛管我啊?”

安謹揉了揉太陽穴,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安霄廷知道這個時候一定不能惹安謹生氣,不然後果會很嚴重,所以他特彆乖的去給安謹按摩肩膀。

而冷元勳此時還因為那個眼神而悶悶不樂,對方理直氣壯的樣子也徹底激起了他的怒火,“安謹是我的女人,你冇資格看。”

雖然冷元勳身份擺在那裡,不過一旦激起男人的勝負欲,兩人不爭個你死我活是不會罷休的。

所以林羽也不怕死的想跟冷元勳一絕高下。

“有本事打一架啊!打贏了就是誰的。”

冷元勳雖然憤怒,不過還是理智的,不會拿安謹出來做賭注,“打架可以,不過輸贏如何,安謹都隻能是我的。”

林羽嗤笑一聲,不以為意,“我看你是怕打不贏吧!”

實在忍無可忍的安謹終於出聲製止了這張幼稚的對決,“夠了!你們兩個都給我出去。”她站起身,將冷元勳跟林羽通通給推到門外去。

林羽瞪大了眼睛,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的,到哪去啊?

冷元勳也不想走。好不容易見到安謹,他的對不起還冇有跟安謹說出口,他不能走。

“安謹,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他抵著門,卑微的求著安謹。

不過安謹從來都不是那麼輕易心軟的人,“冷元勳,請你以後不要再出現在我們的生活裡。再有下次,我就隻能以騷擾罪將你告上法庭了!”安謹神情嚴肅,寫滿了認真。

一旁的林羽聽到安謹的話,得意的笑了笑,隨後湊上來問自己,“那我呢?”

“你在外麵給我麵壁思過。”安謹看都冇看他,最後瞥了冷元勳一眼,就把門給關上了。

被下了死刑的冷元勳靜靜的站在門外,一陣風吹過,撥亂了他本來堅定不移的信念。

望著緊閉的房門,他突然苦澀的笑了笑。

笑他自己,也笑他們這段失敗的感情……

林羽本來正因為安謹將他拒之門外傷心著,隨後便被冷元勳轉移了注意力。

看他無力的將頭靠在牆上,林羽突然覺得他有些可憐。

他歎了口氣,走上前拍了下冷元勳的背,“兄弟,喝酒去不?”

屋內

安謹靠在門上,閉著眼睛,努力平複著被冷元勳所影響的情緒。

安霄廷走了過來,拉起安謹的手,一臉誠懇。

安謹睜開眼睛,看到安霄廷,思緒一掃而空,接下來,輪到跟這個小傢夥好好理論了。

“安霄廷,跟我過來。”

她不像剛剛在冷元勳麵前,對著安霄廷輕聲細語的,反而喊了他的全名,安霄廷有些緊張的走到她麵前,低著頭默不作聲。

“你老實交代,你對冷元勳做了什麼?”

其實安謹看得出來,冷元勳打安霄廷一定是情有可原。

不過剛進來的那一幕實在給她太大沖擊,她受不了安霄廷再受傷害,而且對方還是冷元勳。

也或許是藉著安霄廷的事情,安謹也想把她對冷元勳的怨氣給釋放出來,所以她看破不說破,冇有第一時間拆穿安霄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