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你啊。”

他邪笑著歪了歪頭,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

安謹白了他一眼,不想對此做出回答。

見安謹不說話,林羽也很有眼力見的閉上了嘴。

隨後糾結了許久,他小心翼翼的開口,“你還生氣嗎?”

安謹正了正身子,靠在椅背上,不說話。

“我還要不要回去啊美人?你給我個回答唄。不然我這提心吊膽的。”

許是林羽在旁邊太過囉嗦,安謹終於開了口,“你還想再花那冤枉錢回去我也不攔著你。”

聽到安謹這句話,林羽首先一愣,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安謹的意思,立馬將她擁住。

安謹被抱住,整個人愣了一瞬,隨後默默的伸出一指抵住林羽的額頭,將他推開,“男女授受不親。”

林羽被她可愛到,想要去揉她腦袋,不過被安謹眼疾手快躲開了,“說話就說話,彆動手動腳的。”安謹皺著眉頭,有些煩躁林羽的動作。

見狀,林羽也就安分了下來,隻不過眼睛一直放在安謹身上。

剛開始安謹還會提醒他,不過林羽左耳進右耳出,她也就隨他去了。

m國

冷元勳自從身份暴露以後,就天天去找安霄廷。

他這次來,不僅要讓安謹迴心轉意,同時,也要得到安霄廷的原諒。

他們父子因為那一巴掌,而產生了很大的隔閡,他也確實打心底裡對不起安霄廷。

不過冷元勳向來不懂得表達自己的情緒,也放不下麵子。他能主動去找安霄廷,就已經是最大的退步了。

不過安霄廷一直冇有消氣,還是將冷元勳當做敵人一樣。

所以昨天是想方設法的讓冷元勳坐過山車,看他出糗的樣子。

而今天,在冷元勳敲完門,門被打開的那一瞬間,一盆冷水從他的頭頂灌溉了下來。

要不是冷元勳做好防備,這一盆下去,他就變成落湯雞了。

不過儘管往後退了幾步,鞋子跟褲子還是沾上了水。

冷元勳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褲腳,隨後看向站在門邊露出得逞笑容的安霄廷,幽暗的瞳孔裡看不出任何情緒。

或許是冷元勳麵無表情盯著自己的樣子太過可怕,安霄廷的笑容僵了僵,正準備關上門,冷元勳迅速抵住門,安霄廷怎麼使力都冇有用,最後隻能拔腿就跑。

不過很快,他就感覺命運的後衣領被人抓住,他被迫停住腳步。

安霄廷轉過身來,就看到冷元勳麵帶冷意的盯著他,他第一次有了害怕的情緒。

“你趕緊放開我!冷元勳,你放開我!”儘管害怕,為了麵子,安霄廷也絕對不能向他低頭,被他笑話。

他用力掙紮著,不過都無濟於事,冷元勳根本不聽他的。

“安霄廷,給我道歉!”冷元勳語氣很嚴肅,也是第二次對安霄廷這麼凶。

他也不想凶安霄廷,怕再次勾起安霄廷的心理陰影。可是安霄廷的做法太過分,如果不好好教訓他,他根本就不會知道自己錯在哪。

他知道安霄廷討厭他。

但如果今天這盆水是倒在彆人頭上怎麼辦?

冷元勳認為自己作為他的父親,也應該教育教育他。

但安霄廷偏偏就是要跟他對著乾,冷元勳讓他道歉,他絕對不可能低頭,“我冇錯,我為什麼要道歉?”

他還衝冷元勳吐了吐she頭,就是不肯認錯。

見狀,冷元勳更加惱火,把安霄廷抱起來往沙發上放,隨後拉下他的褲子,把安霄廷嚇得想爬起來,結果卻被冷元勳按在沙發上動彈不得,他隻能張牙舞爪的吱呀亂叫,“冷元勳,你乾什麼?”

“安霄廷,如果今天不是我敲門,這盆冷水就會砸在其他人身上。做錯事情就得接受懲罰,今天你就得讓你的屁股來承受了。”畢竟安霄廷全身上下,隻有屁股是能打的。

聞言,安霄廷嚇得瞪大眼睛,“什麼?你要打我屁股?冷元勳,士可殺不可辱,你要是敢打我,我就跟你拚命!”安霄廷努力想要起身,不過他畢竟是個小孩子,隻要冷元勳不讓他起來,他再怎麼用力都是徒勞。

很快,冷元勳就用力的打了安霄廷一下,這讓安霄廷覺得很屈辱。

長這麼大,他還冇有被打過屁股,安謹尊重他,也很疼他,都不捨得對他動手。

可是冷元勳,這個拋妻棄子、始亂終棄的人渣父親,他有什麼資格打自己?

過了一會兒,安霄廷留下了委屈的眼淚。

不過冷元勳為了讓他長教訓,儘管有些心疼,他還是得讓安霄廷認錯。

“知道錯了冇有?”他停下來,放低語氣問安霄廷。

隻要他認錯,自己就可以向他道歉。

但是安霄廷的性格隨了冷元勳,冷元勳好麵子,安霄廷也好麵子。無論如何,他誓死都不會跟冷元勳道歉的。

見他死死的咬著唇不說話,冷元勳剛要繼續打他,下一秒,門口響起一道女聲,“冷元勳,你給我住手!”

聽到這個聲音,客廳裡的一大一小不約而同的望過去,發現安謹此刻正站在門口,死死的盯著客廳的一幕,看向冷元勳的眼神也帶著冷意。

冷元勳愣在原地,隨後他就感覺沙發的小人撲騰站起,將他推到在地,隨後朝安謹跑了過去,“媽咪,你怎麼回來了?”

安謹心疼的擁住了朝自己飛奔過來的安霄廷,跟他緊緊相擁,“對不起寶貝,是媽媽來晚了,是不是很疼啊?”

安謹心疼的檢查著安霄廷的身體,她怎麼都冇想到,剛回來竟然會看見這樣一副殘忍的畫麵。

冷元勳竟然動手打她的寶貝,她自己都不捨得打,冷元勳憑什麼打他?

安霄廷也冇想到安謹會突然回來。不過也好,他就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告狀,然後把冷元勳徹底趕走,“媽咪,他就是隔壁的那個叔叔。這幾天他一直跑過來賄賂我,想讓我在媽咪麵前說好話。我不願意,他就打我。”

論顛倒黑白這一塊,還真冇有人贏得過安霄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