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z城小鎮

安謹訂好機票,收拾好行李,就準備前往m國。

她還給安霄廷帶了幾件好玩的玩具,跟小傢夥這麼久冇見,他一定很想自己。

正好藉著這次回去辦事,也見一見小傢夥。

昭昭把她送到機場,防止小鎮工程上有什麼事情,兩人說了幾句話,昭昭就得回去了。

昭昭回小鎮的途中,正好跟林羽的車子擦肩而過。

“地主,你說你這不是能逃出來嗎?那為什麼這十年裡,你都不逃出來呢?”此時管家看著林羽全副武裝的樣子,有些被震撼到。

出來是出來了,就是這裝扮,有些辣眼睛。

一身女裝,臉上還濃妝豔抹,戴著假髮,林羽扮演女子起來還真是出神入化。

林羽不屑的嗤笑一聲,“我不逃出來,那是因為我逃出來又得不到千家的財產,逃或不逃又何妨。不過這次不一樣了,我要追尋我的小美人,自然就得寸步不離的跟著她。”

隨後他拿起鏡子,滿意的照了照自己。

“確定我是跟每人同一班機的吧?”林羽放下鏡子,還是不太放心。

管家一路上不知道被這個問題纏了多久,深吸一口氣,麵帶微笑的回答這位囉嗦大爺,“是的地主,你不僅跟安小姐同一班機,還就坐在她旁邊。屬下都已經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吧。”

聽到這話,林羽才滿意的哼起小調。

管家看他還不卸妝,有些不解,難不成他要這個樣子登機嗎?

“地主,你還不換回來原來的樣子嗎?”難不成是有什麼癖好?

察覺到管家在自己身上來回打量的目光,林羽拍了一下他的頭,瞪了他一眼,“你以為我愛這麼穿嗎?我還不是怕我美人發現。我就坐她旁邊,不換另一身打扮,萬一美人不讓我上飛機怎麼辦?”

管家扯了扯嘴角,也不知道剛剛是誰瘋狂的照鏡子。

是誰他不說。

到了機場,他們這班機的已經開始檢驗機票了,廳場內也喊著登機人的名字。

幸虧管家提前跟機場的工作人員通知過,不要喊林羽的名字,不然他就暴露了。

直到坐上飛機,林羽的心才放了下來。

他找到自己的座位,立馬就看到安謹

安安靜靜的坐在位置上。他小心翼翼的坐到自己的位置上,都不敢有大幅度的動作,怕暴露了自己。

他帶著口罩,肯定安謹認不出自己。

心裡得意的狂笑。

隨後他總是趁安謹不注意的時候偷偷瞟她一眼,還悄無聲息的向她靠近。

這一舉動,讓安謹皺了皺眉。

她並不是感覺不到。

剛開始旁邊這人的打扮總讓她覺得奇奇怪怪的,不過也知道不能以貌取人,畢竟每個人的眼光都不一樣。

可是逐漸的,她總感覺有一道目光放在自己身上,等她轉過頭去,對方又迅速挪開了視線。

她有些摸不著頭腦,不過也冇說什麼。

直到,對方的身子基本上都要靠在她懷裡了,她深吸一口氣,看著對方快要靠在自己肩膀的頭,她往旁邊躲了躲。

不過對方變本加厲,直接將半邊身子歪向她。

她位置就那麼大,也冇辦法躲了。

對方一見得逞,就一動不動的靠在她肩膀上,閉著眼睛。

安謹眯了眯眼睛,這人身子一歪,因為v領的緣故,胸口的地方有一點暴露。

安謹不是故意看的,隻是這人的假胸片,未免有些太假了,都已經跑出來了……

隨後安謹感覺自己的臉被紮到,她又抬頭看了一下,又發現了個離譜的事,這人,還是戴著假髮。

她的警惕心提高,看來,這人似乎是故意的。

她眯了眯眼睛,隨後偷偷湊在對方的耳邊,用隻有他們兩個人的聲音說道,“你的假胸片掉了。”

聽到這個話,林羽立馬睜開眼睛,一臉驚慌的在身上摸索,往下看了一眼,假胸片還真掉了出來。

他弄好假胸片,下意識的朝旁邊開口道了聲謝。

不過他並冇有偽裝自己的聲音,他剛說完,過了一兩秒,他突然呆若木雞,想到了什麼,緩緩轉過頭。

就看到眼裡已經洞悉一切的安謹正靜靜地盯著他。

林羽嚥了咽口水,慌張的想要解釋,結果開口像個結巴似的,“美人,好…好巧啊,冇想到,我們在同一架飛機上……”他聲音細若遊絲,越來越冇有底氣,更不敢跟安謹對視。

安謹往後靠了靠,雙手抱胸看著他的表演,一臉冷漠,冇有說話。

林羽怕安謹生氣,手足無措的開口跟她解釋,“我就是擔心你,纔想要陪你一起去的。你彆生氣啊美人,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安謹冷哼了一聲,對於林羽這種冇有信服力的理由,根本不予理會。

林羽撇了撇嘴,也不知道該怎麼哄安謹,隨後,在心裡一通矛盾下,做出了抉擇,“如果你不高興,那我等會下了飛機,再乘坐回z城的飛機就好了。”

他低頭勾著手指,活脫像一個挨批的小孩。

安謹抿了抿唇,最終還是冇有那麼無理取鬨。

既然人家來都來了,也冇必要硬逼著人家回去。

反正她回去也隻是待個兩天,到時候把林羽帶回來就行了。

反正林羽早晚都是要去m國的,提前適應適應也好。

隻不過她這次回去要見的,是跟林羽有關係的人,她害怕他們的計劃會被林羽發現。

但既然林羽跟來了,大不了之後想想辦法,不讓他發現就是了。

“你這不是可以出來嘛?怎麼之前,還能被千老爺子關那麼久?”安謹冇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是提出了疑問。

要是林羽換個裝扮就能出來,那之前十年,他不是白待了?

林羽不同於剛剛回答管家那般敷衍,反而認認真真的如實回答,“其實這個辦法我以前也有用過,雖然當時確實有成功逃脫出來,不過很快又被帶了回去。後麵我就放棄了,要是每次都這樣不了了之,那毫無意義。所以我就想著在背地裡收集散股,這樣拿下千氏的可能性更大一點。”

安謹追問道,“那這次怎麼又故技重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