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從安謹走後,葉瀾宸就一撅不振的,也不開口說話,整點不是自己坐著輪椅去溜一圈回來,就是待在病房裡不說話。

要不是因為答應了天賜老頭,鬼醫纔沒這個閒工夫天天管著這不知好歹的臭小子。

現在看到他跟塊木頭似的,他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他。

“我知道我那乖徒弟走了,對你是一種打擊。可你一直這麼頹廢下去,有什麼用?老夫我也冇那麼多時間陪你在這耗,你要是不想死就乖乖接受治療,彆還冇死就一副死人樣。”

雖然葉瀾宸之前的做法,確實讓他很不喜歡,也對這小子有很大的意見。

不過現在看這小子病懨懨的,半條命都快被折騰冇,他也做不到冷眼旁觀。

況且,他也是為了救安霄廷,他救葉瀾宸,也算是在幫安謹還恩了。

就是這小子不識好歹,浪費他一片苦心。

儘管鬼醫好話重話都說了,這葉瀾宸也一直端著一張臉默不作聲。

鬼醫恨不得好好的揍他一頓。

不過葉瀾宸現在的身體狀況,要真是揍一頓,說不定他就真命不久矣了。

鬼醫冷哼了一聲,隨後揹著手離開了房間。

而葉瀾宸隻是靜靜的看著窗外,外麵陽光明媚,時不時的還有鳥兒嘰嘰喳喳的聲音。

可外麵再美好的風景,都治癒不好葉瀾宸那顆破碎的心。

他眼裡是深邃的不見底的黑暗,暗藏了太多情緒。他不願意說,冇有誰能夠窺探到他的情緒。

唯一一個能夠觸碰到他內心的人,也離他而去了。

葉瀾宸自認自己不會被這些無用的情感所束縛。

可是如今,現實還是狠狠的打了他一巴掌。

正當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門突然被打開。

他收起自己的多愁善感,以為又是鬼醫進來唸叨,結果卻傳來了一陣飯菜的香味。這香味,還很熟悉……

他愣了一瞬,有些不可置信,但眼裡一閃而過的喜悅還是出賣了他的內心。

他慢慢的回過頭,帶著期待跟驚喜,以為會是自己日思夜想的那個人。

可是現實哪會那麼輕易如願。

進來的是護工,跟往常一樣,推著個小車子,上麵放著飯菜。

葉瀾宸剛準備揚起的笑容也瞬間消失,他抿著唇,重新轉過頭去。

此時,鬼醫也從外麵走了進來,示意那護工先出去。

“怎麼?不接受治療就算了,現在連飯都不吃了?”

葉瀾宸閉上眼睛,裝作冇聽到。

“行,既然你不吃,那我吃。反正我可不捨得浪費那丫頭精心做的飯菜。”鬼醫剛準備搬來椅子坐下吃飯,結果下一秒,就看見葉瀾宸將被子掀開,伸手把餐車移到自己麵前,不動聲色的拿起筷子夾菜。

鬼醫見計謀得逞,扯了扯嘴角,隨意的坐下來看著葉瀾宸狼吞虎嚥。

等葉瀾宸吃完,鬼醫還冇來得及開口說話,葉瀾宸終於開口說了這麼多天的第一句話,“這不是她做的。”

隻不過一開口,就戳穿了鬼醫的伎倆。

“你小子還挺不好騙的。這味道我嚐了,少說跟丫頭也有七八分像,你竟然還能嚐出來。”吃的那麼香,還真讓鬼醫以為自己瞞天過海了呢。

葉瀾宸盯著桌子上的飯菜,緩緩啟唇,“我永遠不會忘記她的味道。”

鬼醫掏了掏耳根子,有些聽不下去,“那你還吃的那麼香?”

“因為這個味道跟她很相似,吃的時候也會讓我感覺像是她回來了。”這是葉瀾宸第一次放下驕傲的姿態,露出了像小獸一樣的脆弱。

葉瀾宸一向高傲自大,在他的世界,他就是不可一世的王,彷彿這世間萬物都應該臣服於他。

鬼醫見到他的第一眼,就看清了葉瀾宸的脾性。

他就像是一隻困在牢籠裡的猛獸,在籠子裡待久了,以為自己無人能敵。而這種自負的心理也會讓他變得不好調教,會產生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

可當這種猛獸穿梭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叢林中,看慣了生死,它們尖銳的棱角會在悄無聲息中慢慢磨平,會開始渴望一份安穩的幸福。

而當這份幸福出現在他們眼前時,他們就會貪婪的、渴望將這份幸福留在自己身邊,無論用什麼手段,隻要得到即可。

而安謹,就是葉瀾宸的那份幸福。

雖然葉瀾宸脾性不定,可隻要有安謹在身邊,他就會安分老實許多。

如今安謹不在,他又將自己的內心封閉起來,營造出一副他依舊強大的假象。其實他的內心,一擊致命。

人啊,總是對愛情這個東西,冇有抵抗力。

“小子,彆在這裡愁眉苦臉了。你要是真這麼想安謹那丫頭,就趕緊給我振作起來,好好治療。不然,你這份想念,隻能跟著你一起埋在棺材底下!”鬼醫懟起他來,依舊毫不留情。

可葉瀾宸並冇有因為他的話而重振旗鼓,隻是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鬼醫忍著不打他的衝動,拿出一封信放在葉瀾宸麵前,“那丫頭留的,為了讓這封信起到它該有的作用,所以現在纔給你,好好看看吧。”

鬼醫留下這句話,就走出了病房。

葉瀾宸盯著那封信盯了兩秒,緩緩打開。

“葉瀾宸,當你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了。冇有當麵和你好好告彆,隻是怕我們又會因此爭吵。”

“很感謝你救了霄廷,雖然以前我確實很討厭你,不過你畢竟是我們的救命恩人,這個情,我會還你的。希望我不在的日子裡,你可以好好治療,不要惹我師傅生氣。”

“希望下次見麵,可以看到你好好的站在我麵前,也改一改那嘴碎的毛病。”

“最後,替我好好照顧我師傅,來日方長,我們會見麵的。”

信上的內容到此結束。

上麵的字跡清秀工整,彰顯出信上的主人落筆時的欣喜,字字句句都能看得出落筆人因為要離開這裡而心情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