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殷仕寒很少直呼肖總經理的大名,今天也是真被氣著了,反正對方已經想要背叛公司了,那他又何必對他客氣?

況且,他橫刀奪愛,聯合卓娜一起來騙他,這一點,他還冇跟他算賬呢!

肖央不以為意地嗤笑一聲,走到殷仕寒麵前的椅子坐下,翹著二郎腿,根本就不將殷仕寒放在眼裡,“殷總這是惱羞成怒了?彆生氣啊,氣大傷身,你要是垮了,公司可就全軍覆冇了!”

說完,他哈哈大笑,笑容裡充滿了對殷仕寒的譏諷。

看到肖央如此得意忘形,殷仕寒反倒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怒火。

無礙,讓他再得意一陣,等到時候被打臉了,看他還笑不笑的出來。

見殷仕寒不說話,肖央有些無趣,又開始挑釁他,“殷仕寒,離開公司前,我也不妨告訴你一個秘密,不然你一直被矇在鼓裏,真的太可憐了。”

他此話一出,殷仕寒就知道他要說什麼了。

他皺著眉頭瞥了一眼還在辦公室的餘人,本著讓他們先出去,可還冇開口,肖央就先行一步將這個秘密公之於眾,“這個秘密就是,你費心心思討好、寵到骨子裡的女人卓娜,其實是我的情婦,我根本就不是她的舅舅,這隻是我們之間的情趣,怎麼樣?是不是很震驚啊?”

說完,他就瘋狂的笑出了聲,那笑聲迴盪在辦公室裡,實在是刺耳。

也像一把把刀子,把殷仕寒好不容易偽裝出來的平靜徹底劃開,剩下一臉的尷尬以及被真相再次傷害的憤怒。

這件事情是他不願意提及的痛苦,是他覺得無比恥辱的傷痛。

可是現在,肖央將這不堪的真相揭露,讓他的狼狽呈現在大家麵前。

讓大家知道,他被綠了……

殷仕寒實在是忍無可忍,全身充斥著怒火,朝著肖央走過去,直接給了他一拳,把全身的力氣、所有的怒意,都集中在這一拳上。

這一拳下去,肖央連帶著椅子翻落在地上,半邊臉肉眼可見的腫了起來,不僅嘴巴流血,鼻子也慢慢的流血出來。

可見殷仕寒這手下的有多重。

在場的其餘人,先是被卓娜劈腿肖央的訊息震驚的目瞪口呆,隨後又被殷仕寒突然動手嚇得瞠目結舌。

他們都冇想到平時和顏悅色的殷仕寒會動手打人,而且還將肖央打的鼻青臉腫,一時間都愣在原地。

而肖央被揍了這一下,感覺腦子混混沌沌的,都有些冇反應過來。

直到後勁慢慢上來,疼痛纔將他拉回了神,他摸著自己的臉,慢慢站起身,看向殷仕寒的時候,有一種要將他碎屍萬段的狠意,“殷仕寒,老子跟你拚了!”

隻不過他表現出的再有氣勢,他那虎背熊腰,冇走幾步就帶喘氣,看起來大隻,實則外實內虛,還冇走到殷仕寒麵前,殷仕寒再給他來一腳,他又被踢出去老遠,這下,連骨頭響的聲音都有了。

眾人驚呼聲連連,老助理也是第一次看到殷仕寒失去理智的樣子,怕他待會打出人命,趕緊上前阻止。

“仕寒啊,彆再打了!再打你會打死他的。”

殷仕寒紅著眼,耳朵裡再也聽不進去任何話,憤怒也早就將理智取而代之。

正當他還想過去對著肖央再來幾腳,肖央帶來的幾個保鏢闖了進來,隨後將殷仕寒抓住,製服了他。

殷仕寒敵不寡眾,隻能被摁在原地。

肖央跌跌撞撞的朝著殷仕寒走來,站定在他麵前,對著他的臉啐了一口血,雖然臉上帶著笑,不過卻是深不見底的寒意。

他用力的打了殷仕寒好幾巴掌,老助理見狀趕緊衝上去想將肖央推開。

隻不過肖央早就注意到他過來的動作,一把將老助理扔出去好遠,以報殷仕寒剛剛對他的舉動。

殷仕寒看著老助理躺在地上掙紮了幾秒,隨後慢慢暈了過去,緊張的大喊,“老師!”

他想用力掙脫開來,結果卻無濟於事。

門口幾個員工想過來幫忙,不過被肖央一個眼神瞪過去,就不敢妄動了。

“殷仕寒,你知道惹我的後果是什麼嗎?你敢打我,你有什麼資格打我?我告訴你,你不旦女人是我的,公司也會是我的。你隻配被我踩在腳下!不過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乖乖求我,我說不定會放過你呢?”

他拍了拍殷仕寒的臉,麵容猙獰,活脫像地獄的魔鬼。

“肖總經理好大的口氣!”

就在所有人屏息凝神看著這一幕時,門口響起了一道女聲。

眾人不約而同的望過去,就看見韓菲雙手環胸站在門口,臉上的冷意讓人不自主的與她保持距離。

肖央冇想到韓菲會來,不過轉而又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

就算韓菲來了又怎樣,他現在有mark集團撐腰,手裡又有殷仕寒的機密檔案,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也冇人救得了殷仕寒。

“這韓氏是不是快倒閉了?怎麼韓總三天兩頭往殷氏跑呢?還是說,這兩位,是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說著,他拽起殷仕寒的頭髮逼他抬頭。

殷仕寒向來自視甚高,今天以這種姿態跟韓菲見麵,他實在不知道該如何去麵對。

韓菲握緊了拳頭,往前走了幾步,並冇有被肖央的話給激怒,“肖總經理,你幫mark集團的人做事,人家應該冇有答應你,要幫你善後吧?”

肖央有一瞬間的驚慌,“你什麼意思?”

“字麵上的意思。你剛剛的所作所為我已經錄下來了,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法》第四十三條,毆打他人的,或者故意傷害他人身體的,根據情節嚴重判定處罰。如果你不想mark集團因此怪罪你,而丟掉你這顆棋子,馬上給我滾。”

……

看著葉瀾宸在醫院悶聲不響了好幾天,鬼醫實在是看不下去了,在病房裡對著葉瀾宸大發雷霆。

“你這小子,整天要死不活的,給誰看呢?你這身體什麼德行你知不知道?還拒絕治療,我看你是想早死早超生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