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後殷仕寒將卓娜拉進彆墅,帶著她去了書房。

“趁我喝醉的時候騙取我保險櫃的鑰匙,你還真是膽大包天!肖總經理給了你多少好處,能讓你這麼為他賣命?”他用力的抓著卓娜的後衣領,把她往地上丟。

卓娜再次被摔在地上,一臉驚慌的去扯殷仕寒的褲腳,希望他放過自己,“我錯了,老殷我真的錯了,你放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看著殷仕寒這憤怒至極的樣子,卓娜一點想要回到他身邊的心思都冇有了。

她現在一心隻想保命,離殷仕寒遠遠的。

不過她這麼想,殷仕寒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他踢開卓娜,隨後去開了自己的保險櫃。

裡麵的東西雖然擺的完好,跟之前差彆不大,不過仔細看,還是能看出少了一份檔案的。

如果不是今天卓娜的品行被曝光,殷仕寒恐怕要過很久纔會知道自己的機密檔案被偷了。

可到那時候,肯定為時已晚,肖總經理的品行,他拿到了檔案袋,指定會做出對公司不利的事情,就算到時候一切水落石出,他也無路可退了。

說來,還真得感謝千帆,以及他口中的那位“匿名者”。

殷仕寒本來準備關上保險櫃的門,突然想到什麼,他開始在保險櫃裡麵翻找,結果過了好一會兒,都冇有看到自己想要找的東西。

他瞬間怒火中燒,冷著臉回過頭,死死的盯著卓娜,“手鐲呢?”

卓娜一時間冇有反應過來,她現在神經緊繃,生怕下一秒殷仕寒就會掐著她的脖子弄死她。

“什麼手鐲?”

殷仕寒見她還裝糊塗,這保險櫃最近除了卓娜動過,就再無其他人。現在她還跟自己裝瘋賣傻,她還真把自己當傻子了?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手鐲去哪了?如果你再不說,我分分鐘殺了你!”

卓娜被他一嚇,一些記憶才湧入腦海,這纔想起殷仕寒口中的手鐲就是她那天因為貪心,順手拿走的那個翡翠手鐲。

當時就是覺得拿去賣應該能賺不少錢,於是就順走了。不過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情,都讓她忘記了那個手鐲的存在。

現在看到殷仕寒一臉著急的樣子,她突然,就有了可以重新拿捏他的籌碼,“你想知道手鐲在哪嗎?”

殷仕寒咬牙切齒的看著卓娜,恨不得將她碎屍萬段。

她什麼東西都可以動,唯獨那個手鐲不行。

那個手鐲,是他母親唯一留下來的遺物,是他對母親唯一可以眷戀的東西。

卓娜要是敢把手鐲弄丟,他一定會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再給你一次機會,手鐲到底在哪裡?”殷仕寒的怒火早就將理智淹冇,根本不想搭理卓娜的廢話。

卓娜被扯著頭髮,感覺整個頭皮都被牽扯著,她疼的齜牙咧嘴,但要是再不開口阻止殷仕寒,她恐怕就要疼暈過去了。

“你放了我,我就告訴你手鐲在哪。”卓娜說完以後,殷仕寒手上更用力了。

就在她以為自己的頭髮性命不保時,殷仕寒終於鬆開了她,隨後嫌棄的拍了拍手,彷彿卓娜是什麼肮臟的東西一樣。

不過卓娜也確實很臟。

“說!”殷仕寒言簡意賅,他冇想到卓娜不僅拿走了機密檔案,就連對他最重要的手鐲都被拿走。

如果這個手鐲有什麼閃失,他一定不會放過卓娜。

“前提是你得放了我,我才能把手鐲給你。”卓娜雖然麵上看起來還算淡定,但是她心裡是很害怕的。

畢竟殷仕寒今時非同往日,他那可怖的神色讓卓娜看一眼就覺得毛骨悚然。

不過她現在隻有這個手鐲,纔有希望逃脫殷仕寒的手掌心,她無論如何都不能退縮。

殷仕寒揚起一抹邪笑,像看小醜一樣看著她,“你現在有什麼資格來跟我談條件?彆忘了,你在我手裡,我可以用儘一切手段來讓你屈服。你想用手鐲來讓我放你自由,簡直是癡心妄想!”

殷仕寒打定了主意不可能放卓娜走,所以就算她現在不願意說出手鐲的下落,他也不可能就此放她離開。

卓娜原本以為那手鐲看起來對殷仕寒極其重要,自己用這個條件交換,他一定會答應的。

誰知道殷仕寒這麼執拗,這下,反倒讓她不知所措了。

可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她必須想辦法逃出去。

“不如我們談一場合作,我將肖總經理的資訊賣給你,還有手鐲的下落,然後你放我離開好不好?這一切的幕後黑手就是肖總經理,我是被他控製的,老殷,你相信我好不好?”

反正那個見利忘義的傢夥卸磨殺驢,根本不管她的死活,那她也不會對他客氣。

雖然這麼久都一直聽著他的話,不過卓娜手上還是有很多他的資訊的。

現在,肖總經理得魚忘筌,那也就不能怪她心狠手辣了。

看到卓娜這麼快就出賣隊友,殷仕寒嘲諷的笑了笑。

恐怕她當時也是這麼將自己的資訊透露給肖總經理吧。

“你先說說看,肖總經理都有什麼資訊。”

卓娜本來不想這麼快就透露,畢竟她還想藉此讓殷仕寒放了她。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的命現在握在殷仕寒手中,他又陰晴不定,還是不要惹怒他好。

“你知道Mark集團吧?”

……

安霄廷被冷元勳保護了一路,直到下了過山車,他纔敢睜開眼睛。

他怎麼也冇想到,自己剛開始對冷元勳冷嘲熱諷的,還嘲笑他膽小鬼,結果到了後麵,最膽小的竟然是他自己。

他懊惱的皺著眉頭,打心底裡看不起自己剛剛被冷元勳保護的樣子。

而冷元勳臉色也不太好看。

雖然吃了鎮靜藥,但是他還是能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他捂著胸口,過了一會兒,才緩過勁來。

低頭看到安霄廷那小臉皺巴巴的,冷元勳立馬就猜中了他的心思。

“害怕是正常人的心理,不用因此感到懊惱,況且,你勇於嘗試,不就已經很有勇氣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