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放心,到時候,千氏集團的總裁隻有你一個人,千家的兒子,也隻有你一個。”

林羽以前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處變不驚,可如今遇到安謹,他發現自己的承受能力好像變弱了是怎麼回事……

聽著這話,怎麼總感覺那麼滲人呢……

“你不會為了完成這場交易,要去殺人吧?”他小心翼翼的說出這句話,觀察著安謹的神色。

安謹一時之間有些語塞,不過看到林羽有些緊張的樣子,她故意逗他,“你猜。”

看她這樣,林羽咂了咂嘴,知道她應該乾不出這種事。

“殺人倒不至於,我喜歡用光明正大的手段。你要真殺了人,我到時候坐那位置坐的也不安心。你可彆給我無事生非。”

安謹看得出他口是心非,不過也冇有拆穿他,隻是靜靜的在想一些事情。

……

鬼醫正在院裡坐著閉目養神,耳朵動了動,隨後歪了歪嘴角,“你說你這老頭,最近不去遊山玩水了,怎麼天天往我這小屋裡蹦?”

他睜開眼睛,就看到天賜坐在他對麵的椅子上,一副悠閒愜意的模樣,“怎麼?不歡迎老夫來啊?”

鬼醫坐直了身子,故意逗他,“是,不歡迎你,你快走。”說完,揮著手做出一副要趕他走的模樣。

天賜爽朗的笑聲在這院子裡迴盪著。

“這次來,又是帶了什麼壞訊息啊?”鬼醫掐指一算,知道他這次來,指定又不是什麼好訊息。

天賜摸了摸鬍子,歎了口氣,“你也知道,黑月家族最近一直蠢蠢欲動,都有好幾個探子偷摸溜進蠻荒了,看來,這蠻荒啊,又要不太平了。”

雖然天賜一向不把情緒溢於言表,不過鬼醫當了他這麼多年的朋友,又怎看不出他此刻憂心忡忡。

“該來的總會來的。況且,不是還有那丫頭嗎?我相信她,她命中的劫,總是要過的。不過她的定數,不僅於此,我信她一定能夠不負所托,還蠻荒一片安生的。”

天賜看著一望無際的天空,未發生的事情就像這隱藏這天空之下的雲朵,雲裡霧裡的,讓人摸不清看不著。

總想著去窺探,可是知道了結果又能如何,世事難料,你怎知待會是晴天還是陰天……

“但願如此吧。”過了很久,天賜才沙啞開口,聲音隨著風消失在這小院中。

……

卓娜在彆墅門口等了很久,直到半夜,纔看到殷仕寒回來。

她千算萬算,都冇有想到這麼保密的事情竟然會被髮現,而且就這樣當著她跟殷仕寒的麵放了出來。

被趕出來以後,卓娜萬分不甘,立馬就給肖總經理打了電話。

隻是她萬萬冇想到,自己在一個晚上會被兩個男人拋棄。

肖總經理聽到他們的事情被曝光,立馬就過河拆橋,對卓娜的生死置之不理,當場就把電話掛了。

卓娜去他家找他,他也是拒之不見,還說卓娜現在不過是一顆棄子,誰還要她。

卓娜彆無他選,隻能重新將希望寄托在殷仕寒身上。

併發誓,如果殷仕寒再給她一次機會,她絕對不會放過肖總經理。

為了表示誠意,她連彆墅都冇有進去,就是想讓殷仕寒看到她這麼可憐能夠心疼她。

其實她想進去也進去不了了。

殷仕寒早就叫老助理去換了大門密碼,所以卓娜就是想進去也是癡人說夢。

這會好不容易把殷仕寒給盼回來了,卓娜立馬擠下兩滴眼淚跑到殷仕寒跟前,可憐兮兮的拉著他的衣角,“老殷,你回來了。”

殷仕寒提著外套的領口垂在地上,一副飽經風霜的模樣,聽到卓娜的聲音,他的怒火再次被激起,抬起頭,眼神極其寒冷,“你還敢出現在我麵前?你不怕我殺了你嗎?”

卓娜不滿殷仕寒對她這種態度。在她的世界裡,殷仕寒就應該像隻狗一樣臣服於她,而不是像現在這般跟他頂嘴。

“老殷,我知道你還是愛我的對不對?你怎麼忍心殺我呢?我知道,你還在因為那個視頻生氣,但是我真的冇有做對不起你的事情啊!現在科技這麼發達,隨隨便便捏造一個視頻來挑撥離間,那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老殷,你……”

卓娜還想再編造下去,但殷仕寒再也聽不下去,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用力將她整個人往上提,“事到如今,你還要用這麼荒謬的言論來欺騙我。卓娜,我是喜歡你,但我不至於喜歡到你都要對我謀財害命,我還能掏出一顆真心來讓你隨便傷害。你欠我的,我一定會通通討回來。”

殷仕寒此刻就像一個魔鬼一樣,眼睛佈滿了血絲,彷彿真的要把卓娜給掐死。

卓娜感覺自己快要窒息了,根本呼吸不上來,全身的血液都好像在慢慢往上提,腦子也一片空白。就在她以為殷仕寒真的要把她掐死的時候,殷仕寒卻鬆開了她,隨後厭惡的把她扔在地上。

脫離魔掌以後,卓娜大口大口的喘著氣,麻木的癱坐在地上,漸漸地,才覺得自己像活過來一樣。

她害怕的看著殷仕寒,生怕下一秒他又會向自己動手。

“你是不是冇想到,平時寵著你,慣著你的殷仕寒,會變的如此殘忍?剛剛你是不是特彆害怕,害怕我會掐死你?啊!”殷仕寒蹲在她麵前,摸著她的下顎骨,慢慢的往下滑,隨後順過她的五官,仔細看著這張曾經令自己魂牽夢繞的麵孔。

現如今,他隻覺得很可笑。

他為了那執念,將卓娜寵到了骨子裡,不顧身邊人的勸阻。

自己曾經最得力的助手琳達,就因為卓娜一句不喜歡,便將她開除。

自己最欣賞的、最得意的將士安謹,也因為卓娜,讓自己跟她越走越遠。

現在的公司,更是外實內虛。

這一切都是因為他寵幸卓娜的代價。

你讓他怎麼能不恨?

看著殷仕寒眼裡佈滿了仇恨的情緒,卓娜緊張的吞了吞口水,想要往後退,卻又被殷仕寒給拉了回來,再次捱了一巴掌。

“我告訴你,你欠我的還多著呢,彆想逃!”-